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隱秘的櫃子
loading...

第507章 隱秘的櫃子


童好故意道:“我幹嘛要好奇?”


霍霆仁不爽:“你這人,就不能偶爾也說一句讓人開心的話嗎?”


童好笑了笑道:“我若好奇了,就能讓你開心了?”


“當然,好奇是因為關心,我就希望得到你一點兒關心,不過分吧。”


“幼稚,行吧,那你幹嘛去?”


霍霆仁一聽她問,心裏瞬間得意,嫌幼稚,不也還是配合了?


“就算你是被動問我的,也算是關心了吧。行,既然你問都問了,我就勉為其難告訴你吧,我明天要去整理我二哥的別墅。”


童好撇嘴,還勉為其難嘞。


“為什麽要你去整理你二哥的別墅?你二嫂呢?”


霍霆仁聳肩:“我二嫂搬出去好一段日子了,我三嫂沒跟你說過?”


“我又不關心你二嫂那種人的事情,你三嫂也沒必要跟我說呀。”


“那種人?在你眼裏,我二嫂是哪種人?”


童好邊吃著東西,邊想了想道:“盛世白蓮,當初,我第一次見到你二嫂的時候,就有那種,大家都是千年老狐狸,跟誰倆裝小白兔呢的不服感。”


“不會吧,”霍霆仁不禁笑道:“你跟我二嫂也沒接觸過多少次,怎麽會有這種想法?”


“女人看女人,有的時候一眼就能看出來了,你二嫂那個人的眼睛裏,臉上,戲都很多,也就隻有男人看不出來罷了。”


霍霆仁點頭:“難道這就是男女之間的區別?說真的,我以前真的沒有看出我二嫂哪裏不好,相反的,我覺得她是好女人中的典範了。也是後來發生了這許多事情,我才慢慢看明白了。”


“這也怪不得你,畢竟女人在男人麵前,很容易偽裝自己。”


霍霆仁有些好奇的道:“那你在我麵前,有沒有偽裝過自己?”


童好斜眼看向他:“你說呢?”


想到兩人見麵就掐的樣子,還有她對自己動粗的樣子,霍霆仁搖頭:“沒有。”


童好也有些心虛,她對霍霆仁多差勁兒呀,霍霆仁到底是哪根筋搭錯了,怎麽可能偏偏就對她動了感情呢?


這實在是太不科學了。


童好吃完後,又陪霍霆仁一起去吃了點東西。


本想著吃完飯,兩人就各回各家了。


可霍霆仁偏要拉著她去看一場電影,說是為了彌補明早不能陪她吃飯的虧欠。


童好倒是覺得,他這都是借口。


當然,她也總結出了一點,霍霆仁這小子,如果真的談起戀愛來,一定會是個粘人的家夥。


次日上午,霍庭深剛在公司開完會出來,手機就響了起來。


見是霍霆仁打來的,他接起。


電話那頭,霍霆仁道:“三哥,二哥這裏我整理的差不多了,二哥的房間我沒給他動,別的該清理的都清理了。”


霍庭深點頭:“整理完了就早點兒回學校去吧。”


“還沒完全整理完,我給你打電話,是想告訴你一聲,二哥書房靠窗那個書櫃後麵的牆上,有一個小門,我覺得,可能是二哥放了什麽重要的東西。”


聽霍霆仁這樣說,霍庭深問道:“鎖了?”


“肯定鎖了的嗎,還好幾層鎖,我在書房裏找了半天,也沒找打鑰匙,不知道會不會在二嫂那裏,我要不要給二嫂打電話要來呀。”


“不用,”霍庭深直接否定了他。


“萬一葉晚落也不知道這個櫃子呢?”


霍霆仁盯著這個設了好幾層鎖的門,有些犯愁:“那怎麽辦,總不能找人來解鎖吧,我看這幾道鎖,五花八門的,可能有些難弄。”


霍庭深沉聲道:“你先把這裏遮好,不要再跟旁人說了,回頭我來解決。”


“那行吧。”


掛了電話後,霍庭深回到辦公室,坐在辦公桌前,沉靜的坐了半響。


二哥在書房裏做的那麽隱秘的櫃子裏,不可能沒有秘密。


如果沒有,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想到之前,那個醫生說的,二哥是用別的男人的蝌蚪……


霍庭深微微挑起眉心。


或許,裏麵會有知廉親生父親的信息,如果能找到知廉的親生父親,那是不是就可以幫知廉脫離葉晚落了?


他按了內線,沒多會兒,林少康走了進來。


“霍總,您找我。”


“看看我接下來這幾天的行程,那一天比較空閑。”


林少康打開了自己手中的筆記本。


“霍總,你周四下午隻有一個一點半到兩點的電話會議。”


“那好,你去聯係幾個比較厲害的開鎖人,讓他們周四下午跟我出去一趟。”


林少康應下後出門。


霍庭深繼續工作,下午忙完後,就先開車去了早教中心。


這個時間,佟管家正在帶著霍霍上早教課。


他趕到的時候,霍霍也剛好結束,父子倆一起去學校接孩兒她娘下班。


溫情從學校一出來,見霍庭深抱著孩子立在大門口,她開心的飛起,一路跑向了兩人。


她將霍霍接過,抱在懷裏,有幾分驚喜的道:“你們兩個怎麽來了。”


“忙完了,就帶孩子來接你了,驚喜嗎?”


溫情用力的點了點頭:“當然咯。”


她在霍霍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幸福之情溢於言表。


霍庭深微微低頭:“我也要。”


見旁側有路過的學生偷偷照相,溫情不好意思的戳了他肩膀一下:“夠了啊,我可還要為人師表呢。”


“嗯,忘記溫老師也是個要臉的人了,那晚上你再好好補償我吧。”


“我說霍三爺,你可真是夠了誒。”


“你看看你,需要的時候叫我老公,不需要的時候,我又成你霍三爺了。”


“這叫愛稱,我叫的跟別人叫的不一樣,”溫情哼了一聲,抱著孩子上了車。


霍庭深唇角始終勾著寵溺的笑。


也對,他的老婆,從來就與眾不同。


周四下午,霍庭深忙完公司的事兒,就離開了。


他帶著幾個技術不錯的開鎖師傅來到了霍庭馳的別墅。


進了書房,拉開了書櫃後,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書櫃後麵的小櫃門。


不大的櫃子上,有四層鎖,密碼的,鑰匙的……


看到這架勢,霍庭深不禁有些驚訝,這是有多大的秘密,才能讓二哥如此大費周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