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必須克製,她還小
loading...

第565章 必須克製,她還小


霍懷恩並不想跟他發生這些無謂的爭執,所以就隨意的點了點頭。


她轉移話題道:“西年哥哥,你不是說,找我有事兒的嗎?”


莫西年揚了揚眉,眼神似乎躲了一下。


過了足有兩分鍾,他才指了指院落道:“我打算今天親自動手,把院子的花兒倒騰一下,你跟我一起吧。”


“啊?”


莫西年冷眼:“怎麽,堂堂霍家大小姐,不能動你那尊貴的手?”


“我不是這個意思。”


霍懷恩是沒想到,莫西年竟還有這時間和閑情逸致呢。


“那就走吧,”莫西年起身,先一步來到院落裏。


他吩咐阿姨們,將工具和手套留下後,就讓阿姨們提前下班了。


霍懷恩跟在他身後,接過他遞來的手套。


兩人坐在一堆的花土邊,晾了半天。


對於給花兒換盆這件事兒,別說她了,就連莫西年,也是並不擅長的。


霍懷恩問道:“西年哥哥,我們先做什麽?”


“幹嘛問我?”


霍懷恩嘟嘴:“原來還有你也不會做的事兒。”


“誰說我不會做的,換個土而已,能有多難,”莫西年拿起一盆就往外倒。


霍懷恩忙起身:“等一下等一下。”


她快跑著進屋,拿出平板電腦,搜了搜給花換盆的技巧。


“有了有了,”她側身,主動坐到了莫西年的身側:“西年哥哥,你看這兒。”


莫西年湊了過去,兩人腦袋挨著腦袋,一起盯著平板看。


因為距離太近,霍懷恩身上的香氣,飄入他的鼻翼中。


他忍不住,側眸看向她好看的側顏。


她濃密的睫毛,不時忽閃著,一雙大眼盯著屏幕,看的仔細,嫩白的臉頰……


莫西年此刻腦海裏莫名的想到了那天晚上,她滿頰染出的紅暈。


不覺間,他竟盯著她,想的入了神。


霍懷恩看完,邊轉頭看他,邊道:“西年哥哥,還是挺……”


兩人四目對上,唇與唇的距離,不足兩厘米。


呼吸交換的那一瞬,霍懷恩倉促的往後靠去。


可因為椅子不穩,這一靠差點兒摔倒。


莫西年此時也已回神,眼疾手快的一手拉住她的手臂,一手環住她的腰,避免了她摔倒。


霍懷恩尷尬了一下,匆匆站起,回到了剛剛的位置,低頭拿起了一盆花道:“其實也挺簡單的呢,對吧。”


莫西年不動聲色的應道:“那就開始吧。”


“哦……”


霍懷恩低著的頭,輕輕的呼了口氣,剛剛差點兒親上了,嚇了她一跳呢。


而此刻,一向沉穩冷靜的莫西年,也不怎麽好了。


就在剛剛,有那麽一瞬,看著近在咫尺的唇,他竟差點兒克製不住的想去吻她。


他是瘋了嗎?


還是說他缺女人了?


對,他都這個年紀了,對女人有渴望是很正常的現象。


隻是……目標錯了。


以後在這小丫頭麵前,必須克製了,她還小……


第二天.學校。


第一節課結束後,楚晴晴喊著霍懷恩一起去洗手間。


她一拍霍懷恩的手臂,霍懷恩就嘶了一聲。


“親,輕點兒,疼。”


楚晴晴打量著她問道:“你胳膊受傷啦?”


“不是受傷,是累傷的。”


“啊?”楚晴晴不解道:“你堂堂霍家大小姐,幹什麽了?還能累成這樣兒。”


“倒花盆,”霍懷恩也覺得搞笑。


說出來誰能信,她這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千金小姐。


昨天下午,竟然把整個後院裏所有的花盆全都搬了一遍,倒了一次土。


這明明是莫西年想幹的事兒,結果當事人不過就換了兩盆,就接了一通電話,去書房忙去了。


昨晚吃飯的時候,她都累的多吃了兩碗。


最重要的是,莫西年竟然還嘲笑她,說她缺乏鍛煉,說以後每天都要帶她晨跑。


本以為莫西年也就是說說而已。


沒成想他今早竟就還真的來叫自己起來跑步了。


她現在不光胳膊疼,還困,困的上課都沒精神了好嗎。


“啊?倒花盆是什麽意思啊。”


楚晴晴也是養尊處優慣了,壓根兒沒明白霍懷恩是幹了什麽事兒累的。


霍懷恩擺了擺手:“你不懂,反正就是體力勞動就對了。”


“不會又是莫總讓你幹的吧?”


霍懷恩看了她一樣,一副還用說的表情。


楚晴晴一臉同情的嘖了兩聲:“看來這莫總,是真討厭你呀,不折騰折騰你,他都難受呢。”


霍懷恩翻了個白眼:“有些話不用說出來,放在心裏就行。”


楚晴晴忍笑,指了指她的臉:“你看起來像是快要哭了的樣子呢。”


“哦,一直在忍呢,要不,你肩膀借我用用?”


“那可不行,我今天穿的,可是剛買的新衣服。”


霍懷恩哼道:“沒良心。”


楚晴晴嘻嘻一笑:“你可以去找你家肖老師呀。”


“哎呀你小點兒聲,”這女人,是就怕別人不知道她喜歡肖老師嗎?


“咱們說的是中文,她們又聽不懂,怕什麽的。”


霍懷恩一想,也對的,不知者無謂。


回到教室,楚晴晴想到什麽似的道:“對了對了,今年的才藝比賽你個報名吧。”


霍懷恩搖頭:“不感興趣。”


“去年咱們學校的比賽,風頭都已經被鄰國的幾個女生搶了,今年要是再不翻身,以後學弟學妹們該以為咱們中國出來的姑娘,都不會才藝了。”


“這有什麽好攀比的呀,”霍懷恩不解。


“當然有啊,在外麵,就是要有集體榮譽感,我們贏了,以後咱們中國來的學弟學妹臉上也有光。你古箏不是很好嗎,報一個吧。”


霍懷恩凝眉:“那要是輸了呢?”


“重在參與。”


“我懷疑,你根本就是為了你們社團來找人湊節目的吧。”


楚晴晴立刻諂媚道:“話可不能這麽說,人都要爭口氣嗎,你看我找的,不都是有才藝的嗎。”


霍懷恩沒做聲。


楚晴晴嘻嘻一笑:“那我可就當你答應了,給你報名了啊。”


“不行。”


“又怎麽了。”


霍懷恩為難道:“比賽的時候,都要有家人來看的,我總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兒,就麻煩我哥哥們,太遠了,來回不方便的。”


“你找莫總啊,他不是你監護人嗎?”


霍懷恩瞪向楚晴晴:“你開什麽玩笑呢,他怎麽可能管這種閑事兒。”


楚晴晴眼珠子一轉,打了個響指:“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讓你無後顧之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