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沒教好你,是我失職
loading...

第458章 沒教好你,是我失職


溫情問道:“雨熙學校的事情已經安排妥當了嗎?”


霍庭深看著她,露出一絲笑:“還有我霍庭深出麵擺平不了的事情嗎?”


溫情撇嘴:“對,你牛,整個北城,霍三爺最牛,行了吧。”


霍霆仁打趣道:“三嫂,虎才是山中之王呢。”


溫情看著霍庭深莞爾道:“你虎……這話可是你弟弟說的,不是我說的。”


霍霆仁無語:“三嫂,沒你這麽借刀殺人的啊。”


霍庭深哼了一聲,瞪向霍霆仁:“讓你剛剛多嘴。”


霍霆仁嘖了一聲:“對對對,是我沒腦子。”


霍懷恩插不上嘴,隻好好奇的問道:“誰是雨熙呀。”


桌子上的人都沒做聲。


她嘟了嘟嘴,看向霍霆仁:“四哥,問你呢。”


“哦,原來你是問我呀,那你問問題之前,是不是應該加個稱呼?不然這裏這麽多人,誰知道你問誰。”


霍懷恩覺得,這裏的每個人,都在針對她。


霍霆仁道:“雨熙是以前跟二叔組樂隊的韓叔叔的第二個女兒,中韓混血的,要來北城學民族舞。”


霍懷恩垂眸:“我常年不在國內生活,你們認識的人,我都不認識……”


她鬱悶的用筷子戳了戳碗裏的米飯。


溫情抬眸看了她一眼。


的確,即便是親兄妹,如果長時間不生活在一起,也是沒有共同語言的。


霍庭深沒有搭理霍懷恩,隻是又對霍霆仁道:“她剛來中國,對這邊的環境不夠熟悉,你做為哥哥,多幫幫她,在她開學前,也帶她去熟悉一下她們學校的環境。另外,把你電話留給她,有事兒讓她找你。”


霍霆仁反問道:“留我的嗎?”


“當然要留你的,我每天公司裏那麽多事情,恐怕也沒太多精力管她,總要給她留一個霍家人的號碼,好讓有需要的時候能找到我們,也能讓韓叔叔安心。”


“行吧。”


溫情邊吃著東西,不禁偷笑。


霍霆仁這小子,有些不對勁呢。


吃過飯後,霍霆仁也沒多做停留就要走了。


他出門前,見霍懷恩還坐在沙發上,回頭問道:“霍懷恩,你今晚要住這兒?”


“不啊。”


“那還不走?”


霍懷恩忙起身,對霍庭深道:“三哥,那我先走了。”


霍庭深沒理她。


霍懷恩心虛,垂眸跟著霍霆仁離開了。


他們走後,溫情問道:“你怎麽不理懷恩?”


霍庭深用遙控器換台,“你說呢?”


“是因為我吧。”


霍庭深看著她,不禁笑道:“知道還問。”


“我覺得,懷恩好像還挺在乎你的想法的,今天你走了之後,她主動留在這裏等我,補課的時候還問我身體怎麽樣,說你不跟她說話的樣子,嚇到她了。”


“哼,不理她,是讓她有充足的時間去反思的,她該慶幸,她是霍家人,不然我會饒得了她嗎?”


溫情湊到霍庭深身側,手挽住了他的胳膊,枕在他的肩頭。


“我家男人為了自己的老婆,大義滅親啊。”


霍庭深哼道:“現在知道,你老公有多疼愛你了吧。”


“謝謝老公。”


“哼,真想謝我,以後就在各個方麵,好好表現吧。”


溫情鬆開他,坐起瞪他:“你怎麽還……”


他伸手就重新將她按在了自己的肩上:“就這麽說。”


溫情拍了他胳膊一下,枕著他的肩頭,聲音裏帶著笑意:“你怎麽還踩著鼻子上臉呢。”


“希望自己老婆對自己好點兒,有錯嗎?”


“我以前對你不好嗎?”


霍庭深低聲道:“好是好,就是在某些方麵……放不開,你懂的。”


他自然抱起雙臂:“我不要求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但特別希望你有兩副麵孔,該嫵媚嫵媚,該清純清純。”


溫情用力的掐了他胳膊一下。


他吃痛,嘶了一聲:“你真掐呀,算了算了,沒能調教好你,是我的失職,我以後繼續努力就是了。”


溫情坐起身,“我們還能不能愉快的聊會兒天了。”


“如夫人所願,來,繼續聊,靠過來。”


溫情不禁一笑,他這副幼稚的樣子,恐怕全世界隻有她一個人見識過吧。


不過……這樣倒也不錯。


第二天早上,霍懷恩八點就來了。


她一進屋,就環視房間,看到霍庭深,她走過去,主動道:“三哥,早上好。”


霍庭深沒看她,沒應她,隻從餐桌前站起身,跟身側的溫情道:“我先去公司,中午不回來吃飯了。”


溫情點頭:“嗯,知道了。”


霍懷恩站在原地,鬱悶的看著出了門的霍庭深。


溫情看了霍懷恩一眼,不禁抿唇:“吃早飯了嗎?”


霍懷恩在溫情對麵坐下:“我三哥怎麽還沒消氣呀,他的氣性怎麽比女人還大呢。”


溫情笑了笑,沒做聲,低頭喝了口豆漿。


霍懷恩望著溫情道:“溫情,你……幫我跟三哥說說唄,我昨天又不是故意的,到底要被冷落到什麽時候呀。”


“你三哥可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人。”


霍懷恩不服:“你這分明就是找借口不想幫我,三哥分明最聽你的。”


“誰說的?”


“四哥和……”她努嘴,將二嫂兩個字咽回肚裏,看了佟管家一眼:“佟管家都這麽說的。”


溫情聳肩:“我昨晚跟他說過了,讓他原諒你,跟你和睦相處,可事實證明,他並不聽我的。”


霍懷恩癟嘴,難不成做錯了這麽點事情,還得被三哥記恨一輩子?


那她也太冤枉了吧。


霍庭深出了家門後,沒有直接去車庫,而是來到前院霍庭馳的住處。


他進了院落後,讓人去把葉晚落叫了出來。


霍庭深會主動找她,葉晚落很是高興。


這還是她回來後,第一次見到他。


“庭深,這麽早,你怎麽會過來的。”


霍庭深冷淡的看著她。


可這並不影響葉晚落的熱情:“進屋裏坐會兒吧。”


“我長話短說,你好好聽著,”霍庭深聲音冷淡到了極致。


葉晚落點了點頭:“嗯,你說。”


“如果你想安安穩穩的留在霍家,繼續做你的二夫人,那你就老老實實的,不要打歪主意。”


葉晚落咬唇:“庭深,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怎麽,想讓我把難聽的話,挑明了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