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溫情,是你先惹火的
loading...

路上,溫情枕在他肩頭,死命的抱著水晶球幾乎要睡著。


車子轉彎的時候,她忽的起來幹嘔了一聲。


“停車。”


司機忙靠邊停下。


車一停穩,溫情立刻拉開門跑了出去,蹲在路邊的又是一陣幹嘔。


他下車,走到她身邊,幫她拍撫了一下後背。


“明明不會喝酒,怎麽還喝這麽多。”


溫情轉頭,眼神迷離的看向他:“霍……霍庭深,嗝,嗬嗬,你是霍庭深。”


“對,我是霍庭深。”


她搖了搖頭:“嗯,不對,不能跟霍庭深做朋友,霍庭深……嗝,是瘟疫。”


“我為什麽是瘟疫。”


“霍庭深,跟白家有關,跟白家有關的,我都要……都要遠離,都是瘟疫。”


她說完,往前噗通跪去,一把摟住了身前的樹。


“樹先生,我跟你拜把子,以後,你就是我的親人了,好不好。”


她說完,一手拉住霍庭深的衣領:“霍庭深,我也有親人了。”


看她咯咯的笑著說這句話,他竟莫名的覺得心裏酸澀。


他雙手扶住她肩膀:“走,我帶你回去。”


“我不走,我要跟我的親人在一起,我要跟我的親人永遠在一起。”


霍庭深輕聲在她耳邊道:“我讓人來把你的親人帶回家,好不好?”


“真的?”


“我從來不撒謊。”


她一手抱著水晶球,一手撐著地要站起身。


可刹那間,惡心感湧上,她毫無預兆的向前吐了他一身。


那一瞬,他懵了,人生第一次……


她倒是沒事兒人一樣,哈哈一笑,搖晃著身子:“霍庭深,你好髒。”


霍庭深咬牙,如果不是她醉了,他一定廢了她。


他將外套脫下,扔掉,強行扶起她:“上車,回家。”


她水中的水晶球跌落,她連滾帶爬的去撿回來,重新抱進懷裏。


他凝眉:“你就這麽喜歡這個水晶球?”


她將手放在唇邊,噓了一聲,左右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我跟你說,這是個魔法球,我可以用它,把我媽媽變回來。”


她說完,嗬嗬笑了起來。


他眉眼微蹙,將她重新塞進了車裏。


司機坐在車裏,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這個溫小姐,他是越來越服氣了,這樣都能沒事兒。


要換做是別人,估計是要被扒一層皮的。


回到霍家別墅的時候,溫情這個‘肇事者’已經睡了。


霍庭深將她抱回屋,佟管家急匆匆的趕來幫忙。


見霍庭深身上這狼狽樣子,佟管家也是愣了一下,這才道:“少爺,我來照顧溫小姐,你去洗一下吧。”


霍庭深將她放在床上,剛要起身,睡夢中的溫情,像是怕失去什麽似的,緊緊的抱住他:“媽,別走,我怕。”


他重新將她橫抱起,看向佟管家:“你們去休息吧,我來。”


“可是……”


“我可以。”霍庭深眼神裏的肯定,毋庸置疑。


佟管家帶人離開,霍庭深將她送進了浴室。


他先脫掉了自己的外套,將自己身上的汙穢洗幹淨,這才去幫她清洗。


將她的衣服脫光後,他咽了咽口水,提醒自己,忍住。


然而,剛用蓬頭給她清洗了一圈,她就像是無骨一般,滑到了他的懷裏。


讓他的火氣更大。


她自然的環住他,往他懷裏又拱了拱,似乎是想找個舒服的姿勢睡。


他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他將蓬頭關上,將她橫抱起,直接回到臥室,放在床上。


“溫情,是你先惹火的。”


說完,他傾身而上,吻住了她軟糯的唇。


“唔……”


溫情被突如起來的吻,憋的幾乎喘不過氣。


她嚶嚀一聲,小小的人兒往霍庭深懷裏縮了縮,本能的環住了他的腰。


霍庭深如獲大赦,將吻一路向下蔓延。


溫情已經完全懵了,分不清什麽是現實,什麽是夢境。


霍庭深要更進一步的時候,她卻痛的縮起了身子,嗚嗚的側身捂住雙眼哭了起來。


霍庭深的心一緊,停住動作,上前,擁住了她。


溫情哽咽到幾乎不能自已:“媽……嗚嗚,我討厭你,為什麽不帶我一起走,我不喜歡這個世界,我不喜歡他們,為什麽不把我帶走,為什麽……媽……為什麽別人都有好爸爸,我卻沒有。”


她用力的抱住他,很用力:“帶我走好不好,我再也不想……不想見到他們了,我不喜歡。”


霍庭深輕輕的環住她,手撫摸著她光滑如雪的背,輕聲安撫:“有我在,沒事了,沒事了,溫情。”


溫情就這麽哭著睡著了。


霍庭深被她緊緊地抱住。


滿心的火,傾瀉不是,不傾瀉也不是。


畢竟,乘人之危這事兒,也不是那麽敞亮。


第一次發現,這個女人,真的是個磨人的妖精。


他又一次栽在她手裏了。


他在心裏發誓,下一次,一定要在她清醒的時候,把她睡的服服帖帖。


睡到自然醒,溫情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眸。


看著陌生的環境……她微微蹙眉。


腦子裏反應了兩個來回,才猛的坐起身。


她低頭看了看被子底下,自己一絲不掛,又環顧了一眼房間,這才開始害怕了起來。


這是又發生什麽了?


她不是在跟好好一起喝酒的嗎?


她咬唇,幾乎都要哭了。


正這時,門被從外麵推開,霍庭深進來了。


不知道為什麽,看到霍庭深的那一瞬,她竟本能的鬆了口氣。


畢竟,喝醉兩次,跟兩個不同的男人睡,這會讓她崩潰到想去死的。


她的貞操,還沒有開放到這種程度呢。


霍庭深看著她一臉無辜的樣子,忍了忍笑意:“醒了?”


她撓了撓眉心:“我怎麽會在這裏。”


“我也很好奇,昨晚你莫名其妙的給我打電話,要讓我帶你回家,死乞白賴又哭又喊的讓我收留你,是發生什麽事兒了嗎?”


“啊?”溫情咬唇,用被子捂著自己胸前的手不自覺的抓緊了被子:“我嗎?”


“不然……坐在我眼前的是別人?”


溫情臉唰的紅了:“不……不可能的,我昨晚分明在跟好好就是我舍友一起喝酒,怎麽可能會給你打電話。”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隻知道,你昨晚抱著我不肯撒手,還吐了我一身。”


她立刻屏住呼吸,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眨巴著眼睛看向他:“不會的,我不記得我吐過。”


“怕你醒酒後會忘記,所以我把證據讓人扔在院子裏了,還沒洗呢,你要不要下去看看?”


她的一張臉,瞬間紅成了蘋果:“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昨晚大概……大概瘋了吧。”


“這個先擱在一邊,你還不起床嗎?民政局已經開門了。”


“民……民政局開門了,跟我有什麽關係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