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別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loading...

第605章 別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霍懷恩望向他,有幾分緊張。


莫西年身子微微一彎,臉湊到她的麵前:“我給你時間考慮,不是為了讓你看到我就不舒服的,別試圖避著我,要麵對問題,嗯?”


霍懷恩將眼珠子從他臉上移開。


莫西年勾了勾笑意,又輕輕轉動了她的下巴一下。


霍懷恩的視線,再次落到他臉上。


莫西年的臉,與她的距離更近了幾分。


她已經能聞到他鼻翼間的呼吸了,這讓她……渾身別扭不已。


“你也避不開,明白嗎?”


霍懷恩努了努嘴,沒做聲。


莫西年又道:“回答我。”


“知……知道了。”


霍懷恩話音才剛落,病房門忽然被人從外麵推開。


來人邊闖邊嚎啕著:“恩恩,你可擔心死我了,你還好嗎?”


一聽到這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


霍懷恩忙一側頭,將自己的下巴,從莫西年的手中扯出。


莫西年站起身,回頭冷眼看向已經跑到病床邊的韓倫碩。


“韓倫碩,進別人的病房前要先敲門的道理,三歲孩子都懂,你卻不懂嗎?”


韓倫碩斜了莫西年一眼。


“這又不是你的病房,我們恩恩都沒挑毛病呢。”


韓倫碩說著,手也已經不老實的握住了霍懷恩的手。


“恩恩,你沒事兒吧,知道你受傷了,我心都要碎了。凶手就是那天被我嚇跑的人是不是?都怪我,那天竟然讓那個殺人犯逃跑了,如果當時我把他抓住就好了。”


霍懷恩被他這一通假惺惺的假‘哭嚎’,搞的滿臉尷尬。


莫西年卻是彎身,一把將韓倫碩拉著霍懷恩的手給扯開。


“要說話就好好說,少拉拉扯扯的。”


韓倫碩看向莫西年,不爽道:“我說莫總,你這個臨時監護人,未免也管的太寬了吧。”


“嗬,這算什麽,如果我不同意,你現在就必須滾出這裏,懂嗎?”


莫西年才說完,蘇瑤也捧著一束花剛好走了進來。


看到這一幕,她不禁曖昧的笑了笑,上前在韓倫碩的後腦勺上拍了一把。


韓倫碩吃痛:“蘇瑤你幹嘛呀。”


“探病就探病,能不能規規矩矩的。”


蘇瑤說完,將一捧鮮花遞給了霍懷恩。


“霍小姐,聽說你受傷了,我們來看看你,祝你能早日康複。”


看到蘇瑤,霍懷恩莫名其妙的心虛了一下。


她用沒受傷的手,將鮮花接過:“謝謝。”


她看了一臉無事的莫西年,心想,明明是莫西年背著蘇瑤跟自己告白的。


可莫西年都沒事兒,自己卻要愧疚死了呢。


韓倫碩故意道:“恩恩,這花你喜歡嗎?這裏麵的每一朵,可全都是我自己精心挑選的哦,鮮花果然配美人,好看。”


莫西年一聽,立刻將霍懷恩手裏捧著的鮮花接過,裝似無心的丟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韓倫碩轉頭斜了他一眼。


莫西年聲音玄寒的道:“如果沒什麽事兒的話,你們就可以早點兒回去了,懷恩身體很虛弱,需要靜養。”


韓倫碩反駁道:“那正好,我陪床,你們兩個走吧。”


莫西年瞪向他。


韓倫碩絲毫不怵的道:“我說莫總,你這個做未婚夫的,未免也有些太不到位了吧,我來國外的這段時間,還真沒怎麽見過你跟我姐約會。怎麽著,我姐被你追到手了,你就不用珍惜了是不是?”


一旁霍懷恩忙轉頭看向窗外。


她心中真的快尷尬死了。


莫西年看了霍懷恩一眼,這才望向蘇瑤:“這貨,你自己給我清理了,立刻。”


蘇瑤抬腳踢了韓倫碩的小腿一下。


韓倫碩呲牙咧嘴的道:“蘇瑤,你又幹什麽。”


蘇瑤瞪他:“行了,差不多得了,跟我出來。”


她拉著韓倫碩就往外走。


“霍小姐,你要好好休息哦,我們先走了。”


韓倫碩不爽,可架不住蘇瑤會打人。


兩人離開後,霍懷恩撓了撓眉心。


莫西年在床邊坐下,拉住了霍懷恩的手:“胡思亂想了?”


“我沒有,”霍懷恩往後抽了抽自己的手,卻沒抽動。


莫西年勾著唇角:“還不承認,剛剛你看到蘇瑤,可是連看她眼睛的底氣都沒有。懷恩,你說實話,你是不是覺得很對不起蘇瑤?”


霍懷恩蹙眉望向莫西年,他怎麽還像很高興一樣。


莫西年已經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不禁又問道:“那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麽要覺得對不起她?”


“西年哥哥,你到底想說什麽呀。”


莫西年坦然道:“我想說,你對我也不是沒有感情的,不然你也不會因為我,而覺得對不起蘇瑤了。”


霍懷恩無語,嘟了嘟嘴:“西年哥哥,這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情嗎?”


莫西年抬手,輕輕的揉了揉她的臉頰。


“如果,我對你的喜歡,也能得到你的回應,那這於我而言,就是最好的收獲,你說值不值得驕傲?”


霍懷恩瞠目結舌的望向莫西年。


她根本就不知道,原來莫西年這麽會說……情話。


在霍懷恩的印象裏,莫西年是個很端正,很執著,很墨守成規的人,他認定的事情,一般都會一條道走到黑。


所以,她從未敢想過,莫西年的人生中會出現什麽變數。


莫西年能夠將對她的壞印象,變成願意忍受,她都已經很知足了。


她哪裏敢想,莫西年會喜歡她這件事兒。


可人生真的是處處都有意外啊。


怎麽也沒想到,這麽規矩的人,竟然會跟自己告白,並成了她人生中最大的變數。


看到霍懷恩這副無措的樣子。


莫西年揉了揉她的頭:“懷恩,別急,我們有的是時間,一步一步來,第一步,就從先正視自己的心開始,但你也要答應我,如果你確定了自己心裏的感情,不許瞞著我,知道嗎?”


霍懷恩看著莫西年這寵溺的目光,真的……真的很慌啊。


兩人四目相對之際,誰都沒有注意到,此刻病房門口,並未關緊的門外,一道身影,正站在那裏,將兩人的對話,盡收耳中。


那人眼眸微眯,咬緊牙關,雙拳緊握,透過門縫,看向正一臉不知所措的霍懷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