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請節哀
loading...

第444章 請節哀


霍家兄弟和葉晚落都陷入了巨大的悲傷之中。


隻剩溫情一個清醒的人,可她不知道該做些什麽。


在三人中間徘徊了一會兒後,溫情隻好給佟管家打了電話。


得到消息趕來的佟管家,也沒比霍家人好過。


他忍著悲痛,配合醫護人員,將遺體送到了太平間,辦理遺體保存手續,開具死亡證明。


第二天一早,已經在太平間門口坐了一整晚的霍庭深,才終於清醒了幾分。


他對佟管家道“給懷恩打電話,讓她回來……見二哥最後一麵。”


佟管家點了點頭,握住了霍庭深的手道“三爺,您也一定要節哀。”


霍庭深沒有做聲。


旁人或許看不出,但溫情和佟管家都知道,他現在心裏並不平靜。


佟管家給霍家大小姐霍懷恩打了電話後,就來到了溫情身旁。


“三夫人,三爺四爺和二夫人現在精神狀態都不好,我隻能跟您商量了。”


溫情點頭“你說吧。”


“大小姐回來之前,二爺的屍體不能入殮,總不能讓大家一直等在這裏不吃不喝,我想著讓他們回去吃點東西,但又怕叫不動……”


溫情回身看了三人一眼,別說佟管家了,她現在也叫不動。


畢竟他們心裏的悲傷那麽大,她如何去勸他們。


“三夫人,您說該怎麽辦?”


“你先讓家裏的阿姨把飯菜備好吧,我來勸勸他們。”


“好的。”


溫情轉身,走到了坐在路邊的霍庭深的身前。


她蹲下,雙手握住了他的手道“回去吃點東西吧。”


霍庭深搖了搖頭“我不餓。”


溫情又轉頭看了看狀態比霍庭深更差的霍霆仁和葉晚落。


“可是……”


霍庭深握住她的手,“聽我的,別勸了。”


溫情點了點頭,在他身旁坐下。


晌午的時候,一直悲痛不已的葉晚落,終於撐不住,暈了過去。


霍霆仁就在她身旁,第一時間將她抱起,送進了急診室。


檢查過後,發現她隻是悲傷過度,才暈過去了,隻要休息一下就能緩解。


葉晚落醒來的時候,隻有溫情在病房陪伴著她。


她看了溫情一眼,坐起身要下床。


溫情道“二嫂,你還是休息一會兒吧,你就算去了也幫不上什麽忙。”


葉晚落不禁哽咽的又哭了起來。


溫情看著此刻的葉晚落,雖然並不喜歡她,但不得不承認,現在的她,真的很可憐。


“二嫂,節哀。”


葉晚落拍打著自己的心髒“我做錯了太多的事情,傷害庭深,傷害你,也傷害了庭馳,可為什麽老天爺報應的人不是我?溫情,不是說,惡有惡報嗎?為什麽老天爺沒有把這些罪惡,報應到我的身上?”


溫情走上前,歎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


此刻,她不知道該安慰什麽。


葉晚落的頭,靠在了溫情的小腹前“知廉還那麽小,沒有了爸爸,以後他該怎麽辦,我真的好害怕,我後悔以前為什麽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多想時光能夠倒流,回到我想利用孩子陷害你的那一天,隻要我不做錯事情,一切都會變的不一樣了。”


溫情垂眸看著她的頭頂,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有些事情,不是哭就能挽回的。


可現在除了哭,葉晚落又還能做什麽呢。


畢竟,這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


兩天後,霍懷恩回來了。


見到自己的二哥,霍懷恩哭的不能自已。


在國外的時候,她聽霍霆仁說過霍家的事兒。


霍懷恩今年16歲,是家裏最小的妹妹。


8歲的時候,就被霍庭馳送到國外讀書,接受國外的教育了。


因為父母和大哥走的早,霍懷恩幾乎就算是被二哥養大的,所以她非常聽二哥的話。


這些年,因為暈機,霍懷恩鮮少回家。


霍庭馳也是疼她,明明腿腳不方便,卻也每年都堅持去看她至少兩次。


兄妹二人的感情,可見一般。


霍霆仁去拉她,“懷恩,我們……該送二哥走了。”


霍懷恩卻回頭,狠狠的咬了霍霆仁。


她哭著喊道“不行,我不許,你們都是騙子,你跟三哥答應過我,一定會照顧好二哥的,可現在,二哥為什麽會躺在這裏,你們都騙我。”


霍庭深歎息道“懷恩,我們也不想二哥變成這樣。”


“可是二哥死了,我再也沒有二哥了,”她哭著拍打霍霆仁“我沒有爸爸媽媽,沒有大哥,現在連最愛我的二哥也沒有了,我討厭你們。”


霍懷恩說著,指向溫情“我也討厭你,就是因為你,讓二哥和我三哥關係不和睦的。”


霍庭深惱道“霍懷恩,不許你這麽跟你三嫂說話。”


霍懷恩惱怒的捂住了耳朵“我才不承認她是我三嫂,我不認,永遠都不會認的。”


溫情微微縮了縮肩。


她沒想到,會被自己的小姑子如此嫌棄……


霍庭深見狀,拉住了溫情的手,冷眼看向霍懷恩。


“二哥在你麵前說了些什麽?”


霍懷恩一臉倔強的望著他“二哥什麽也沒說,你們也休想將責任往他身上推卸,我已經16歲了,該懂的,我都懂,你們騙不了我。我知道,你被仇人的女兒騙了感情,為了她,你連親兄弟都不管了。”


霍霆仁上前安撫道“懷恩,你的確長大了,所以也應該懂得道理,我們要就事論事,不要把責任推卸到無辜的三嫂身上。三嫂人很好,給了三哥很多快樂,你不能因為你一個人的誤解,就讓三嫂無地自容。”


“我沒有誤解,三哥,你敢說,你沒有因為這個女人,跟二哥鬧不和嗎?你敢說你沒有惹二哥生氣嗎?這個女人,就是破壞霍家和諧的罪魁禍首,她本就該無地自容。”


“霍懷恩,”霍庭深怒氣湧出,聲音也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個分貝。


霍懷恩跺腳“我說錯了嗎?你現在,就已經在為了這個女人吼我了。我二哥已經死了,再也不會有人給我撐腰了。”


她說著,不禁又哭了起來。


霍庭深上前,溫情卻是一把拉住了他。


這種時候,她不想因為自己,把事情鬧大。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