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他的腿,好了?
loading...

第535章 他的腿,好了?


溫情正要追過去,黃婭卻是拉住了她,納悶的往她正要去的方向看了看。


“小情,你看什麽呢?”


“啊?”溫情回頭看了黃婭一眼,再往那邊看的時候,剛剛那道身影已經消失在了人群裏。


黃婭指了指那邊:“有你認識的人嗎?”


溫情搖頭:“沒有,就是看到有個人眼熟,不過人都已經走遠了,沒事兒了,你接著說吧。”


黃婭歎息:“也不知道那個客戶到底什麽時候走,我真的鮮少討厭一個人,可現在我卻很討厭那人。”


溫情重新挽住了黃婭的手臂:“黃老師,你未免太護夫了吧。”


黃婭不禁一笑:“你可別取笑我啊,是你沒見過呈殊上次喝醉酒的樣子,真是把我婆婆的心都給傷透了呢。”


黃婭上次跟溫情說這事兒的時候,她腦海裏聯想出了這麽一副洛呈殊回家管自己親媽叫阿姨的畫麵,差點兒都把溫情笑抽筋。


她道:“以後呈殊哥哥喝了酒,你們就不要去阿姨那兒了嗎,阿姨也會理解你們的。”


黃婭聳肩:“我婆婆做飯好吃啊,我總忍不住去蹭飯。”


“看到你們婆媳關係這麽和睦,真的是令人羨慕呢。”


黃婭淺笑:“你雖然沒有婆婆,但三爺待你好啊,放眼整個北城望去,像三爺這樣的好男人,可也是不多見的。”


溫情聳肩,有些臭屁的想,這倒不假。


來到大門口,黃婭和溫情分開,各自踏上了回家的路。


晚上,霍庭深也有應酬,不過他回來的很早。


他走到她跟前,吻她。


溫情也聞到了酒味兒,不過隻消看一眼霍庭深的眼神,她就知道,霍庭深沒有喝多。


這大概就是霍庭深人在高位的優勢吧。


酒是他想喝就喝,不想喝也沒人敢逼迫的事情。


看到她唇角帶著笑意盯著他看。


霍庭深點了她鼻尖一下:“意猶未盡?”


溫情白他一眼:“胡說八道,我實在想,幸好霍霍不懂事兒,不然咱們這做父母的,也實在是太不知羞了。”


霍庭深轉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啃腳丫子的霍霍,不禁蹙眉,嘖了兩聲。


溫情也看了一眼,歡喜的笑了起來。


“很可愛對不對。”


霍庭深哼道:“分明是很髒。”


他鬆開溫情,上前將霍霍的小腳丫從嘴裏撥拉出來。


沒成想霍霍竟然還哭了。


霍庭深側身:“小子,這腳丫子是用來走路的,不是用來啃的。”


霍霍哪裏聽得懂什麽,隻知道自己的‘好事兒’被攪了,哭的直踢腿。


溫情也是上了床,坐下。


她將霍霍抱起,笑著對霍庭深道:“你也是的,人家孩子探索世界呢,你管這麽多做什麽。好了寶貝不哭了啊,媽媽抱抱。”


“媽媽……”霍霍委屈極了。


霍庭深心想,這小子,至於哭成這樣兒嗎。


這擺明了就是碰瓷兒吧。


霍霍哄好之後,溫情把他放到了床上,塞給了他一本書,讓他翻著看,自己在一旁給講著書裏的故事。


看著這一幕,霍庭深心裏覺得溫暖極了。


沒多會兒,霍霍就滾著睡著了。


溫情給他蓋了個薄毯,轉身看向霍庭深。


“葉晚落那裏有下落了嗎?”


霍庭深搖頭:“這個女人知道最近風頭正緊,根本就不肯露麵。”


“現在,全國各地都下了通緝令,她即便是想跑,應該也跑不遠的,她躲得了一時,卻躲不了一世,你也別太著急。”


霍庭深沉聲:“放心吧,這點兒耐性,我還是有的,現在最焦躁的,應該是葉晚落,而不是我們。”


溫情也是這麽想的。


畢竟,逃亡的滋味一定不會太好受。


第二天上午,溫情剛從多媒體教室給同學們下完通知出來,就接到了童好的電話。


溫情的聲音很是愜意的道:“幹嘛呀?好大小姐。”


童好笑嘻嘻的問道:“你忙呢?”


“沒,剛忙完,正要回辦公樓呢。”


“那行,你邊走著,聽我跟你說點事兒,說了以後,你別亂想。”


溫情笑了笑:“聽著就不像是好事兒,不會跟霆仁有關吧。”


“跟他沒什麽關係,是你的事兒。”


“我?”溫情點頭:“那塊說來聽聽。”


“嗯,剛剛有同學給我打電話,說那個……高默然回來了。”


高默然……


這畢竟是曾經在她心裏種過漣漪的男人。


可剛剛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溫情心裏竟然平靜的,連她自己都有些吃驚。


“小情?”


溫情回神,笑了笑:“是嗎?”


“是嗎?”童好驚訝道:“你就這反應啊。”


“不然你希望我是什麽反應啊,”溫情不禁笑道:“拜托,我都是孩子的母親了,你不會以為,我還會因為過去的一段舊感情而激動吧。”


“我倒是沒想過你會激動,就是怕你會心裏難受。”


溫情搖頭:“不會,都過去了,他現在有他的生活,我也有我的家人和愛人,我很幸福,想必,他也應該很幸福吧。”


“可……”童好猶豫了一下,終究又搖了搖頭:“算了,沒什麽,既然在你心裏,這件事兒都已經過去了,我也沒必要再提了,畢竟高渣男是高渣男,你是你嗎,對吧。”


“高渣男?你可拉倒吧,以後看到人家,可別這麽叫,搞的好像我還多在乎似的。”


“可他渣過你,這事兒不假,老娘記他一輩子。”


“你就算是記他十輩子,對他來說,也沒什麽的吧,反正你們以後又不會有什麽交集。”


“這倒是真的,不是因為你,當年老娘認識他高默然是誰呀,行了行了,既然你心裏沒有芥蒂了,我也就不廢話了,幹活兒了啊。”


溫情嗬嗬一笑:“嗯。”


“麽麽噠。”


童好說完,掛斷了電話。


溫情笑了笑,將手機放進了口袋裏。


正要往前走的時候,她再次看到了不遠處的那個戴著帽子和口罩的身影。


昨天見到這人的時候,溫情就覺得眼熟。


剛剛接完好好的電話,此刻再一看對麵的人,溫情恍然就知道了對方是誰。


這一次,那人看到溫情發現了他,沒有再逃,而隻是站在樹下,一動不動的望著她所在的地方。


溫情視線下移。


他的腿……好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