第625章 別怕,有我
loading...

第625章 別怕,有我


雲洛說著,立刻將手中的平板遞到了莫西年身前。


裏麵正在播放一段視頻。


視頻的內容,剛巧就是兩人在酒店出事那晚的畫麵。


視頻裏是有馬賽克的,可卻唯獨避開了臉。


雲洛有些心急的道:“莫總,我已經第一時間讓人去壓製新聞了,可以現在的點擊量,恐怕很難完全控製住媒體記者們的興趣了。而且,畫麵裏懷恩小姐的臉太明顯了……”


莫西年立刻起身,邊往門口走,邊道:“通知下去,一個小時後,召開記者招待會,聯係蘇瑤,讓她過來參加。”


雲洛點頭:“是,我這就去辦。”


莫西年下樓後,自己開車離開了公司。


他邊走邊撥打了霍懷恩的電話。


此刻,霍懷恩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手機接通後,甜甜的喊了聲:“西年哥哥。”


“懷恩,告訴佟管家,讓他派人把霍家別墅圍好,還有,這幾天你不許出門。”


霍懷恩聽到莫西年的聲音有些急迫,不解的道:“為什麽?”


“那天晚上,咱們兩個在酒店的視頻,被外泄了。”


“什麽?”


霍懷恩嚇的腳都軟了一下,一手扶著牆,一手緊緊的握住了手機。


“西年哥哥……怎麽辦,怎麽辦。”


“你別怕,天大的事情有我,你聽我的話,乖乖在家呆好,我現在去見你三哥。”


霍懷恩心裏一陣打鼓,三哥……完了完了。


莫西年正說著,手機裏有插撥。


見是康亞威打來的,他對霍懷恩道:“如果你害怕,現在趕緊去找溫情,溫情是個能扛事兒的,再者,她在你三哥麵前,比誰說話都有分量。”


“我知道了。”


莫西年點頭,掛電話前,又輕喚了一聲:“懷恩。”


“嗯,”霍懷恩聲音裏滿是不安。


莫西年笑了笑:“乖,記住了,什麽都不必怕,天塌下來,我也會給你頂起來的,放心,嗯?”


有了莫西年的話,霍懷恩心裏微微鬆了口氣。


“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後,莫西年將康亞威的電話接起。


康亞威一向急性子,“西年,什麽情況,我秘書跟我說……”


“我知道了,我現在正要去見庭深。”


“這麽大的事兒你瞞了他,他現在肯定很生氣,要不要我幫忙?”


莫西年沉聲:“暫時不用,需要的時候,我會找你幫忙的。”


“好。”


掛了電話,莫西年車速提了些。


來到帝徽集團,他直奔頂樓。


見秘書在門口,他走過去,“少康,庭深在裏麵嗎?”


林少康起身,恭敬的道:“莫總,三爺在。”


“那他有沒有看到什麽……新聞?”


林少康表情裏帶著一抹尷尬。


莫西年點了點頭,抬手拍了拍林少康的肩膀:“好了我知道了,我進去見見他。”


林少康沒阻攔,莫西年推門進去。


霍庭深正抱懷坐在椅子上,麵色凝重。


聽到門口的聲音,他揚了揚眉,看向莫西年。


莫西年走到他辦公桌對麵,拉過一把椅子,坐下。


兩人視線相匯,霍庭深臉色冷清了幾分。


他不開口,莫西年也沒做聲。


過了良久,霍庭深哼道:“你是來找我擺臉色的?”


“我是來認錯的。”


“錯?我信任你,把親妹子交給你照顧,結果,你把她照顧到了床上?你知道她才多大嗎?你他媽也下得去手。”


莫西年垂眸片刻後,又抬眼看向霍庭深。


“庭深,這件事兒,我無話可說。”


“無話可說?”霍庭深起身,拿起一本書,恨不得甩到莫西年身上。


可是想了想,他又轉移了方向,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我拿你當兄弟,你卻去勾搭我親妹子,這天底下的女人是死絕了嗎?勾搭了也就勾搭了,你們兩個還他媽在我麵前演戲,怎麽,耍我很好玩兒?”


“庭深,”莫西年仰頭看向霍庭深:“沒人想耍你,沒告訴你,隻是覺得時機還不對,但你是知道我為人的,我對懷恩是認真的。”


“狗屁時機,現在好了,先機被別人占盡了,我妹子,成了一個破壞你們未婚夫妻感情的小三兒,以後不管怎麽解釋,都將會人人喊打,你就是這麽認真的?”


霍庭深說完煩躁的揉了揉自己的頭發。


莫西年看到他這樣子,知道他現在肯定很火大。


“庭深,我……”


“西年,我就這麽一個妹妹,”霍庭深打斷了他的話,目光淩厲的看著莫西年。


莫西年凝眉,站起身:“你想反對我們?”


霍庭深未語。


莫西年諷刺一笑:“我的為人,就這麽讓你放心不下?”


霍庭深雙手抄進口袋裏,努力的平複著心中怒氣。


他當然信莫西年的為人,可是……兄弟和妹夫,這是兩碼事。


莫西年歎口氣:“庭深,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你懂得愛一個人的感受,如果不是控製不住自己的感情,你以為,我會願意冒著失去你這好兄弟的危險,去招惹懷恩嗎?”


霍庭深視線落到了莫西年的臉上。


莫西年坐下,有幾分無奈的道:“我克製過,也逼自己放棄過,可是最終失敗了,我能怎麽辦?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確定自己愛上了誰。我的心告訴我,如果沒了懷恩,它會有多痛苦,而我不想痛苦,所以,我選擇了忠於自己的內心。”


霍庭深移開視線,麵色裏帶著糾結。


“行了,你也別說了,我現在有些亂,得回家去跟懷恩談談。”


莫西年點頭:“應該的,不過庭深,你答應我,別為難懷恩,她很愛你們,也很害怕你們會因此而生氣。”


霍庭深冷哼道:“她要真害怕,就不會……”


他說著,又睨了莫西年一眼。


莫西年倒是坦然:“如果你心裏真有怨恨,都發泄到我身上就好,所有的事都是我造成的,我一力承擔。”


霍庭深斜睨了他一記:“那是我親妹子,我還能打死她不成。莫西年我可告訴你,我不能容忍我妹妹背上‘小三兒’的罵名,有些東西,是沒那麽容易洗白的,這件事兒,若給她留下任何汙點,那以後咱們兄弟也沒必要做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