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那晚,她口中喊的名字
loading...

第556章 那晚,她口中喊的名字


蘇瑤看了莫西年一眼,唇角勾著笑意,走到了霍懷恩身前。


“的確夠巧的,還以為你在家呢,這位是……”


她說著,將目光落到了肖業恒的身上。


肖業恒站起身,禮貌的對蘇瑤伸出手。


“你好,我是肖業恒,懷恩的數學老師。”


肖業恒?


這名字,讓莫西年臉色一黑,想到了那天晚上,霍懷恩在他身下迷迷糊糊間喊出的那三個字。


當時他沒聽清,現在一想,那三個字,不正是‘肖老師’嗎?


他麵上的寒色更甚。


蘇瑤跟肖業恒握手:“蘇瑤,懷恩認識的……姐姐。”


她說這兩個字的時候,看向霍懷恩。


霍懷恩的視線轉向莫西年,目光裏全是憂愁。


蘇瑤不禁一笑,回身走到莫西年身邊,自然的挽住了他的手臂,來到餐桌邊。


“這是我未婚夫,莫西年。”


肖業恒對莫西年伸出手:“你好。”


莫西年盯著他的手看了片刻,伸手握住。


“我除了是蘇瑤的未婚夫之外,還是你這位學生在美國的監護人,正好今天巧遇,介意我跟肖老師了解一下我們家懷恩在學校的情況嗎?”


“當然,請坐。”


蘇瑤差點兒就笑了。


我們家懷恩……


這太不莫西年了,虧他說得出口。


她看著霍懷恩已經垮掉的臉色,忍了忍笑意,她喜歡看戲。


尤其是這種鬥心的。


“懷恩,你去你肖老師身邊坐吧,我跟你西年哥哥……”


蘇瑤話都還沒說完,就已經被身旁的莫西年推到了霍懷恩身邊。


而莫西年則獨自悠哉的,坐在了肖業恒的身旁。


蘇瑤坐下,看著對麵的人,心想:這姓莫的,太不給麵子了。


服務生添了碗筷,莫西年和蘇瑤點了餐。


蘇瑤看著肖業恒問道:“肖先生是混血吧。”


“對,我母親是中國人。”


“那我們也算是半個老鄉了。”


莫西年斜了蘇瑤一眼,他可不是讓她坐在這兒,跟這個肖業恒拉關係的。


“肖老師,懷恩近期在學校表現如何?”


“懷恩一直都很優秀,別的學科我不清楚,但是數學,她學的非常好。”


“哦?”莫西年冷眼看向她,難怪她最近數學成績突飛猛進。


上次回國,溫情還說是之前她在國內補習,有了好的效果。


現在看來……並不盡然嘛。


她分明是有了奮鬥的目標,想著利用成績勾男人的吧。


想早戀,哼……


“那不知道這孩子在學校,有沒有早戀呢?她的哥哥把她交給我來照顧,可是千叮嚀萬囑咐,不允許她早戀的,這一點,我必須看好她。”


霍懷恩望向莫西年。


瞎說,他三哥才不會說這種話呢。


霍家人對子女的戀愛和婚姻可都是很開放的。


肖業恒看向霍懷恩,笑了笑:“我倒是覺得,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會對異性有什麽情緒,都是正常的,這是天性,應該不好壓抑吧。”


莫西年冷眼睨向嬌羞的望著肖業恒的霍懷恩,怒火已經燃燒至胸腔。


“這意思是,霍懷恩,你早戀了?”


“我沒有,”霍懷恩看向莫西年:“你別冤枉我。”


肖業恒對莫西年道:“莫先生誤會我的意思了,懷恩在學校裏很乖,我是說,她現在這個年紀的女孩子,做什麽都是正常的,畢竟,她19歲了,不小了。”


“我們中國人,對於這件事兒,有自己的看法,就不勞肖老師對這件事兒發表意見了,”他看向霍懷恩:“快點吃吧,吃完跟我回家。”


蘇瑤看向他,這家夥,下午的會這是不開了?


莫西年看她,她聳肩,收回視線,低頭吃東西。


霍懷恩心中大呼倒黴,這麽多餐廳,怎麽就偏偏在這裏遇到了莫西年呢。


這算是緣分匪淺呢,還是冤家路窄?


吃過飯後,莫西年做主,讓霍懷恩跟肖業恒‘分道揚鑣’。


肖業恒先告辭離開後,莫西年對蘇瑤道:“下午的事情,交給你了。”


蘇瑤抱懷:“我是你的助理嗎?”


莫西年理都不理她,對霍懷恩冷聲道:“過來。”


霍懷恩撇了撇嘴,看向蘇瑤。


莫西年就這麽帶她走了,蘇瑤都不介意的嗎?


這未婚妻做的未免有些太好欺負了吧。


蘇瑤看到霍懷恩的眼神,不禁聳了聳肩,一副不關我事的樣子。


霍懷恩轉身跟著,上了莫西年的車。


直到車開走,蘇瑤才恍然反應過來,她是坐莫西年的車來的,他們把車開走了,她不就得……打車了?


哎,這個姓莫的,氣死人了。


莫西年將車開回了家。


他下車時,將車門摔的很響。


霍懷恩仔細回憶了一下,今天好像沒做什麽錯事兒。


她自以為理直氣壯的下了車,跟他進了屋。


一進門,莫西年就道:“你們全都出去。”


正在家裏忙著的幾個阿姨離開。


莫西年徑直上了樓。


走到一半,他回頭看向站在客廳裏的霍懷恩,喝道:“還不上來?”


霍懷恩心情愈發不美好了。


跟上樓,莫西年進了她的房間。


霍懷恩關上門,站在門邊看向莫西年。


莫西年一言不發,她還有些慌慌的。


“西年哥哥……”


“閉嘴,”莫西年看向她:“你喜歡那個肖業恒?”


霍懷恩心裏緊張了一下,看向他。


這男人是會讀心術嗎?


“這麽驚訝做什麽?難道我說錯了?還是你敢做不敢當。”


霍懷恩凝眉:“這是我的私事兒。”


“你在我眼皮子底下生活的這五年,是不允許有私事兒的,更不允許早戀,這是你三哥的意思。”


霍懷恩才不相信這些話,她雖然從小不在霍家生活,但還是很了解霍家作風的:“不可能,我們家裏人,根本就不管子女的婚戀問題。”


“他不管,我管,”莫西年神情嚴肅。


“憑什麽,”霍懷恩揚起下巴,麵帶倔強:“西年哥哥,我知道寄人籬下應該守規矩,可是喜歡一個人,是我自己的事情,我19歲了,難道就不能有自己的感情嗎?”


莫西年危險的眯起雙眸,“所以,你承認自己喜歡那個肖業恒了?”


霍懷恩心一橫,“對,沒錯,我喜歡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