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抓到了
loading...

第530章 抓到了


童好堅定的搖了搖頭:“不用,不過我倒是可以接受你每天放了學來找我。”


霍霆仁凝眉:“你是怕我沒用?”


“當然不是,小情以前就說過,你們霍家的男人,沒有慫包,我之所以不答應,就是不想讓別人說,因為跟我談戀愛,你什麽都耽誤了,感情是感情,工作是工作,一碼歸一碼,等著,我去拿方便麵。”


她拉開辦公室的門。


此刻門外,十幾個腦袋貼在這裏,門一開,外麵的眾人相當尷尬,忙故作在忙碌的彼此聊著天走開。


童好不禁忍笑,這群八卦。


她走進茶水間,平常跟她沒大沒小的員工鑽了進來。


“童經理,什麽情況呀,裏麵那位我看著有些眼熟呀。”


又有人湊過來道:“什麽眼熟,那是霍家小四爺,我以前在一個活動上,見過他的照片,帥的一塌糊塗的。”


童好淡定的道:“嗯,他還有另一重身份,我男朋友。”


周遭忽然間就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是一副不置信的樣子。


童好左右環視了一圈:“誒,你們這都是什麽眼光啊,是不信呀,還是覺得我不配?”


有人道:“我是嚇到了。”


旁邊人舉手:“加一。”


童好搖頭無語的笑道:“行了行了,趕緊都散了吧,我們要吃飯去了。”


“你就給霍家少爺吃方便麵啊。”


童好挑眉:“有的吃就不錯了,不允許挑挑揀揀。”


她一手拎著暖瓶,一手抱著兩桶方便麵回了辦公室。


身後有人低聲道:“童經理,你這都名花有主了,是不是得請客。”


童好就知道……


“今晚吧,大家一起聚一聚,我請客。”


一眾人這下子可是嗨皮了。


童好重新回到辦公室,霍霆仁上前幫她接過:“怎麽這麽慢。”


“一群八卦問問題呢。”


霍霆仁壞笑道:“那有沒有人誇你眼光好呀。”


“有啊,”童好大言不慚:“我眼光一直很好。”


霍霆仁黑臉:“我是說,有沒有人誇我帥。”


“你帥這事兒,還需要誇嗎,外麵的人又都不瞎。”


這話一說,霍霆仁高興的咧開了嘴。


童好噗嗤一笑,這霍霆仁身上帶著的這份兒天真,真的是霍庭深這種天性深沉的大爺比不了的。


不過這也間接的證明了,霍家把霍霆仁保護的真的很好。


就是不知道這樣的小少爺,抗壓能力如何。


她盯著霍霆仁的臉看了片刻。


霍霆仁湊到了她麵前:“看什麽呢,就這麽看不夠?”


童好放下了手中的東西,伸手捧著他的臉。


“我在想,你這麽帥,我要不要把你藏起來,因為我怕別人會覬覦你。”


霍霆仁湊上前,吻了她。


他道:“不用藏,我們霍家人自帶自我管理功能,認準一個,就不會隨意被旁人撩。”


童好抿唇一笑,抱住了他。


其實感覺挺奇怪的。


以前沒有談戀愛的時候,覺得能配得上自己的男人還沒出生。


可真跟霍霆仁在一起了,才發現,自己各方麵都不足。


她心裏是有些自卑的。


不過……因為霍霆仁看著自己時炙熱的視線,也讓她找補回了幾分。


能夠被一個人如此炙熱的喜歡著,她覺得挺幸福的。


以往的那兩段……算不上感情的感情,此刻在霍霆仁麵前,似乎什麽都不是了。


晚上,霍家別墅。


霍庭深和溫情正在吃飯,霍庭深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在餐桌前接起:“什麽事。”


“三爺,抓到二夫人了,我們的車已經進北城了。”


“帶她來別墅見我。”


“是。”


霍庭深將電話掛斷,表情一派凝重。


溫情沒有聽到電話那頭的人說的什麽,隻問道:“誰要來找你?”


“抓到葉晚落了,我讓少康把人給我帶到別墅來。”


溫情一下子也沒了食欲。


她放下筷子:“從哪兒抓到的?”


“沒問,不過,在哪兒抓到的不重要,抓回來了,才是最重要的。”


溫情心想,這下子,葉晚落隻怕真的是要把牢底坐穿了。


甚至於……可能還會更慘。


想想,這也算是報應了吧。


畢竟,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霍庭深也沒什麽食欲了,他起身道:“我出去透透氣。”


溫情起身,跟在他身邊,自然地拉著他的手,對他笑了笑。


“需要我跟你一起嗎?”


她不確定,現在的霍庭深需不需要人陪。


霍庭深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頂:“我自己去吧,這件事你不必管,吃完飯陪霍霍就可以了。”


溫情點了點頭。


她不會在這時候給霍庭深添堵。


而且,她堅信,雖然痛苦,可霍庭深一定可以很好的處理這件事。


霍庭深回書房帶了u盤後,來到院落裏抽了支煙。


林少康的電話再次打來:“霍總,我們到了。”


“我已經讓佟管家去接你們了,跟著佟管家去地下庫吧。”


他掛了電話,將煙掐熄,大步離開院落。


來到地下庫,一看到他,葉晚落就大喊道:“庭深,救救我,林秘書瘋了,他竟然讓人綁了我。”


霍庭深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了葉晚落對麵,臉色是葉晚落從未見過的森寒。


葉晚落凝眉:“是……是你要抓我回來的?”


她心中打鼓,不好的預感愈發強烈。


他擺了擺手,讓林少康和佟管家退了出去。


地下庫裏,隻剩下霍庭深和葉晚落兩人。


葉晚落被綁在椅子上,分毫也動彈不得。


她聲音裏透著害怕:“庭深,為什麽這樣對我?”


“葉晚落,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把你對霍家所犯的所有罪行,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葉晚落麵色凝重,他知道了?


“庭深,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今天不坦白,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在霍家人麵前坦白了。”


葉晚落望著他,雙眸淒淒:“庭深,你到底在說什麽呀,我不明白。”


“不明白是嗎……”


霍庭深沉聲:“那我就來提醒提醒你,我大哥和我二哥的死亡真相,應該沒有人比你更清楚吧,你為什麽要殺他們,為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