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顧慮一下單身汪的感受行嗎
loading...

第465章 顧慮一下單身汪的感受行嗎


霍霆仁高冷道:“誇張。”


童好傲嬌的道:“小老弟,我可是跟你說了啊,我難得這麽熱情,過了這個村兒,可就沒這個店兒了,真不用?”


霍霆仁將目光落到了溫情的身上。


“她真能行?”


“我是覺得,我肯定做不到,因為,雲熙也好,雨熙也好,都是韓叔叔的女兒,韓叔叔又是二叔的故友,他把兩個女兒托付給我們照顧,我們不能傷了任何一個。


但……好好立場不同,在幫你接觸雨熙的這件事兒上,她沒有什麽私心,應該是比我和你三哥靠譜的。當然,我還是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你的坦誠,你最好告訴雲熙,你對她沒那方麵的感覺,別拖別人。”


“你以為我沒說呀,”霍霆仁搖頭:“周一那天我就跟她說了,我說讓她少來找我,如果她是想要跟我交往的話,就更別想了,因為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可她還來,我能怎麽辦呢?”


溫情看向童好:“那你就真的隻能找你好姐姐幫忙了。”


霍霆仁嫌棄的看向童好。


他不是特別信任她。


童好聳肩,一副你愛用不用的樣子。


霍霆仁點頭:“那行吧,不過我可提前說好了,我不會叫你姐的。”


“憑什麽呀,我就這一個要求。”


霍霆仁也擺出了一副傲嬌的模樣:“那就改個別的要求。”


“嘖,你傻呀,這是最容易實現的條件了。”


“我不需要姐姐,也不會承認你是我姐的。”


溫情凝眉,也是想不通,他幹嘛這麽糾結於這件事兒。


好好本就是比他大,叫聲姐姐,好像也不吃虧吧。


這小子,最近她倒是越來越看不透了。


童好無語:“那行吧,以後你要請我吃飯,吃……十頓。”


霍霆仁爽快點頭:“成交。”


童好對溫情道:“行了,他的事兒說完了,說說咱們的事兒吧。”


溫情納悶:“咱倆什麽事兒啊。”


童好拍了拍那一打酒:“這個,走一個?”


溫情正猶豫著呢,霍霆仁道:“三嫂,你還是小心點兒吧,萬一一會兒我三哥來了,肯定罵你。”


“呸呸呸,”童好擺手:“天高皇帝遠的,再說又不多喝,就一瓶能怎麽滴。”


她話音才落,身後就傳來一陣令她冷颼颼的聲音。


“別說一瓶,一杯都不行。”


溫情和童好都很驚訝的,看向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的霍庭深。


霍庭深走到溫情身側,拉過椅子坐下。


他不悅的看向童好:“你上輩子,是不是被酒饞死的,怎麽每次溫情出來見你,都非得喝酒?”


童好尷尬:“三爺,你這話說的,我都不知道怎麽接了,其實姐妹兒之間一起喝個酒,不是挺正常的嗎。”


霍庭深的手搭在溫情的肩上:“她什麽酒量,別人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童好眨巴眨巴眼:“那我還是自己喝吧。”


她說著,開了一瓶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霍霆仁看到童好被三哥嚇的灰溜溜的樣子,不禁覺得解氣。


看到他嘲笑的目光,童好剜了他一眼,湊近他,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低聲嘀咕道:“小老弟,你這嘴是不是開過光呀。”


“你怎麽罵人呀,”霍霆仁不禁起了腔。


童好直接掐了他胳膊一下,讓他閉著嘴小點聲。


接著,她在他耳畔又低聲道:“我的意思是,你說話太靈了,剛說完你三哥來的話,他就真出現了。”


這時,溫情也看向霍庭深問道,“你怎麽找到這裏來的,司機的車不是停在路口了嗎,他也不知道我們是來的這一家呀。”


霍庭深看向霍霆仁:“我有個好弟弟,對我盛情邀請,我總不能辜負了他的心意。”


童好瞠目結舌的看向霍霆仁。


心中給他頭頂扣上了倆字。


叛徒。


霍霆仁已經知道童好怕他三哥了,自然也就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


“你瞪我幹嘛呀?我三哥來,你不歡迎呀。”


童好臉上掛著皮笑肉不笑的笑意道:“怎麽會呢,我當然是由衷的歡迎,我就是覺得,你這事兒做的不厚道,你早說三爺要來,我就不請他來大排檔了,三爺可是我家的大財神,我得請他吃好的呀。”


霍霆仁哼道,“我是我三哥的弟弟,你要真這麽尊敬他,對我好點兒就行了。”


“兩碼事兒,你是我閨蜜的小叔子,三爺是我閨蜜的老公,兼我家財神大人,你比不了。”


一聽這話,霍霆仁倒是不爽了。


溫情湊到霍庭深耳畔道:“這兩人,掐了一晚上了,我耳朵都疼。”


霍庭深抬手捂住了她的耳朵:“那就不要聽,由著他們自己分辨去吧。”


他溫柔的動作,立刻吸引了對麵兩人的注意。


霍霆仁無語的啃了一口肉。


童好嫌惡道:“拜托,你們兩位也顧慮一下單身汪的感受行嗎?”


“單身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我們明明有愛可秀,為什麽要考慮你們的感受,考慮了你們的感受,誰來考慮我們的感受?有愛就要表達,不能忍。”


童好讚歎的鼓了鼓掌。


“真沒想到,您竟然是這樣的霍三爺,我可真是孤陋寡聞了。”


溫情不好意思的道:“行了啊,別埋汰人。”


“我是在替自己心寒,”她抬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我隻是一個幼兒園畢業幾百個月的孩子,為什麽要看這些。哎,我還是喝酒,擼串吧。現在看來呀,閨蜜什麽的靠不住,啤酒肉串可解憂。”


溫情挽著霍庭深的胳膊,故意道:“看來,你的出現,刺激到我們家好好了呢。”


“她是別的男人家的,我才是你家的,搞搞清楚。”


童好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雙重暴擊啊,你們還能不能讓我們愉快的吃個晚飯了。”


霍霆仁這會兒倒是平和了,對童好道:“你這才哪兒到哪兒,我可是幾乎天天都被虐。”


童好抬手,一本正經的撫摸了一下霍霆仁的頭:“可憐的孩子,你是怎麽熬過來的。”


這舉動,讓對麵霍庭深不禁感歎。


童好和溫情呀,還真是絕配的一對閨蜜。


都沒怎麽長腦子。


她這麽摸了霍霆仁的腦袋,霍霆仁要炸毛的。


可是意料之外的,霍霆仁竟然隻是抖開了她的手,道:“你懂不懂得什麽叫習慣成自然?看多了,免疫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