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隻想為自己著想
loading...

第491章 隻想為自己著想


霍霆仁開著車,往高鐵站趕。


路上還給童好打了兩次電話。


可已經坐上了高鐵的童好,又怎麽會接他的電話呢。


她正逍遙的聽著音樂,別提多開心了。


到了高鐵站,霍霆仁找人查了班次。


去臨海的高鐵,已經在四十分鍾以前發車了。


霍霆仁呼口氣,給童好發了一條微信。


“我查了車次,兩個小時以後,有從臨海回北城的高鐵,我會在高鐵站等你,你自己回來,我接你。如果你不回來的話,我可就去你家登門造訪了。”


童好看完短信,隻嘟囔了一句‘神經病’,就再也沒理會他。


回到臨海後,她給她媽媽打了一通電話後,就去了自己的公寓。


這幾天在北城忙著工作,她已經有日子沒有追劇了。


索性,她去超市買了許多的零食,窩在床上看起了電視。


她爸爸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因為手機調成了靜音,也沒能接到。


臨近傍晚的時候,窩在床上正有些昏昏欲睡,家裏響起了門鈴聲。


童好懶散的下床,來到房門口從貓眼往外看去。


見門外的人,是她老爸,她直接將門拉開。


“爸,你怎麽來了。”


童爸爸冷著臉道:“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怎麽回事兒。”


“我沒聽到啊,手機靜音了。”


她說著,就轉身往屋裏走去。


童爸爸道:“霍四爺,你看,我就說了她沒事兒。”


聽到這話,童好腳步僵了一下,回身。


在看到門口霍霆仁的臉時,童好不淡定了。


“你……你怎麽來了。”


“童好姐,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兒。”


童好……姐?


以前鑽破腦袋想讓他叫一聲姐。


結果他老人家卻傲嬌到了家,理都不理。


今天他倒是開口了,可她怎麽卻隻覺得毛骨悚然呢。


童爸爸生氣道:“好好,這就是你不對了啊,都跟小四爺說好了一起來臨海,怎麽還出爾反爾了呢,我平常就是這麽教你的嗎?”


童好跟爸爸使了個眼色。


可她家父親,哪裏有什麽眼力界呢。


霍霆仁乖巧的問道:“童好姐,那我的事兒,我是跟叔叔談呢,還是跟你談合適?”


童爸爸道:“霍四爺,您還是跟我談吧,好好這孩子,不怎麽記事兒,您的事情我來給您辦,保證會辦妥帖的。”


霍霆仁抿唇:“也好,我這次來……”


“爸爸爸爸,”童好上前,握住了童爸爸的手腕:“霆仁是來辦私事兒的,你出麵不方便,我們都說好了,我來解決,你回去吧。”


“私事就更得我來了,你能解決什麽呀,你看看你現在這副邋裏邋遢的樣子……”


童好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哪兒邋遢了。


她不悅道:“行了,我都說了,我來。”


她強行將童爸爸推到了門口:“你趕緊回去吧,別耽誤我們談正事兒。”


她說完將門關上,轉頭瞪向霍霆仁。


霍霆仁抿嘴,攤手,一副你活該的樣子。


童好瞪他:“你小子是真瘋了是吧。”


霍霆仁上前一步。


童好忙往後一跳:“站住,跟我保持點距離啊,我可不想揍你。”


她說著,往牆邊靠了靠,貼著牆走回了客廳裏。


霍霆仁跟了進來,四下裏打量了一下。


“原來這就是你生活的地方呀,看起來不錯嗎。”


她的客廳很大,牆邊擺放著一個大大的書架,書架上擺滿了漫畫書。


房子有兩間臥室,裝潢都很少女氣。


主臥的床上,擺滿了零食,地上全是零食袋子。


“嘖,怎麽這麽亂。”


童好忙上前,將主臥門關上,走到了客廳沙發邊坐下。


他參觀完後,這才走了過來,坐在了她身旁。


“我口渴了。”


童好轉頭看他,清了清嗓子道:“喝什麽。”


“酒?”


童好蹭的站起:“喝什麽酒,隻有咖啡和水,選一個吧。”


“那就水吧,我今晚可不想再失眠了。”


童好偷睨了他一眼,原來他昨晚也失眠了啊。


她給他倒了一杯水,放在了他身前的茶幾上。


她走到一旁,扯過一把椅子,坐在了茶幾對麵。


霍霆仁凝眉:“離我那麽老遠,是怕我會吃了你不成?”


“小老弟,誤會,誤會啊,我隻是覺得,談事兒就該麵對麵。”


霍霆仁冷眼看向她:“誰是你小老弟。”


“你呀,你剛剛不是叫我童好姐的嗎,這個稱呼我很喜歡,我就適合做你姐姐。”


“童好,你少在這裏油嘴滑舌的,我問你,為什麽逃跑。”


“我哪裏逃跑了,”童好拍了拍自己的椅子:“這裏可是我家,誰逃跑,會回自己的家啊。”


“那我給你打電話,你為什麽不接?”


童好聳肩:“我剛剛跟我爸說的話你沒聽到嗎?我手機靜音啊,再說,之前我給你打電話,你不是偶爾也會不接的嗎。說吧,你找上門來到底要幹嘛。”


“你不知道?”霍霆仁翹起二郎腿:“我要一個結果。”


“我說了啊,我還沒想好。”


“你少敷衍我了,你心裏其實已經打定主意,要拒絕我了,不然你也不會逃跑。”


童好就不明白了,這小子明明什麽都知道,為什麽還要自己跑上門來自取其辱呢。


見她不說話,霍霆仁不悅道:“看來我猜的沒錯。”


童好呼口氣,表情也認真了許多:“霆仁,我認真的跟你說,我跟你,真的沒可能。”


“那你肯定也想好了可以敷衍我的理由了吧,說說吧,我聽聽看。”


童好呼口氣:“好,我不敷衍你,我跟你說我的真心話。霆仁,你比我小三歲,這本就是我無法接受的年紀差距。你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而我卻進入了適婚階段。我需要一個家,你需要一段感情,我們的目的就不相同。


在我看來,你所謂的喜歡不光突然,還不夠成熟。我有我的考慮和擔憂,我怕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忽然像今天明白你並不喜歡雨熙一樣,發現了你對我的感情,其實也不是愛情。到那時候,我已經快三十了,找誰說理去?人都是自私的,我也隻想為自己著想。”


“說白了,你想要的是婚姻,而你覺得這婚姻,我給不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