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一個活口也不能留
loading...

第602章 一個活口也不能留


霍懷恩被踢醒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綁在頂樓。


對麵站立著一道黑影。


霍懷恩看著對方,聲音發抖:“肖……肖老師。”


那人回身,摘下帽子看向她。


的確是肖業恒。


隻不過,肖業恒的臉,此刻看起來有些邪。


“懷恩,好久不見了。”


他聲音依然是一貫的溫柔,蹲在了霍懷恩的身前。


霍懷恩緊張的往後縮了縮身子。


肖業恒挑眉,眼神裏泛著涼意:“怎麽,你也怕我?”


霍懷恩望著他:“我不該怕你嗎?你殺了那麽多人。”


“她們都怕我,所以我找到了折磨她們和殺死她們的樂趣,”他的手,捏住了霍懷恩的下巴:“不求我放過你嗎?”


“若求你有用的話,別人就不會死了。肖老師,你為什麽要這麽做。”


霍懷恩原本真的應該很害怕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麽,到了此時此刻,明知道自己可能會死,反倒卻沒有那麽恐懼了。


她得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想為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這時間,就是她或許可以活下去的可能。


“為什麽……”


肖業恒冷笑:“你是第一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那群瘋子,隻會尖叫著求饒。”


霍懷恩凝視著這張臉,想到就是他親手殺了晴晴,心中湧上了無限的恨意。


“肖老師,為什麽要殺了晴晴,你不是說你喜歡她的嘛。”


“喜歡?真是笑死人了,隻有你們這種養尊處優的大小姐,才會相信這世界上有什麽所謂的喜歡?我若開口說喜歡誰,那必然就是誰的死期將近。”


肖業恒唇角的笑容,帶著邪惡:“本來,你不在我的獵物計劃內,隻可惜,你太倒黴,偏偏在那天晚上,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你看都看了,我又怎麽能留你的命呢?”


霍懷恩有些憤恨,可卻也知道,自己此刻就算再恨,都沒有用。


她聲音,染上了憤怒:“殺了我們,對你有什麽好處。”


肖業恒爽聲一笑:“好處?當然有,你們活的太礙眼了,別人都在黑暗裏掙紮,憑什麽你們卻活在陽光裏,活的那麽快樂,那麽無憂無慮?你們死了,我就痛快了。”


果然,他是心理變態沒錯了。


肖業恒鬆開了了捏著她臉頰的手,回身打開了放在地上的黑色背包。


那個包,霍懷恩見過。


她跟肖業恒一起去吃飯,卻被西年哥哥臨時帶走那次,肖業恒背的就是這個包。


肖業恒從裏麵取出了一把刀和一把錘子。


原來,那天肖業恒就已經準備要殺她了。


是西年哥哥及時出現,救了她一命……


可是,該來的總會來啊。


“選擇吧,是刀呢,還是錘子。”


霍懷恩仰頭看向他。


肖業恒嘴角露出了陰森的笑:“看在你是倒黴陪死的份兒上,給你提示一下,楚晴晴當時太害怕了,哭著喊著的不肯選擇,這樣的人,我都是用錘子,隻是……可能要多挨幾下,一定很痛,這是他們汙染我耳朵的下場,你……”


肖業恒舉了舉手中的刀子:“就選這個如何?我會讓你痛痛快快的結束的。”


霍懷恩咬牙,瞪向他:“殺了我,你也別想逃脫。”


“就算逃脫不了又如何,我已經夠本了,嗬,偷偷告訴你一句,在你之前,我手裏已經有17條人命了,這裏麵,還包括我的母親。”


霍懷恩心驚了一下,他竟然連自己的母親也殺……


“很意外吧,我母親是我殺的第一個人,知道我為什麽殺她嗎?因為她拋棄了我。她與我父親感情不和,我父親常毆打她,她明知道把我留下,我父親不會放過我,卻還是一個人逃跑了。


就算她後來又來把我接走了又如何,沒人知道,那些年,我在我父親手裏被折磨成了什麽樣子,我乞求過她的,我也向別人求過救,可是這世界上,沒人幫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救自己。”


霍懷恩凝眉。


肖業恒諷刺一笑:“你也算是不幸中的幸運呀,竟然能成為第一個在死前跟我說這麽多話的女人。”


幸運,若真的幸運,就不會出現在這裏了。


“肖老師……”


霍懷恩揚頭看著他。


肖業恒其實沒想到,時至此刻,霍懷恩還會這樣稱呼自己。


他眉目裏刻畫著薄涼。


“你還有什麽臨終遺言,說吧,雖然我不會給你機會去做了,但起碼我會幫你記得。”


“別再殺人了,”霍懷恩聲音不大,可卻也直達肖業恒心底。


“你幼時受過的創傷,的確很可憐,可是……你不該用你的創傷,去毀滅無數原本幸福的家庭,她們都是無辜的,她們的父母更是何其無辜……”


“閉嘴。”


肖業恒打斷了她的話,抬腳重重的踢了她一記。


“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你也別以為,這樣就可以逃掉一死,我定下的目標,都得死。”


肖業恒拎起她的衣領,眼底白血球處發紅:“你憑什麽裝好人,嗯?我最恨的就是你們這種人,一生無憂無慮,還試圖做聖人。”


霍懷恩看到他被激怒,開始愈發恐慌,她在想,到底怎麽才能自救。


可是絞盡腦汁卻也想不出來。


她現在的腦袋,已經完全被恐懼盛滿,無法正常思考了。


唯一能期待的,不過就是拖延時間,等待生機了。


“肖老師,這個世界上,不是隻有壞人,你的父母不好,不代表所有人都對你充滿惡意,你知道學校裏有多少學生都很喜歡你嗎?。”


肖業恒臉上帶著一抹陰森可怖的笑:“如果我能在兒時遇到一個欣賞我,對我充滿善意的人,該有多好。隻可惜呀,一切都晚了。嗬,多說無益,倒黴的孩子,現在,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他說著,舉起了手中的刀,用力的向下刺去。


與此同時,天台上的鐵門被悠然撞開,一群人湧了進來。


刀直直的刺進了霍懷恩的身體,那一瞬,她覺得,好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