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你是來勸我的?
loading...

第486章 你是來勸我的?


霍庭深麵帶冷漠的看著她。


葉晚落滿臉都是淚痕,仰頭道:“我跟你二哥結婚後,就按照他的要求,從公司辭職了,我已經從這個社會上脫軌了,就算是要我離開霍家,總也要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找到工作,不是嗎?


當初是你二哥逼我辭職的,知廉那個孩子,也是在你二哥的設計下才有的,你們霍家,難道一點責任都不需要承擔嗎?”


霍庭深沉思片刻後道:“你隻有三個月的時間。”


葉晚落閉目,絕望的點了點頭。


在霍庭深拉開門的時候,葉晚落忙又道:“庭深,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


“不能。”


葉晚落在他走出去的同時忙道:“不要讓懷恩知道我跟庭馳的事情。”


霍庭深停住腳步。


葉晚落道:“我離開以後,不會再聯絡懷恩,懷恩那麽愛庭馳,我不想讓她心中的美好,被破壞掉。”


霍庭深沒有做聲,關門離去。


葉晚落呼口氣。


幸好,他查到的,隻是知廉的身世……


霍庭深出門,下樓來到霍知廉的病房外。


霍懷恩還在。


霍庭深凝眉,這個蠢丫頭。


他推開門進去。


見到他,霍懷恩臉色並不好看,話都不願意跟他說一句,就別扭的別過頭。


霍庭深走過去,看了病床上已經睡醒的霍知廉一眼,問照顧的護工。


“他情況如何?”


“三爺,小少爺情況一切安好。”


霍懷恩冷哼道:“這裏就不勞三爺多操心了,你還是回去照顧你那如花美眷去吧。”


霍庭深對護工道:“你先出去吧。”


護工恭敬的離開。


霍庭深走到窗戶旁,轉身麵對霍懷恩。


霍懷恩斜了他一眼,並不開心。


霍庭深轉身背對著她,看向窗外。


“從明天開始,你搬去你四哥那裏住,我會讓你四哥給你留一個房間的。”


“為什麽?”霍懷恩站起身,走到霍庭深身旁。


“若不說為什麽,難道你還打算不搬?”


“我為什麽要無緣無故的搬住處?你們都不管二嫂了,如果我也不管,那二嫂她……”


“霍懷恩,”霍庭深打斷了她。


霍懷恩看到他淩厲的眼色,垂眸,片刻後,她又伸手去拉住了霍庭深的手腕:“三哥,你到底是怎麽了,我真的不明白,二嫂她做錯了什麽,你為什麽非要跟她過不去呢。”


霍庭深隻道:“如果你執意不聽我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但以後,你可千萬不要後悔。”


他將霍懷恩的手鬆開,往外走去。


霍懷恩追了兩步:“三哥,三哥……”


可霍庭深壓根兒就不理會她。


她呼口氣,三哥越來越不像三哥了,到底發生什麽了。


猶豫了片刻後,她撥打了霍霆仁的電話……


中午,霍庭深剛忙完公司的事情回到辦公室,就看到霍霆仁在。


他徑直走到辦公桌前,將文件放下後坐下,邊翻看文件邊道:“來幹嘛了?”


霍霆仁起身,走到了他的辦公桌前。


“三哥,懷恩給我打電話,說你非但不讓她管二嫂的事情,還讓她搬出二哥那裏,她聽起來很委屈,想讓我勸勸你。”


霍庭深合上文件,抬眸睨向他。


“所以,你是來勸我的?”


霍霆仁笑道:“我能勸得了你?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好嗎。”


“那你來幹嘛?”


霍庭深拉過椅子,坐在他桌子對麵。


“三哥,其實我也想不明白,你為什麽要這樣做?你讓我去收掉二哥在外麵的別墅,我也覺得,這樣做挺不近人情的,就算二哥臨走前,跟二嫂關係不睦,可他們終究夫妻一場……”


霍庭深看著他的眼神淩厲了幾分。


這小子,還說不是來勸他的。


看到霍庭深的眼神,霍霆仁立刻噤聲,眼力界他還是有的。


霍庭深揚眉:“不說了?”


霍霆仁嗬嗬一笑:“再說,恐怕要挨打了吧。”


霍庭深將視線移開,翻開了手中的文件夾後,再次合上。


“知廉不是二哥的兒子。”


“什麽?”霍霆仁一聽,拍桌而起。


“坐下。”


霍庭深說完,霍霆仁立刻坐下,可卻一臉不置信的道:“三哥,你調查清楚了嗎。”


“不調查清楚,我為什麽要信口雌黃?”


“二嫂瘋了嗎?”霍霆仁麵帶憤怒:“二哥對她那麽好,她怎麽能做這種事情呢,難怪二哥後來對她那麽差,原來竟是因為……”


“這件事,也算不得她的錯。”


“三哥,你把我說糊塗了。”


霍庭深沉聲,他今天上午一回到公司,就找過之前霍庭馳的醫生。


葉晚落的話,已經被得到了證實。


霍知廉,的確是二哥報複和控製葉晚落的籌碼。


所以嚴格意義上說起來,這件事,算不得葉晚落的錯。


見他沒做聲,霍霆仁又問道:“三哥,到底是怎麽回事兒呀。”


霍庭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霍霆仁。


霍霆仁聽完,恍惚想起什麽。


“三哥,你還記得嗎,去年我跟你說過,我去見二哥的時候,二哥家裏有些不對勁,還有醫生在,當時我還擔心是二哥的健康狀況出了什麽問題,現在想來……難道就是二哥在報複二嫂?”


霍庭深淡定道:“大概吧,二哥已經不在了,這些事情,已經沒法兒證實了。”


“三哥,現在怎麽辦?”


“我已經給葉晚落下了最後的通牒,她會在三個月內,搬出霍家,與我們脫離關係。”


“這……會不會有些過分?”


霍庭深看向他:“放心吧,隻要她不惹事,我會保證她的吃穿用度的,畢竟是二哥的妻子。”


“那……懷恩那邊,怎麽說合適?”


“葉晚落說為了二哥,並不想讓懷恩知道這件事兒,所以你自己想辦法對付過去吧。”


“啊?”霍霆仁歎了口氣,這可是個很難的差事呢。


霍庭深望向他:“自己搞定,你還有別的事兒?”


“沒了。”


“沒了還不走,等著我請你吃午飯?”


霍霆仁撇了撇嘴,站起身。


他想到什麽似的,又按住了桌子問道:“三哥,我想問你一個感情方麵的問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