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給她安全感
loading...

第597章 給她安全感


“我沒有這麽做,我離開了,我離開了……我為什麽要走,我為什麽要走啊,西年哥哥,我當時為什麽要走。”


她說著,身體也開始扭動不安了起來。


莫西年聽到她哭著撕心裂肺的自我責備,很是心疼,將她摟進了懷裏。


“不是你的錯,是那個肖業恒太狡猾。”


霍懷恩搖頭:“是我的錯,晴晴跟肖業恒本來並不熟,是為了幫我追肖業恒,她才會一次又一次的為了我去靠近肖業恒的。如果不是因為我,晴晴絕不會淪落到今天的下場,是我害了她。”


莫西年鬆開她,捧著她的臉:“懷恩,聽我說,別這樣怪自己,那不是你的錯,肖業恒偽裝的太完美。你也好,楚晴晴也好,甚至是你們學校你的所有人,沒人知道肖業恒的另一幅麵孔,是個魔鬼,你們隻是被欺騙了。


楚晴晴被害,的確是令人惋惜,可這不是你的錯,因為肖業恒選定的目標,本來就是她,不然,他也不會理所當然的因為楚晴晴的話,就靠近你們,就算不是因為你,肖業恒也還是要殺人,你明白嗎?”


霍懷恩現在心裏亂到幾乎聽不到外麵的聲音。


明知道莫西年是在安慰她,可她卻一句也聽不進去。


莫西年並不會安慰人。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抱著她,給她安全感。


霍懷恩哭了很久很久,才終於從莫西年的懷裏離開:“西年哥哥,我要去看晴晴。”


莫西年點頭,手輕撫著她的臉:“我幫你安排。”


他拿著手機,擔心的看了霍懷恩一眼後,這才離開了病房。


雖然現在中國時間有些晚,但莫西年還是撥打了霍庭深的電話。


霍庭深知道,這個時間莫西年會打電話,一定是要事兒,所以他輕手輕腳的離開了房間,接聽。


“庭深,懷恩這邊出了件棘手的事情。”


“怎麽,她又闖禍了?”


莫西年聲音略帶責備:“懷恩沒你想的那麽能闖禍。”


這話倒是讓霍庭深尷尬了幾分:“那是發生什麽事兒了?”


莫西年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霍庭深說了一遍。


霍庭深心裏也是瞬間擔心了起來。


“懷恩現在狀態如何?”


“太差了,剛剛她哭的很厲害,是我認識她以來,她哭的最凶的一次。”


霍庭深的心沉了半截兒。


思考了片刻後,他道:“明天我讓霆仁去美國把她接回來。”


莫西年蹙眉:“接回去做什麽?”


“那所學校,你覺得她還能去嗎?”


“你的意思是,讓她回國去讀書?”


霍庭深點頭道:“正好她馬上要念大學了,換個環境也好。”


聽到這話,莫西年莫名有些不爽。


“之前說讓她到國外來換心情的是你,現在要她回去的還是你,你以為出事就逃避,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嗎?”


莫西年這個人的個性一向如此,軸的很,生起氣來,對誰說話都是不客氣的。


霍庭深自然也感覺到了莫西年的怒氣。


可他想不通,西年這小子何必動這麽大的怒氣。


“不然你有什麽好辦法讓她能夠盡快遺忘這件事兒?”


“為什麽要遺忘,經曆過的事情,尤其是刻骨銘心的事情,又有誰能真正做到遺忘,她現在需要變強大,強大到再想起這件事兒,也不會心痛。”


霍庭深撓了撓眉心:“以懷恩的個性,隻怕很難。”


莫西年沉聲:“算了算了,我就不該給你打電話,既然我現在才是她的監護人,那我來解決吧,我會想辦法帶她走出陰霾的。”


“那學校那邊怎麽辦?”


“我來解決,如果你信任我,就交給我吧,就算要送她回國,我也要給你送回去一個活蹦亂跳的妹妹。”


霍庭深有些愧疚:“西年,抱歉了,我似乎真的給你添了個大麻煩。”


莫西年回頭看了看病房門,心裏竟開始有些不認可霍庭深的話了。


“也沒什麽麻煩,她這個年紀,沒有叛逆還很聽話,已經算是不錯了。”


霍庭深驚訝,這是西年頭一次誇獎懷恩吧。


還真是太陽打從北邊出來了。


掛了電話後,莫西年給雲洛打了電話。


“去打聽一下,楚家什麽時候給楚晴晴進行遺體送別。”


“懷恩小姐是要去參加嗎?”


聽到雲洛有些擔心的聲音,莫西年蹙眉:“怎麽?”


“莫總,楚小姐的屍體……有些慘,所以……”


莫西年正要推門的手又收了回來:“不完整了?”


“是的。”


莫西年歎息了一聲:“找到最好的入殮師,去協助一下楚家,遺體告別這件事兒,懷恩必然回去參加,你處理好。”


雖然有些為難,但雲洛隻能應下。


因為莫西年的命令,她不可以反駁。


“是。”


莫西年掛了電話,推門回了病房。


霍懷恩雙眼通紅的看著他:“怎麽樣?”


莫西年搖了搖頭:“還沒定下,有了具體時間,雲洛會通知我的。”


霍懷恩垂眸:“西年哥哥。”


莫西年走上前:“我在。”


“我想回家。”


“好,我帶你回去。”


莫西年去拉開了櫃子,幫她取出了衣服。


“你換吧,我在外麵等你。”


莫西年先出了病房。


沒過幾分鍾,霍懷恩出來了。


兩人一起並肩前行,霍懷恩走到很慢。


明明她的身體沒有什麽大礙,可不知道為什麽,她現在全身的力氣,都好像被人抽走了一樣。


每走一步,腳上都猶如灌了鉛。


莫西年見狀,側身將她橫抱了起來。


如果是以前,霍懷恩一定會不好意思,可現在,她卻腦子裏亂到連羞恥心都找不到了。


莫西年怕她多想,主動解釋道:“我看你沒什麽力氣,還是抱你下去吧。”


“謝謝。”


這有氣無力的聲音,讓莫西年心裏發緊。


回到家,莫西年將她抱回了房間放在床上。


霍懷恩靠坐在床頭。


莫西年抬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懷恩,記住我的話,這不是你的錯,不要往自己身上攬責任,振作起來,不要總是自責,嗯?”


霍懷恩咬唇,望向他:“西年哥哥,送完晴晴後,我想離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