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小四哥哥
loading...

第440章 小四哥哥


霍霆仁悄悄的在門口的方向,站了足有三分鍾。


韓雨熙跳完舞,站在舞台上對眾人笑了笑,目光也落到了門口高大帥氣的霍霆仁身上。


她對霍庭深道:“庭深哥哥,有客人了。”


霍庭深回頭看了一眼。


霍霆仁這時候已經走了過來。


他站到霍庭深身邊:“三哥,你的朋友啊。”


聽到他叫三哥,韓淵打量了他一眼。


霍庭深對韓淵道:“韓叔叔,介紹一下,這是我四弟霆仁,霆仁,這位是二叔的老朋友,韓淵韓叔叔,以前在樂隊裏任吉他手。”


霍霆仁看向韓淵:“我說呢,看著您這麽眼熟,原來是在照片裏見過,韓叔叔,你好,我是霆仁。”


韓淵跟霆仁握了握手:“不見不知道,一見才發現,原來你們四兄弟裏,最像你二叔的,是霆仁呀。”


霍庭深哼道:“他何止模樣像,性格也像極了,叛逆又隨性。”


霍霆仁碰了霍庭深的手肘一下:“三哥,像二叔又不是壞事兒,你能別一副看不慣的樣子嗎。”


韓淵點頭:“沒錯,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個性,有人像你一樣成熟穩重,也有人像你二叔那樣,瀟灑隨性。”


霍霆仁打了個響指:“沒錯,我這叫瀟灑。”


霍庭深白了他一眼,蹬鼻子上臉的臭小子。


韓雲熙湊上前來,對霍霆仁擺了擺手:“我是韓雲熙,韓淵的大女兒。”


“你好呀,美女。”


韓淵對站在舞台上的韓雨熙招了招手:“雨熙,過來,跟你小四哥打招呼。”


韓雨熙跳下舞台,走到霍霆仁身前:“小四哥哥,你好。”


霍霆仁抬手拍了拍對方的腦袋:“你好,小美女。”


韓雨熙不好意思的道:“小四哥哥,我叫韓雨熙,你叫我雨熙吧。”


“好呀,小雨熙。”


韓雨熙嘟了嘟嘴:“我不小了,我18了。”


霍庭深對霍霆仁道:“以後,雨熙要在北城學習民族舞,她一個人在這邊,韓叔叔他們在韓國會不放心。你做為哥哥,要多幫忙好好照顧好她。”


霍霆仁打了個響指:“行,這事兒還不是小意思嗎。”


溫情有幾分驚訝,小意思?


這小子什麽時候這麽樂於助人了,完全不是他的風格呀。


霍庭深又道:“晚上大家一起吃飯,你也一起去。”


霍霆仁點頭:“知道了。”


他說完,又低聲湊到霍庭深耳邊問道:“需要叫上二哥二嫂嗎?”


霍庭深斜了一眼。


霍霆仁聳肩:“當我沒說,我去洗個澡,換身衣服再跟你們一起走。”


他說完,對幾人點了點頭後,去了他的房間裏。


再出來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煥然一新,穿上了一套很襯他身形的衣服。


韓雲熙不禁低聲對韓雨熙道:“好帥呀,他們霍家的男人,真的都是優質股誒。”


韓雨熙看了霍霆仁一眼後,對韓雲熙應了一聲,就沒什麽反應的來到了韓淵身邊。


晚上,眾人一起吃飯,霍霆仁剛巧與韓雲熙挨著坐。


韓雲熙不時給霍霆仁夾菜,熱情的倒是讓霍霆仁有些接受不了。


他不太喜歡跟女孩子交往的太密切。


尤其不喜歡女孩子離他太近。


現在也一樣。


而霍庭深看到這一幕,倒是與溫情對視一笑。


溫情覺得,他這個做哥哥的,肯定是在幸災樂禍,不會錯的。


次日清晨,霍庭深給霍霆仁打電話,讓他陪同韓家人一起去轉轉。


霍霆仁死活都不幹。


他覺得那個韓雲熙,讓人壓力有點兒大。


掛了電話,溫情問道:“他不去吧?”


“你倒是了解他。”


“韓叔叔家可是帶著兩個女孩兒一起出門,你這個弟弟,肯定不會願意去的,他在學校裏就是傲嬌小王子,看他天天嫌棄女同學的樣子,不知道的,真得以為他不喜歡女人呢。”


霍庭深嘖了一聲:“你這麽一說,我也有點兒懷疑他的取向了。”


“不會吧,”溫情看向他,有幾分驚訝:“那麽精神的一個小夥子,萬一真是個……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霍庭深抬手,敲了她腦袋一下:“你還真信呀。”


溫情拍了他一下:“霍庭深,你耍我呀。”


“是你太好逗了。”


“霆仁又從來都沒交過女朋友,你怎麽就確定,他不是有那方麵的取向呢?我真的從來沒見過他對誰家姑娘溫柔過。”


“那是現在,他人大了,毛病也多了。他小時候,連養隻狗都要問清楚是公是母,公的不要,隻要母的,你說這種人,會取向有問題?”


溫情聽到這話,倒是不禁樂了:“還有這個梗呢。”


霍庭深見她很感興趣,不禁道:“我以前沒說過?”


溫情搖頭。


霍庭深一本正經的道:“他小時候,可不是什麽傲嬌小王子,小學的時候,最喜歡往家帶姑娘了。”


溫情爽聲道:“真的假的?你說的,那是霍霆仁嗎?”


“我是他親哥,這個還會有假?”


“那他在學校裏的高冷,不會是裝的吧。”


“裝倒是不至於,他隻是在成年後,鮮少接觸異性,所以不太懂得如何跟異性相處,但他取向肯定沒問題。”


溫情撇嘴,“我看雲熙擺明了是將注意力從你身上,轉移到了霆仁身上,這事兒你怎麽看?”


霍庭深淡定道:“自由戀愛,隨他們發展,我不支持,也不反對,你也不用管,我不想做為兄長或者長輩,就參與別人感情的事情,對霆仁是這樣,以後對我們的孩子也是如此,隻要他們選擇的人,不是違法犯罪的人,我都選擇支持。”


聽他這麽說,溫情不禁淺笑。


霍庭深揉了揉她的頭:“笑什麽?”


“笑你開明,笑你教養好,”她說著,側身抱住了他的腰。


“也笑我自己真榮幸,嫁對了人。”


“嗯,這是你嫁給我以來,馬屁拍的最合適的一次,你老公很受用。”


溫情撇嘴,正要鬆開他呢,他卻反手將他禁錮在懷抱裏。


“昨晚回來太晚,有個好消息,還沒來得及跟你分享。”


“什麽好消息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