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會不會到白頭
loading...

第547章 會不會到白頭


看到莫西年的目光,霍庭深也轉頭往落地窗外看去。


他淡淡的道:“是不是覺得,懷恩跟從前不太一樣了?懷恩現在的情況,是真的有點兒不太好,去了美國之後,也需要繼續接受心理治療。”


莫西年盯著霍懷恩看了好半響,這才收回視線:“為什麽要接受心理治療?這是怎麽回事?”


“那天,葉晚落傷了她,也讓她聽到和看到了人性的惡,她嚇到了。西年,現在把懷恩留在北城,並不是什麽好的決定。可讓她一個人住在美國,我也擔心她的心理問題,會讓她發展出別的情況。”


莫西年眉心蹙起,再次看向窗外。


“一會兒我把美國的地址發給你,回頭你讓人把她送到我那裏吧。”


霍庭深勾唇:“謝了。”


莫西年瞪他一眼:“兄弟之間廢話少說,你也好好養傷,我可不想兩個月後回來,看到的你還是這副德性,我可等著跟你一起喝酒呢。”


霍庭深哼了一聲:“別咒我,我這兒天天行動不方便,自己也快煩死了。”


其實他最鬧心的,還是每晚身邊躺著如花美眷,卻隻能幹瞪眼。


莫西年壞笑,站起身:“我這邊事兒也不少,還得回去抓緊處理,就不在這兒多呆了,下次你能喝酒的時候,咱們再聚。”


“那你回去吧,隨時聯係。”


莫西年點了點頭後,又轉頭看了一眼窗外的霍懷恩,這才邁步離開。


霍庭深轉動輪椅來到窗邊,望著霍懷恩的背影凝眉。


他決不能讓葉晚落在殺了大哥二哥後,還給懷恩留下一生的陰影……


傷筋動骨一百天。


霍庭深在輪椅上煎熬過了初冬,終於在今年第一場雪的時候拆了石膏。


北城的雪今年來的格外的晚。


從醫院出來,溫情盯著窗外的雪,像個小女生一樣難掩澎湃的心。


霍庭深見狀,讓老秦停了車。


他拉開車門下車,繞到溫情這邊打開了門,對她伸出了手。


冷風一下子躥了進來,溫情縮了縮脖子,納悶道:“怎麽了?”


“走,帶你去踩雪。”


溫情唇角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拉著他的手下了車。


霍庭深讓老秦先開車回去,自己則跟溫情手拉手的走在人行道上。


溫情有些擔心,不時看看他的腿。


“走這麽遠,你確定沒事兒?”


霍庭深的手,摟著她的肩膀:“當然沒事兒,放心吧,我不會作踐自己身體的,疼的時候我會說。”


他說著,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現在,可沒什麽是比讓老婆開心更重要的事情了。”


溫情撇嘴:“霍庭深,我發現你的嘴越來越會說甜言蜜語了。”


“這叫熟能生巧,”他壞笑著在她耳畔道:“再說,我的甜言蜜語隻說給你一個人聽,不好嗎?”


溫情偷笑,當然好,而且還很幸福呢。


她側身,挽住了霍庭深的胳膊。


“以前上學時候,好好給我安利過一句話,我覺得今天剛好可以拿出來用誒。”


“她說的話,你總是能記很久。”


溫情蹙眉:“霍庭深,沒你這麽吃醋的啊,幸好好好不是男人,你這太過火了。”


“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霍庭深勾唇:“行吧,不惹你生氣,說說她給你安利的什麽話。”


“不想說了。”


“怎麽,你跟她之間的秘密,不想跟我分享?”


溫情剜了他一眼,這男人,惹人生氣的本事也見漲啊。


霍庭深捏了捏她的臉頰,寵溺的笑了:“是我不對,我不吃童好的醋了,說吧。”


溫情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她抿唇,“下雪天,如果我們不撐傘,就這麽一直走,會不會到白頭。你看,多應景,你頭頂現在都白花花的了。”


霍庭深湊近她耳畔:“你還不如跟我說,你想跟我白頭到老呢。”


溫情掐了他胳膊一下,不懂浪漫的家夥。


霍庭深爽聲笑了起來。


“不過童好沒事兒跟你安利這種話幹嘛,是想勾搭你嗎?”


“哎,”溫情無奈,以後還是要少在霍庭深麵前提好好。


“你別歎氣,你以為你倆這麽親密,霍霆仁就不吃醋了?”


霍庭深揚著臉道:“前幾天,霍霆仁還來我這裏告狀,希望我勸勸你,離他女朋友遠點兒呢。”


“你們兄弟倆有意思沒啊。”


“沒辦法,你一句話,不管童好多忙,跟誰在一起,都會直接把人丟到路邊去找你,你要是霍霆仁,你生不生氣?”


溫情翻了個白眼,看來有必要去給霍霆仁上一課了。


這點兒小肚量,找什麽媳婦兒。


霍庭深說完,倒是也禁不住笑了。


他們霍家兄弟,是怎麽混到今天這一步的?


溫情看了一眼前方白茫茫的街道,挽著他的手臂不自覺的收緊。


霍庭深問道:“對了,懷恩最近怎麽樣?”


溫情挑眉看她:“你自己的親妹妹,幹嘛問我啊。”


“我看你這個嫂子很稱職,沒事兒就給她打電話,情況自然是比我了解的要多的。”


溫情努嘴:“嗯……我跟她視頻的時候,覺得她的表情還不錯,也很愛笑。不過,那一時半刻的,她裝裝樣子總還是會的。她最真實的樣子,你還是要問問莫先生才行,畢竟莫先生跟她朝夕相處,應該比我們了解。”


霍庭深沉聲:“西年說,她骨子裏的那份兒叛逆還在,不過她話比以前少,也規矩了不少,很好管教。”


溫情點頭:“那……莫先生的女朋友有說什麽嗎?”


“女朋友?”霍庭深挑眉看向他:“怎麽?懷恩是跟你說過什麽嗎?”


想到霍懷恩說要讓溫情保密的事情,溫情搖頭笑了笑。


“沒有啊,就是我擔心莫先生的女朋友,會因為莫先生帶了個大女孩兒回去住,而心裏不舒服。”


霍庭深搖頭:“蘇瑤應該不至於這麽矯情。”


“這怎麽能是矯情呢,介意自己的男朋友跟別人一起住,應該很正常吧。”


聽溫情這樣說,霍庭深不禁又問道:“懷恩是不是真的跟你說了些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