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你認個軟
loading...

溫情立刻從他身前跳開,回頭瞪向他:“霍庭深,你要再這樣,我以後就不來了。”


他看著她羞紅了臉的模樣,沒有再跟她鬧,坐下,看向飯盒裏的飯菜。


煙熏鮁魚、可樂雞翅、幹炸裏脊肉、素炒藕片,還有一份蛋炒飯。


“做了這麽多?”


“當然啊,吃人的嘴短,我總要好好還一下。”


昨晚本來是她要請客的,結果去結賬的時候,服務生竟然說,那餐廳有霍庭深入股,吃飯是免單的。


問他為什麽不提前告訴她這事兒。


他說,“看到你那麽虔誠的為你的錢包默哀過了,我怕擾了你的誠心。”


當時她真心覺得恨的牙根癢癢。


畢竟……那麽高檔的一頓飯,她吃的那叫一個心如刀絞,酒沒細細的品,菜也沒好好嚐。


吃完飯下樓的時候,她先是步行來到34樓,這才乘坐電梯回到12樓。


站在電梯裏,她莫名一笑,仔細想想,這可不就像是偷情的嗎。


晚上下了班後,溫情拒絕了霍庭深送她回家的要求,自己一個人下樓,乘坐公交回家。


來到小區門口,她看到了白南誠。


溫情走過去,有些驚訝:“哥,你怎麽過來了?”


“我知道你答辯結束了,一直想找時間來給你祝賀一下,可是前兩天真的太忙了。”


她嗬嗬一笑:“那你就忙唄,我這又不是什麽大事兒。”


“對我來說,這就是很值得紀念的大事兒,”他指了指自己的車:“走,上車,我帶你去慶祝一下。”


“去哪兒啊。”


“吃飯去,”他從她背後推著她,將她送到了車上,這才開車載她去吃飯。


來到兩人經常來的這家餐廳,白南誠點完了菜,服務生離開包間。


他道:“小情,你不是一直想留校任教嗎,怎麽樣,有結果了嗎?”


她點頭:“嗯,名單已經下來了,我和我們係裏一個同學一起留下了。”


“非要做這個不可嗎?阿姨已經不在了,你其實不用非得為了她的夢想去做這件事兒的。”


她聳肩,笑了笑,沒說什麽。


“小情,要不你來公司吧,我給你留了一個職位,以後,咱們一直在一起,互相之間也好有個照應,你不用擔心白月和我媽那裏,他們我來搞定,至於爸那兒,他已經同意了。”


溫情很堅定的搖頭:“哥,你還是饒了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白家八字不合。”


“可是,爸他畢竟是你的父親,你認個軟,咱們永遠都是一家人呀。”


“我不會這樣做的,”溫情很堅定的搖頭:“我也沒有父親。”


“小情,其實,爸他心裏不是完全沒有你的,你……”


“哥,你要是繼續說這個話題,那我就要回去了,”她臉色很認真:“我跟你說過的,我們之間不要聊家事。”


白南誠歎口氣,正要說什麽的時候,就看到白安泰被服務生推了進來,他身邊,還跟著他母親白雪。


他站起身,凝眉:“爸,媽,你們怎麽來了。”


白雪斜了白南誠一眼,不悅道:“我給你秘書打電話,他說你去陪你妹妹吃飯,先離開了,白月現在人好兒好兒的在家裏睡覺呢,你還能陪誰吃飯。”


“媽……”


“行了,公司裏被這個女人害的都忙的一團亂了,你還有心思來陪她吃飯,南誠,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麽呢。”


“公司裏的事兒,跟小情沒關係,”白南誠聲音也冷了幾分:“你別是事兒都往小情身上推。”


“我說錯了嗎?要不是這個女人招惹了那個霍庭深,帝徽集團會毫無預兆的針對白氏嗎?這些年我們兩家是不和氣,可是大家都一直退在戰火線外,沒人先越矩,還不是因為這個女人……”


“行了,”白安泰聲音不大,看向白南誠:“南誠,你帶你媽先出去。”


“爸,媽,小情她不容易,你們別……”


溫情站起身,看向白南誠:“哥,你先帶你母親出去吧。”


白南誠呼口氣:“小情,這樣,今天你先回家,這裏交給我來處理。”


“你先出去吧。”溫情對他笑了笑。


他知道,白安泰既然帶著白雪找來了,他想說的話,即便她今天不聽,改天,他也會用他自己的方式把她帶到麵前,讓她聽。


既然如此,她何必多此一舉。


白雪不爽:“白安泰,你想跟她說什麽?憑什麽讓我出去,怎麽,這個女人那個不要臉的媽……”


“白太太,”溫情臉色一冷,望向她:“如果你再羞辱我母親一個字,明天,我就會去找記者,說明我的身份,你也不想讓白家出現一個瓜分財產的人吧。”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再說一句,我就撕爛你的嘴。”


白安泰看向白南誠。


白南誠歎口氣,知道他母親如果繼續留在這裏,難聽話會更多。


索性,他就拉著白雪出去了。


包間裏隻剩下了父女倆,溫情坐下,將視線移到一旁。


白安泰看著她:“畢業的事兒,順利嗎?”


“白先生,別拐彎抹角,你跟我之間,不適合玩兒那些煽情的東西。”


“白情。”白安泰不悅。


溫情笑道:“算了,我也不糾正你的稱呼了,有什麽話,你就直說吧。”


“你跟霍庭深之間,到底是怎麽回事。”


“這是我的事情。”


“他在針對白氏,是你挑唆的嗎?”


溫情努嘴想了想:“誰知道呢,或許……是吧。”


“你……白情,你要是有什麽就直接衝我們來,不要玩兒這些小把戲,你這副自甘墮落的樣子,你母親若在天有靈,不會失望嗎?”


“我說了,別提我媽。”


“你母親不是一個壞人。”


“當然,”她滿臉怨怪的看向他:“她隻是一個不長眼的傻瓜,被人騙了一輩子。”


白安泰蹙眉,將視線移開:“小情,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麽簡單,我也有我的苦衷。”


“我都說了,我們之間不適合煽情,”她站起身:“如果你想說的都說完了,那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見她要走,他道:“你離開霍庭深吧,我給你安排了一個適合你的男人,你找個時間,去見見對方,如果合適,就跟他結婚,離開北城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