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太離譜了
loading...

第490章 太離譜了


下午下了班回到家,溫情聽說了霍懷恩搬去霍霆仁那裏的事情。


吃飯的時候,她問霍庭深。


“懷恩怎麽從你二哥那兒搬出來了,是你的意思嗎?”


“是。”


溫情道:“你這樣,不是擺明了要孤立你二嫂嗎,懷恩沒反對?”


霍庭深沉聲:“霆仁以為葉晚落好的名義,勸了她,她也就不會反對了。”


溫情好奇:“你到底為什麽要這麽擠兌你二嫂呀。”


“有嗎?”


溫情撇嘴:“連我這個不喜歡葉晚落的人都感覺到了,你說呢?”


霍庭深放下筷子,讓佟管家將家裏人都支了出去。


看這陣勢,溫情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兒了嗎?”


霍庭深將葉晚落和霍知廉的事情,告訴了溫情。


說不驚訝是假的。


霍庭深拿起筷子,夾菜,塞進了她的嘴裏。


溫情邊嚼邊道:“你二哥也太絕了,怎麽能這樣呢。”


“我二哥做的是不對,可錯不在他一個人,是葉晚落之前把事情做絕,把話說的太過傷人了。”


“那他也不能把自己都綠了吧,”溫情將菜咽下:“如果沒人發現這個秘密呢?那他走了,之前的報複行為,還有什麽意義?他讓別人的孩子,成了你們霍家人,為你們霍家延續了香火,這到底是報複葉晚落,還是報複霍家呢?你二哥是在是太離譜了。”


霍庭深感歎:“我們置身事外,總能把事情看的比較通透,可當時二哥正在氣頭上,已經沒有什麽所謂的理智了。再者,我二哥當時又怎麽會想到,自己會那麽突然的就走了呢。”


溫情歎了口氣,忽然沒什麽心情了。


“你二哥不對,你二嫂也不對,可你說,知廉做錯了什麽呢?這件事裏,最可憐的,也不過就是那個無辜的孩子了。”


霍庭深拍了拍她的手。


“他們兩個的確是胡鬧。可現在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我們這些外人,什麽也做不了。”


溫情看向他,沒做聲。


霍庭深又道:“我已經想通了,這是他們夫妻造成的問題,不管葉晚落和知廉有多可憐,這都不是你跟我能負責的事情,他們必須得自己承擔責任。”


“可你就這樣讓你二嫂離開霍家,真的好嗎?”


霍庭深沉聲:“這是唯一可以讓她們自己承擔責任的方式,不要覺得葉晚落無辜,如果她沒有害死我二哥的孩子,沒有傷害我二哥的心,事情也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溫情望著他,視線有些複雜。


霍庭深問道:“或者,你有別的建議?”


溫情道:“我隻是莫名的想到了小時候,我跟我媽兩個人孤兒寡母無人問津的時候……”


“你放心吧,霍家跟白家不一樣,我們不至於絕情到這種地步,隻要葉晚落足夠的老實,知廉會安然長大的。”


溫情淺笑,葉晚落如何她不管,可知廉,她還是希望他能夠健康長大的。


晚上,霍霆仁洗漱完後躺在床上,給童好打電話。


可是童好沒接。


霍霆仁給她發信息,問她考慮的怎麽樣了。


童好隻回複了四個字:“還沒想好。”


他之後再給她發送信息,就再也沒有音信了。


霍霆仁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失眠了。


童好又何嚐不是。


她現在覺得心裏發慌,甚至還有點兒鬧心。


這個霍霆仁,簡直就是她的克星啊。


好好的計劃,都被他給打亂了呢。


第二天早上,溫情來到學校,剛準備要開始工作的時候,就接到了童好的電話。


童好正在高鐵站,準備要回老家。


溫情覺得很是突然。


“回去?你之前不是說要在北城呆一段時間的嗎?”


童好不是很會騙人,隻能揶揄道:“原來是這樣定的,可現在不是有點兒事情要回去處理嗎,我也不想走,可不走不行呀。”


“那這邊的工作怎麽辦?”


“我爸會安排人來接替我的。”


溫情有些舍不得:“你這女人就會詐我,早知道你隻來住這幾天,我肯定天天都跟你約會啊。”


“可別,你家三爺,還不得恨死我呀。”


聽到這話,溫情不禁一笑。


“我這會兒已經開始上班了,就不去送你了,你到了家,給我打電話吧。”


“知道了,放心。”


掛了電話後,童好鬆了口氣。


左右想來,還是回去避一段時間。


小男孩兒的感情嗎,總是來得快,去的也快的。


等那小子過了這段時間,也就沒事兒了。


到時候,她就當做什麽也沒發生。


完美。


溫情拿著學校新下的文件,去了教室開會。


開完會剛出來,霍霆仁就追了出來。


“三嫂,三嫂,你走路怎麽這麽快。”


溫情停住腳步看向他:“我還有別的工作呢,怎麽了?”


“找你有事兒唄。”


“那行,出去說吧。”


兩人離開教學樓後,邊往辦公樓的方向走,溫情邊道:“什麽事兒?”


“關於童好的事情。”


“好好?”溫情問道:“你也知道了?”


霍霆仁納悶:“知道什麽?”


“好好要回臨海市的事情啊。”


霍霆仁站定腳步:“她要回去?什麽時候。”


“你不知道啊,”溫情恍然:“我還以為你就是來告訴我這事兒的呢,那你要跟我問好好的什麽事兒?”


霍霆仁有些著急:“三嫂,你先跟我說,她什麽時候說要回去的?”


“一個小時以前,她人在高鐵站給我打的電話啊。”


“她回去幹嗎?”


溫情搖頭:“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她就說是有事兒,要回去一段時間。”


“那她什麽時候回來?”


溫情搖頭:“最近應該不會回來了吧,不然她也就不用給我打電話了。她說這邊的工作,要交接給別人來做了。”


霍霆仁一聽,轉身撒腿就跑。


這個女人,竟然要逃跑嗎?


溫情盯著霍霆仁的背影喊道:“臭小子,你幹嘛去呀,不是有好好的事兒要問我的嗎?”


可霍霆仁哪裏還有心情回答她的話,人都已經跑沒影兒了。


溫情納悶,霍霆仁這臭小子,今天怎麽就怪怪的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