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脾氣太好了,也是病
loading...

第480章 脾氣太好了,也是病


“三爺?”


看到霍庭深的表情,佟管家不免擔心,叫了一聲。


霍庭深望向佟管家,“一會兒你再跑一趟鑒定中心,我要調查一件事。”


“是,三爺。”


霍庭深一直以為,霍庭馳當初知道自己在做親子鑒定,是因為派人監視了他,可現在才知道,原來並不是……


他走到病房門口,冷睨著裏麵的葉晚落,最後轉身離開。


他去找溫情,進入了霍知廉的病房。


溫情見他回來,起身:“怎麽樣?”


霍庭深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沒事。”


“真的沒事兒?”


“我騙你做什麽,”他隻有在看著她的時候,心情才會稍微好一些。


“你去了這麽久,我還以為,有什麽問題呢。”


她說著,轉身重新坐回了床邊。


“畢竟孩子還這麽小,受到這種傷害,也的確令人擔心。”


霍庭深望向了床上的孩子。


如果現在告訴溫情,那個孩子……


他搖了搖頭,算了:“沒事,我就是出去抽了一支煙而已。”


溫情回頭:“你說,這事兒我們跟不跟葉晚落說?”


“不用,反正她現在的情況,說了也幫不上忙。”


說了,難道讓葉晚落利用孩子來演戲嗎?


“可我們不說,懷恩呢?她若是哪天回了家,發現孩子不在家裏,家裏人也會說的吧,再說,知廉胳膊上的傷口瞞不了人的。”


霍庭深淡定道:“知道又如何?她葉晚落做為母親,卻無法照顧自己的孩子,是她的錯,與我們有什麽幹係嗎?別想這麽多,也別認為自己照顧不周,自己的孩子,本來就該由自己照顧。”


霍庭深走到沙發邊坐下,連二哥都不管的孩子,他為何要管?


想到二哥這一生什麽也沒能留下,霍庭深心裏的惱怒,旁人已是無法理解。


溫情的擔心很快就發生了。


不過一個多小時候,霍懷恩就重新回到了醫院。


站在病床前,看到霍知廉受傷的樣子,她當即就哭了。


她一臉委屈的望向霍庭深:“為什麽會這樣,三哥,你……”


“閉嘴,”霍庭深冷睨向她:“為什麽會這樣,你該去問你的好二嫂,她若不要自殺,也不會害自己的孩子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二嫂生病了,她是沒有辦法,她已經住進醫院了,你為什麽不多派人照顧好懷恩,他還這麽小,胳膊上的傷疤會留一輩子的。”


“所以呢?”霍庭深目光帶著幾分質問:“你在怪我?”


霍懷恩看到霍庭深的眼神,搖了搖頭:“不知道為什麽,三哥,我覺得你變了,你變的冷漠,變的狠毒,變的一點兒也不像霍家人了,你明知道知廉是二哥在這世上唯一的骨血,二哥不在了,你就不能……”


“霍懷恩,”霍庭深冷聲打斷了她:“不要在這裏跟我道德綁架,你若對我看不順眼,就把你心裏的意見保留,沒人想聽你的意見,我是好是壞,自然也輪不到你來管。”


溫情覺得有幾分驚訝,她沒想到,霍庭深會對霍懷恩說這番話。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她,站起身,走到了霍庭深的身邊。


她扯了扯霍庭深的衣袖,對他搖了搖頭。


霍懷恩心裏有怒火沒有地方發泄,看到溫情,她立刻道:“你別假好心了,我三哥會變成這樣,跟你也脫不了幹係,都這樣了,你還在我麵前演什麽戲。”


溫情望著她,諷刺的一笑。


果然,是人都愛捏軟柿子。


脾氣太好了,也是病。


“霍懷恩,你要是有意見,就滾出去找你的二嫂發泄,少在這裏對我的妻子頤指氣使,你還沒有這份資格。”


“是,我沒有,我滾,行了吧,”霍懷恩冷睨了這兩口子一眼,轉身就往外走去。


溫情在她開門的時候,嗬斥道:“站住。”


霍懷恩停住腳步:“怎麽,你還嫌不夠風光嗎?還想跟我說什麽?”


溫情走到她身前:“霍懷恩,既然我們都不是人,就你自己善良,那從現在開始,知廉就交給你這個姑姑照顧了,你不用滾,我這個惡毒的三嬸滾。”


她說完,走到沙發邊,將自己的包拎起,頭也不會的開門離開了。


霍懷恩頓了一下,轉頭看向床上的霍知廉。


她……她那裏會照顧孩子。


霍庭深也往門口走去,冷漠的看向霍懷恩道:“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們都是非不分,我們都心狠手辣,整個霍家,就你一個人善良?”


“我沒有這麽說,我隻是希望你們不要對二哥留在這世間最親近的人……”


她話都還沒有說完,霍庭深就諷刺一笑:“最親近的人?我告訴你霍懷恩,二哥走之前,最親近的人,是我,是你四哥,是你,其餘之外再無旁人。我們霍家怎麽會有你這種,被人賣了還幫人點錢的蠢貨,真是恥辱。”


他拉開門,離去。


霍懷恩咬唇,三哥這話什麽意思……


她怎麽糊塗了呢。


正在等電梯的溫情,見霍庭深也來了,不禁蹙眉道:“你怎麽也出來了。”


“有事,要回公司。”


溫情無語:“那你怎麽不早說呀。”


“早說又怎樣?”


“早說我就不走了呀,她一個人哪兒行啊。”


霍庭深不禁一笑:“刀子嘴豆腐心。”


“是你妹妹說話太氣人了,”她往病房的方向看了看:“我們都走了,她沒有照顧孩子的經驗,肯定不行的,要不把佟管家叫來吧。”


“她不行也得行,”霍庭深冷聲道:“逞強的時候,可是沒人比她更能耐的。”


溫情無語:“行了,別說這些了,先給佟管家打電話吧,你去公司,我在這裏等佟管家來了再走。”


“佟管家有事兒,忙去了。”


電梯門打開,霍庭深直接拉著她的手臂,將她帶進了電梯。


溫情沉聲,大話都說出去了,自己再灰溜溜的回去,也的確不合適。


跟他來到公司樓下後,溫情看著他問道:“你今天對懷恩的態度有些奇怪,是不是發生什麽事兒了?”


霍庭深望著她,平靜的道:“是有些事情,咱們霍家,要清理門戶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