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分明也喜歡的很
loading...

第612章 分明也喜歡的很


說時遲那時快,莫西年手快的一手摟著霍懷恩,一手捂住了霍懷恩的嘴巴,身子一旋,兩人一起進了衣帽間。


門順勢關上。


而正此時,霍懷恩的房門也被人推開。


韓致走了進來。


他四下裏看了看,嘟囔道:“懷恩?不在嗎?”


已經被抱進衣帽間的霍懷恩,忽的就出了一聲虛汗。


這種情況下如果被人抓包,那才是真的有嘴說不清了吧。


看到霍懷恩緊張不安的樣子。


莫西年卻是一臉壞笑。


霍懷恩抬眸白了他一眼,剛剛他突然動作,嚇的她差點兒驚叫出聲,他這也……太壞了。


她心中祈禱,韓致呀韓致,你小子可千萬別進衣帽間啊。


正想著,門外的人已經嘀咕著:“人呢,自己起來就走了?這死丫頭,也不叫我。”


房間裏的人關門離開。


霍懷恩鬆了口氣。


她看向莫西年,正要說話,莫西年卻將她困在了牆邊,毫不知收斂的再次吻上了她。


莫西年這才知道,原來男人對女人上癮,是真的完全不受控製的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前為什麽會嘲諷,對老婆沒抵抗力的兄弟。


被帶了節奏的霍懷恩,手不自覺的環住了莫西年。


這一叢烈火,差點兒就在小小的衣帽間被點著。


莫西年用僅剩的意誌,克製住了自己。


他鬆開霍懷恩的時候,霍懷恩的臉,都已經成猴兒屁股了。


莫西年莫名的喜歡她這臉色,像上了紅色脂粉,好看的很呢。


霍懷恩用力的呼吸了片刻後,對莫西年的道:“西年哥哥,你下次不要這樣了。”


莫西年揉了揉她的臉:“我看你分明也喜歡的很呢。”


霍懷恩一聽,更是想找個老鼠洞鑽了,莫西年想到哪兒去了。


她說的,不是那個意思。


“我是說……下次不要把我忽然間拉進來,我剛剛差點兒叫出聲音。”


提起這事兒,莫西年再次伸手,將她困住。


“本來這事兒我還想算了,現在看來,是不行了,說,我見不得人嗎?還是在你眼裏,我比不上那個韓致?為什麽怕他誤會?”


霍懷恩仰頭望著他,西年哥哥從這個角度看……真好看。


“別想編理由騙我,趕緊說。”


霍懷恩垂眸一笑。


莫西年捏著她的下巴:“霍懷恩。”


霍懷恩仰頭:“西年哥哥,我以為,你這樣的男人,就算談戀愛也不會吃醋呢。”


莫西年頓了頓,吃醋……也沒錯。


“我也是人,”說完,他清了清嗓子:“別轉移話題。”


“我不是怕韓致誤會,是怕被他看到了告訴我三哥。”


莫西年揚眉:“真的?”


霍懷恩點了點頭:“騙你我就是小狗。”


莫西年介意的道:“昨晚為什麽跟韓致一起睡樓下了?”


“我們在樓下看電影了,看到很晚,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睡著了。”


“僅此而已?”


“不然呢?西年哥哥,你可隨便別在腦子裏腦補奇奇怪怪的畫麵,我跟韓致可什麽也沒有。”


“哼,你哥在撮合你們呢。”


“那是我哥的事兒,不是我的。”


莫西年唇角揚起幾分,以懷恩的個性,若真喜歡那個韓致,大概也不會在韓致麵前這麽不避嫌。


這麽一想,莫西年心裏倒也寬慰了幾分。


霍懷恩推了推莫西年的手腕:“西年哥哥,咱們趕緊出去吧。”


她說完,先一步躡手躡腳的出去,耳朵趴在門上聽了聽。


沒動靜。


她回頭看了莫西年一眼,“我出去看看,把韓致引出去,你一會兒自己出來啊。”


她拉開門出去,沒多會兒卻又跑了回來。


她拉著莫西年的手腕就往外跑。


“西年哥哥,快走快走,韓致出去了,大概是上三嫂那兒找我了,你趁機趕緊走。”


莫西年看著她慌慌張張的樣子,想到了一個成語,做賊心虛。


兩人出了玄關的門,霍懷恩就帶著她往大門口的方向走去。


莫西年道:“走錯方向了,你三哥邀請我在這裏吃午餐呢。”


霍懷恩看他,驚訝:“你剛剛去見過我三哥了?他沒去公司?”


莫西年點頭:“跟他聊了十幾分鍾,我就借口來找你了。”


他話音才落,韓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媳婦兒。”


霍懷恩轉頭看去,那是三哥院落的方向。


韓致小跑了過來:“你去哪兒了,我找你半天了。”


“哦……”霍懷恩看了莫西年一眼:“我剛剛要去看我侄子侄女們,結果正好遇到西年哥哥,所以就跟他一起在前麵散了個步。”


韓致將目光落到了莫西年的臉上,點了點頭:“莫總,又見麵了,聽說你還有三個月就結婚了,恭喜你啊。”


這話一說完,霍懷恩的目光就落到了莫西年的臉上。


不出所料,莫西年臉很臭。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結婚了,看來韓公子,比我這當事人還了解我自己的事情呀。”


這話,倒是讓韓致尷尬了:“我也是看新聞上說的……”


“嗬,真是笑話,韓公子在這個圈子裏生活了這麽久,還相信那些沒有依據的新聞。”


“這話可是你未來嶽丈自己說的。”


“所以,是他要結婚?還是我要結婚。”


韓致努了努嘴,不說話了。


這人懟人,還真是不留情麵呀。


以前懷恩跟著這種人一起生活,得多受委屈呀。


韓致也不再跟莫西年爭執什麽,而是走到霍懷恩身側,帶幾分撒嬌的道:“媳婦兒,餓不餓,咱倆吃早飯去唄。”


霍懷恩對他使了個眼色:“都跟你說了,不許總叫我媳婦兒。”


“怕什麽,三哥四哥都不說什麽,旁人就更沒資格說了。”


莫西年冷凝著視線落到了韓致的臉上:“住在別人家,卻半分自覺也沒有,韓公子活的還真是灑脫呀。”


韓致反駁道:“莫總這話說的,我這也不是住在別人家呀,這是經過我大舅哥同意,住在了自己媳婦兒家。我若是過的太拘束了,我媳婦兒,和我媳婦兒的家人才會覺得不舒服呢。”


韓致說著,呲了呲牙,看向霍懷恩:“對吧,媳婦兒?”


莫西年臉色鐵青。


霍懷恩見狀,心想壞了,西年哥哥最討厭不規矩的人。


這下韓致可算是撞槍口上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