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帶著密碼的U盤
loading...

第508章 帶著密碼的u盤


因為鎖太多,開櫃子的過程,的確費了一番功夫。


傍晚七點的時候,鎖終於全都打開了。


霍庭深讓開鎖師傅們先離開。


他自己站在櫃子前,盯著裏麵的一個小保險櫃和幾排金條。


二哥收集金條,他能理解。


畢竟,他也會存放一些。


可把金條放在保險櫃外麵,未免有些奇怪了。


他將小保險櫃抱出,放在了書房的書桌上。


坐在書桌前,他盯著保險櫃,接連輸入了幾個密碼,結果顯示都不對。


他沉思了片刻後,試著輸入了大哥離世那天的日期。


沒想到保險櫃竟然啪嗒一聲,開了。


這一瞬,霍庭深的心情,忽然就有幾分沉重了起來。


仿佛大哥離世那天,他跟二哥兩人彷徨的坐在大哥房間裏發呆時的心情。


他歎息一聲,伸手將保險櫃裏的東西取出。


保險櫃裏,放著幾個文件袋。


最上麵的一個,不出他所料,果然就是知廉生父的資料。


看到那個男人的個人信息時,霍庭深將資料拍了下來,發送給了林少康,並給他發了語音消息。


“少康,根據這個資料裏的信息,找到這個男人,帶他來見我。”


發完,他將手機放到一旁,打開了第二個袋子。


袋子裏放著一份兒公證過的財產繼承文件。


二哥將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了懷恩。


他揚了揚眉心,這大概就是為什麽,懷恩會這麽愛二哥的理由吧。


他將這份兒文件單獨取出,放在了一旁,打算回去交給懷恩。


底下也是一份文件,是跟上一份兒文件同一天簽署公證過的婚後協議。


內容是,霍庭馳所有的財產,與葉晚落以及葉晚落誕下的子嗣,沒有任何關係。


兩人婚內財產不進行分割,若離婚,或一方出現任何問題,由葉晚落淨身出戶。


葉晚落會在這份兒資料上簽字,倒是讓霍庭深很意外。


這對她來說,根本就是不平等條約。


他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麽,竟然讓二哥忽然間就對這個,他曾經深愛不疑的女人,如此絕情。


霍庭深麵色凝重的拿起了下麵的文件。


一連幾份,都是他自己私下裏玩票時,開的各種小公司的合同資料。


最底下的袋子裏,沒有文件,倒是放了一個u盤。


霍庭深將電腦打開,插上u盤。


可這u盤竟然有密碼。


霍庭深凝眉,一層保險暗格,一層保險櫃,現在再加一層密碼。


二哥藏起東西來,還真是夠縝密的。


他正打算試著破解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溫情打來的,他直接接起。


溫情問道:“你怎麽還沒回來呀,都八點了。”


霍庭深看了一眼時間:“已經這麽晚了嗎?我忙忘了,等我一下,我這就回來。”


他掛了電話後,將桌上的東西收拾好,重新塞進了保險櫃裏,帶著保險櫃一起離開。


出門後,他打電話通知佟管家,讓他來二哥這裏,將二哥藏起來的金條全都收回去,交給霍懷恩處理。


回到家的時候,為了不讓溫情多想,霍庭深沒有帶保險櫃下車。


溫情都已經給霍霍洗完澡了,正準備讓霍霍去睡覺。


見霍庭深進來,溫情不禁道:“你今天怎麽這麽晚,很忙嗎?吃過了嗎?”


霍庭深上前,親了娘兒倆一人一下,這才道:“是有些忙,我還沒吃,你呢?”


“我也沒有啊,一直在等你。”


霍庭深揉了揉她的頭:“以後我要是沒及時回來,你就打電話給我,因為我可能忙的沒有看時間,打不通你就自己吃。”


“我想來著,可我怕你會忙。”


“再忙的事情,也沒有老婆孩子重要。”


他說著,對旁邊的阿姨道:“帶霍霍去休息,我要跟你們三夫人一起用餐了。”


孩子被抱走,溫情有些抗拒的道:“這麽晚了,我都有些不想吃了呢。”


“怎麽了?餓過了?”


“不是,”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我怎麽覺得,我最近有些胖了呢。”


“胡說八道,你這樣要是胖,還讓不讓別的女人活了?”


他說著,強勢的拉著她的手,來到了餐桌邊。


“我不允許你減肥,嗯?”


溫情撇嘴:“都說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哪個男人當著老婆的麵兒,都說老婆身材剛剛好,可是若老婆真的胖了,他們又千方百計的想要出去拈花惹柳。”


“你說的是別的男人,我可不是那種膚淺的人,如果你真的胖了,我會提醒你的。我也希望你因為自己有個好身材,而出門心情愉悅。”


溫情聽到他這樣說,不免開心。


她給他盛了湯,自己也拿起了筷子道:“剛剛你沒回來之前,我跟好好視頻了,我覺得,好好對霆仁好像有些動搖了,因為她提起霆仁的時候,已經不會堅定的說,兩人不合適了,隻是一再的問我,姐弟戀是不是靠譜的。”


“你是一天不聯係她,心裏就缺點什麽了吧?”


溫情知道他在酸,所以故意道:“你怎麽知道的?”


“哼,我還不了解你嗎?如果童好是個男人,興許早就把你搶走了。”


溫情也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嗯,如果好好是個男人,興許我們早就結婚了。”


“嘶,”霍庭深瞪了她一眼。


溫情開懷一笑道:“所以呀,你得慶幸,幸好好好不是男人。”


霍庭深白她一眼:“我倒是覺得,我應該把童好給想辦法踢回她老家了,她在,太影響我的家庭和睦。”


“那你弟弟估計要瘋掉了。”


“他不會這麽沒出息。”


溫情哈哈笑道:“那你就錯了,你弟弟呀,現在完全是陷進去了。”


“童好說的?”


溫情嘶了一聲:“還需要好好說嗎?你不會感覺不到吧?霆仁現在看到我,沒別的事兒,就是打聽好好的喜好,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喜歡成這樣,也是難能可貴了。”


“比起我對你的愛,霍霆仁這小子,還差遠了。”


溫情淺笑,真的是三句話不忘表白呢。


不過……她就喜歡這樣的霍庭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