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如此耀眼
loading...

第569章 如此耀眼


霍懷恩吃完飯,猶豫著要不要下樓。


現在出門,可能會打擾到那兩人的獨處吧。


想了想,她決定忍了。


她來到古箏前坐下,彈奏了起來。


才談了一小節,門就被從外麵打開了。


莫西年連門也沒敲,就徑直闖了進來。


他來到琴架前站定,目光不悅的看向霍懷恩。


霍懷恩眨巴眨巴眼:“西年哥哥,有事兒啊。”


莫西年質問道:“你什麽意思?”


“啊?”


莫西年指著一旁桌上的空盤子:“我問你是什麽意思,霍懷恩,你一個人跑上來單獨吃飯,是想幹什麽?”


“我……就是想多給你和蘇瑤一點兒獨處的時間啊。”


莫西年臉色一黑。


霍懷恩還沒察覺到不對勁,繼續道:“我每天都在你們眼前晃,你們就沒時間單獨相處了。”


“如果我們要單獨相處,難道不會去酒店,不會去餐廳?你以為我們我們還是三歲的孩子?”


一提起酒店,霍懷恩腦海裏立刻聯想出了一副,他跟蘇瑤的旖旎畫麵。


可這畫麵,讓她心裏有些不爽。


她嘟嘴:“你們去哪兒,是你們的事兒,給你們讓路,是我應該做的事兒,我總不能被人戳脊梁骨,說不懂事兒吧。”


“你睡我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自己不懂事兒?”


霍懷恩惱了:“你幹嘛又提這件事兒啊,還有完沒完了,我不過好心好意的上樓來給你們讓個地方,也做錯了是嗎?”


莫西年看到她惱了,眉心凝了凝:“難道你沒有意識到,你剛剛的行為,讓人很尷尬。”


霍懷恩又道:“對,我沒有意識到,我隻意識到,在你眼裏我做什麽都是錯的。”


莫西年轉過身,不看她:“我不是上來找你吵架的,我隻是要告訴你,不要用自己的好心,把別人放在尷尬的境地,沒人會領你的情。”


他說完,就往外走。


霍懷恩握拳:“西年哥哥,你對我的偏見真的太大了,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麽跟你解釋,我真的沒有惡意。不過算了,信不信由你,反正在你眼裏,我的形象已經是被鎖住的,永遠不會改變了,不是嗎?”


她說完,歎了口氣,坐下身,繼續彈古箏。


莫西年回頭看了她一眼。


此刻的她,臉上帶著倔強和不悅。


他凝了凝眉心,出門。


明明是這丫頭做錯了,怎麽這會兒,她倒是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莫西年實在是討厭,這個丫頭把他跟別人撮合到一起。


生氣。


霍懷恩坐下後,再彈出的古箏音,就有些不穩了。


她停下動作,心情沉悶。


明明是好意,卻做什麽,錯什麽。


她是真的討厭跟莫西年一起生活了。


好想自己一個人搬出去住啊。


比賽這一天,霍懷恩的情緒並不怎麽好。


楚晴晴幫霍懷恩抱著古箏,往比賽的地方走去。


她邊走還不忘囉嗦道:“一會兒別想東想西的,好好比賽哦。”


霍懷恩看她:“我想什麽?”


“你看你這兩天折服心不在焉的樣子吧,一看就還是在為那吻糟心吧。”


霍懷恩凝眉,“我壓根兒沒想那件事兒。”


她是真的沒想,這兩天,她一直在跟莫西年冷戰。


如果是以前,莫西年還會跟她主動說上句話。


比如讓她吃飯,或者去樓上學習。


可這兩天,莫西年似是故意回避她一般。


早上會早走,晚上會晚歸,兩人這兩天,見都沒見到。


本以為他很忙,結果昨天下午她回家後,就碰到了來幫莫西年取文件的雲洛。


她試探性的問雲洛,“西年哥哥這兩天很忙嗎?”


雲洛搖頭:“不忙,今晚六點就能結束行程,懷恩小姐找莫總有事兒?”


“沒有沒有,我就是隨口問問。”


雲洛走後,霍懷恩就在家裏,要跟莫西年一起吃晚餐。


畢竟兩人同住一個屋簷下,一直不說話,也是別扭。


沒曾想,她等到八點也沒見到莫西年的身影。


昨晚,她連晚飯都沒吃就睡了。


早上起來後,阿姨說,莫西年已經先出發了。


霍懷恩現在已經可以確定,莫西年在回避她了。


楚晴晴沒有發現她的情緒,隻問道:“那你幹嘛一連兩天,總愁眉不展的?”


霍懷恩側身,跟楚晴晴一起抱著古箏:“好多年沒參加比賽了,我緊張不行嗎?”


“我天呐,你可是在國內比賽拿過獎的人,不至於的吧。”


霍懷恩笑了笑沒回應。


的確不至於。


快走到目的地的時候,肖業恒從後麵追了上來。


他從兩人手中,直接將古箏接過。


楚晴晴驚喜道:“肖老師?”


霍懷恩也是一下子心情就明朗了起來。


肖業恒道:“你們兩個怎麽也不等等我?不是要我做親友團的嗎?”


楚晴晴指了指霍懷恩:“懷恩不好意思麻煩你,說先來做準備工作。”


“這箏不沉?”


他說這話的時候,看著霍懷恩。


霍懷恩淺笑,楚晴晴搶答道:“沉,所以下次再來複賽的時候,我們一定提前叫上肖老師。”


“這還差不多,走吧,”肖業恒陪著兩個女生一起前行。


站在肖業恒的身邊,霍懷恩唇角都能揚起不自覺的笑容。


因為是初賽,參賽人數比較多,等排到霍懷恩的時候,比賽已經進行了大半。


她上台前,換上了一聲素雅的漢服,頭發也自然地挽起,插上了鳳尾金步搖。


她上台時,金步搖上的吊墜隨著她的腳步一搖一晃,仿若從古畫中走出的仙女兒般,很是好看。


台下更有甚者,對著台上的人兒吹起了口哨。


霍懷恩沒有受到影響,對著台下鞠躬後,就坐在古箏前彈了起來。


台下很安靜,整個比賽的大廳裏,隻有悠揚婉轉的古箏音。


而台下的角落裏,一雙原本犀利的眼眸,此刻卻望著台上的女人發呆。


他從沒想過,這個從小飛揚跋扈的小女孩兒,竟也會如此耀眼。


一曲結束,霍懷恩起身,對台下鞠躬。


正此時,兩個手捧鮮花的男人,一前一後的走上來獻花。


看到後來者,霍懷恩整個人都蒙圈了。


莫西年?他什麽時候來的?


而莫西年也注意到了從前排起身的肖業恒。


此刻的他,看著肖業恒的視線,犀利又清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