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恃寵而驕
loading...

第438章 恃寵而驕


林少康恭敬的道:“好的,三爺,我這就去。”


“等一下,別把她帶到我辦公室來,就說我忙,你帶去樓下找個休息室,派一個人照顧她一下。”


“好的。”


林少康有幾分納悶,就先出去了。


霍庭深找到溫情的號碼,撥了過去。


溫情正趴在床上,邊看書,邊守著睡著的霍霍。


她將手機接起,聲音暖暖的道:“喂,三爺,有何指教呀?”


“來公司一趟,家裏來客人了。”


“客人?”溫情坐起身,納悶道:“我們家能有什麽客人呀。”


“剛剛韓叔叔給我打電話,說雲熙自己從韓國跑到北城來了,這會兒在我們公司門口,我讓少康去接待了。”


“哇……霍三爺就是霍三爺,魅力不小呀,去人家家裏露了個臉,就把人家閨女都給勾搭來了。”


這個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女人。


“你再說一遍。”


“三爺威武。”


霍庭深被她的馬屁惡心了一下,笑道:“行了,少跟我貧嘴,趕緊來一趟,我讓少康把她安排到樓下的休息室了。”


“我去幹嘛呀,”溫情邊說著,人也已經下床了。


“人家又不是來找我的。”


“我不是你男人嗎?有女人來找我,你都不管?行,那我可下去了啊。”


“你敢,”溫情哼道:“霍庭深你要是敢背著我單獨見人家姑娘,被人占了便宜的話,我可就不讓你上我床了。”


“嗯,”霍庭深淡定的點了點頭:“你這小女人長腦子了,知道什麽能威脅到我了,不錯。那你還不趕緊過來?掛了。”


溫情聽著手機裏傳來的忙音,自言自語道:“你招惹的桃花,讓我去掐?不厚道。”


不過說是說,她還是換了衣服下樓。


她跟佟管家說了一聲,讓佟管家照顧好霍霍,就先出門了。


來到公司,進了會議室,正有一個後勤部的女秘書在陪著韓雲熙呢。


溫情走過去,女秘書恭敬的道:“三夫人。”


“你先去忙吧,這位貴客我來招待就好。”


秘書離開,溫情走到韓雲熙的身邊坐下。


“雲熙,你怎麽來這裏也不提前告訴你爸爸,你爸爸現在都急壞了。”


韓雲熙倒是無所謂的道:“我都19歲了,還能丟了不成。”


溫情覺得,這小丫頭應該到了叛逆期了。


“你就算是一百歲,在你爸爸眼裏,你都是個孩子,他會擔心的。再說,現在的世道,哪有你想象的那麽好,你這麽漂亮的姑娘單獨出門,很危險的。”


聽溫情這樣說,韓雲熙心中稍有幾分得意。


“我就是一直聽我爸爸說,北城可好了,可卻一次也沒來過,知道庭深哥哥就是北城人,所以我就想來看看。”


溫情表示理解:“是不是覺得,在北城有了親人,就不害怕了?”


韓雲熙聳肩,“溫情姐姐,庭深哥哥呢?秘書說他在忙,他要忙到什麽時候啊。”


“這我也不清楚,他公司裏的事情,我從來不過問。”


韓雲熙麵上有些不太開心。


溫情問道:“北城好玩兒的地方不少,我陪你去轉轉吧。”


“那……我晚上可以跟你和庭深哥哥一起吃飯嗎?”


“可以啊,你來了這裏,也算是我們的小貴客,走吧,我們先出去玩兒。”


溫情帶她下樓,讓霍庭深的司機送兩人來到了北城比較有名的景點。


她們坐著纜車上山,又從山頂看了日落。


一路上,溫情像是個導遊一樣,給韓雲熙解說。


韓雲熙的情緒卻不是很高。


好不容易熬到了霍庭深給溫情打電話,韓雲熙就立在一旁,專注的看著溫情。


溫情知道她期待什麽,所以問道:“你今天晚上騰出時間,跟我和雲熙一起吃頓飯吧。”


“可以,一會兒去哪兒,你發信息給我。”


溫情點頭,掛了電話。


她問韓雲熙,有沒有什麽想吃的。


韓雲熙卻道:“庭深哥哥會來嗎?”


“會呀,都說好了。”


韓雲熙瞬間開心不已:“那吃什麽都行。”


溫情覺得,這小丫頭的目的,不能更明顯了。


下山的纜車上,溫情沒有說話。


韓雲熙眼珠子轉了轉問道:“你跟庭深哥哥怎麽認識的啊。”


“我是他弟弟的家教老師。”


“哦,靠近樓房先拿到月亮,對嗎。”


溫情噗嗤一笑,這中文水準其實也算不錯了吧:“算是吧。”


“你追的他?”


溫情聳肩:“我睡了他,他追的我。”


“啊?”


韓雲熙蹙眉:“我看你長的又漂亮,又清純的,還以為,你肯定超級單純呢。”


“有一種女人,心機都藏在心裏呢,像我,”溫情指了指自己:“霍庭深身邊的女人從來都不少,喜歡他的女人,能從這裏排到韓國去了,可你知道為什麽沒有人能夠成功靠近他嗎?”


“為什麽?”


“因為我毒呀,”這話,她是笑著說的:“被我收拾到很慘的女人,從這裏可以排到太平洋了。”


韓雲熙眨巴了幾下眼睛。


看不出來呢。


溫情又笑了笑:“知道我為什麽敢這麽放縱嗎?”


韓雲熙搖頭。


溫情道:“因為我收拾別人的事情,霍庭深全都知道,卻從來也不指責我,有的時候,他還會幫我。就像上次,有個女的,他爸媽都被我弄丟了工作,她也被我丟到了非洲,她想回來,還是霍庭深幫我阻止的呢。”


韓雲熙有些擔心的道:“這樣……不是很過分嗎?”


“搶我丈夫難道就不過分了?搶別人男人的女人,都不能有好下場。我仰仗的,也無非就是你庭深哥哥很愛我。在中國,有個成語叫做恃寵而驕,就是這個意思了。”


韓雲熙將視線從溫情身上移開,開始四下裏亂看。


溫情有些心虛,她這樣,會不會嚇壞小朋友呀。


這畢竟是韓叔叔的女兒,人家可是為了霍庭深,千裏迢迢的從韓國追過來的……


可轉念一想,不震懾一下她,萬一她繼續糾纏霍庭深,那豈不是讓大家更難堪?


中國還有句古話,叫做快刀斬亂麻……


嗯,這麽一想,她又覺得自己做的棒棒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