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有我在,沒事了
loading...

霍庭深走到她身前,將花遞給她:“恭喜你,答辯結束。”


她伸手將花接過:“謝謝。”


“怎麽有氣無力的,答辯不理想嗎?在我看來,你可是任何時候都不會發揮失常的人。”


她極力的控製自己的情緒,抿唇笑了笑,沒有做聲。


霍庭深凝眉:“看來你真的有事,怎麽了?”


溫情有些驚訝,能夠從她表情裏就看出來她有心事的人,他是第一個。


因為越是痛苦的時候,她越會因為不知所措而偽裝自己,讓自己看起來與平常人沒有什麽不同。


媽媽說過,世界上最強悍的,不是鋼鐵,而是人的心。


你的心有多堅強,你的世界就可以有多堅強。


媽媽還說,不要讓人輕易看出你的軟弱,那樣,你會變的很好欺負。


她包裏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低頭,打開自己的包,無力的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見是高默然打來的,她直接將電話掛斷,扔回了包裏。


她還沒有想好要如何麵對他。


霍庭深挑眉:“不接嗎?”


“不想接。”


她深吸口氣:“謝謝你的花,我先回去了。”


她說完,便要進屋。


霍庭深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到底怎麽了?誰欺負你了。”


他的聲音很威嚴,讓她忍不住回頭看向他。


見她眼眶裏的霧氣在閃,他凝眉:“說話,你不開口,誰能幫你?”


她揚著一雙楚楚可憐的美眸:“你的懷抱,還能借我用一下嗎?”


她說完,上前,一手捧著花,一手環住了他的腰,將自己的臉頰貼在了他的肩前。


那一瞬,她真的覺得,如果繼續一個人的話,會瘋掉。


在他懷裏,她用力的平靜著自己的情緒。


她的懷抱好溫暖,好溫暖。


“霍庭深,你能不能,摸摸我的頭,告訴我,沒事了。”


霍庭深低頭看著懷裏的她,竟莫名覺得心疼。


他一手環住她的腰,一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發,下巴抵在她頭頂:“有我在,沒事了。”


她的心髒一縮,眼眶裏的淚終於忍不住滑落。


是啊,如果媽媽還活著,也會這樣安慰她的吧。


如果爸爸……隻是一個平凡的,愛她的爸爸,這種時候,大概也會告訴她,‘別怕,天塌下來,還有爸爸呢。’


沒事了,會沒事的。


她微微轉頭,將眼睛在他懷裏蹭了蹭。


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她的淚水。


可是在他麵前,她似乎總是有些控製不住。


包裏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她沒有理會。


霍庭深問道:“是那個高默然又欺負你了?”


“你知道嗎,”她悠悠的開口:“我真的,真的特別的努力,別人都說我聰明,說我有學習的天分,可隻有我自己知道,哪兒來的天分,我明明全靠咬牙堅持和瘋了一般的努力。


別人玩兒的時候,我在打工。別人睡覺的時候,我在學習。我之所以這麽努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實現自己的夢想。可是現在,他們連我唯一的夢想也踩碎了。”


“他們?他們是誰?”霍庭深緊緊的抱住了她,心中有了怒火。


“校長,她讓搶我男朋友的女人,頂替了我留校任教的資格。”


霍庭深眉眼微挑,膽敢招惹她的,原來是眼睛長在頭頂上的高家兒媳。


“如果我是因為成績不好,或者能力不足才被頂替的,我認,可現在的情況,讓我無法理解,為什麽有錢有權的人,可以這樣踐踏別人的未來。”


溫情想到什麽似的,從他懷裏離開,往後退了兩步,看向他。


“怎麽了?”


溫情呼口氣:“我差點忘記了,霍庭深你也是個不折不扣的資本家,你會偶爾去見我們校長,那就證明,你們的關係應該還不錯吧。”


她搖頭:“我竟然會找你傾訴這些,你現在心裏,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


霍庭深挑眉:“你這是傾訴完了,要過河拆橋了?先來求安慰的人,可是你。”


“抱歉,是我的問題,我剛剛沒把你當成霍庭深,我隻是……”她歎口氣:“算了,我今天情緒不太好,不太適合說話,霍庭深,你還是先回去吧。”


她轉身要進屋,霍庭深抱懷:“溫情,我一直以為你很聰明,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她回頭,看向他。


他勾唇:“你連放在眼前的機會都不會抓嗎?”


她凝眉,思索了片刻。


霍庭深盯著她,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早就撒嬌賣萌的求他幫忙了。


可她倒好,竟然傷心完就把他當成敵人的同夥了。


他現在真想撬開她的腦袋,看看裏麵到底是裝了些什麽。


“我看你是念書念成書呆子了,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我可以幫你?別忘了,我還欠著你一個條件。”


溫情知道,這話很誘人。


可是她心裏也很清楚,她跟霍庭深之間的來往,必須終結。


如果一直這樣沒完沒了的糾纏下去,隻會越來越亂。


她從來沒有求過誰的安慰,可是在霍庭深的麵前,她卻不自覺的就這樣做了。


不得不承認,這是個有魅力的男人,他能輕而易舉的讓她放下防備。


可是,放下防備之後呢?


她害怕未來會受到傷害,所以,她寧可縮回原地,守護好自己。


她望著他,眼神裏帶著疏離:“你不欠我什麽,如你所說,那天晚上,是我主動的,所以,我不會利用自己的失誤,讓你買單。我還是那句老話,霍庭深,請你跟我保持好距離吧。


如果你是覺得,我跟你認識的女孩子們不一樣,想要把我當成獵物來獵奇的話,那請你放棄這樣的想法,因為你們的遊戲,我玩兒不起。我這輩子,都不會跟你們這樣的有錢人有什麽瓜葛的。”


聽了她的話,霍庭深側頭一笑,這個女人表現的不能再明顯了。


她是真的嫌棄他。


可是,這個小丫頭未免太高估她自己了。


難不成,她說讓他放棄,他就會真的放棄?


開玩笑,他可是霍庭深。


他抱懷,坦然一笑:“你之所以這麽抗拒有錢人,抗拒我的靠近,難道是因為白家?”


她凝眉,他已經好久沒有提起過白家這茬兒了,今天怎麽又……


“怎麽,難道你是害怕自己做為白家私生女的身份被發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