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唯有真心,讓愛長久
loading...

第432章 唯有真心,讓愛長久


“這麽快?”霍庭深走到溫情身側,抱過了霍霍,對兩人道:“走,回去再說。”


溫情沒聽到剛剛佟管家說了什麽,還納悶呢,回去說什麽?


三人繞過前院,回到了他們的住處。


進了客廳後,霍庭深將霍霍交給了阿姨帶,讓家裏正在忙著的阿姨都先出去了。


他拉著溫情坐下,對佟管家道:“你也坐吧。”


溫情凝眉:“是要研究什麽大事兒嗎?”


佟管家笑了笑道:“三夫人,不是的,是我找到了韓淵的消息。”


“韓淵?就是你們之前說的二叔樂隊裏的那個吉他手?”


霍庭深點頭:“就是他,找到他,或許就可以知道上一代人之間,到底發生過怎樣的故事了。”


他說完,對佟管家道:“你來說說看吧。”


佟管家點頭:“韓淵的妻子是韓國人,所以他們一家現在生活在韓國,他是一家造星公司的吉他老師,我找到他的聯係方式後,給他打過電話,也已經確定了,這個人,就是韓淵本人。”


佟管家說著,從桌上拿出了一份印有聯係方式的a4紙,交給了霍庭深。


溫情湊過來看了一眼,催促道:“快快快,打電話問問。”


霍庭深倒是很淡定,對佟管家道:“訂機票,今天下午,我跟溫情去一趟韓國。”


溫情看他:“怎麽還要親自去呢?”


“親自去,韓叔才會知道,我們對這件事兒有多迫切。再說你假期都快結束了,我也該帶你出去散散心了,上樓收拾東西去吧。”


溫情一聽說還能順帶出去散心,倒是挺開心的,起身高高興興的就上樓了。


霍庭深對佟管家道:“我們出發之後,你照顧好霍霍,如果警察局那邊,關於白雨的事情有什麽消息,隨時告訴我。”


“好的三爺,那我去訂機票了。”


第二天上午,兩人從仁川機場出來。


佟管家提前安排好的接機人員,將兩人送到了酒店。


霍庭深要來了車鑰匙後,就讓司機先離開了。


溫情邊收拾著東西邊問道:“我們一會兒先去找韓叔叔嗎?”


“我現在聯係他。”


霍庭深來到外間,撥打了韓淵的電話。


良久後,手機才被接起。


不過兩分鍾,霍庭深就回來了。


他彎身,拉起了溫情的手:“先不收拾了,帶你出去吃東西。”


溫情問道:“不見韓叔叔嗎?”


“他在濟州島,帶著學生參加演出,要晚上才能回來,我們約好了明天上午見麵。”


溫情略顯失落:“啊?”


霍庭深抬起雙手,揉了揉她的臉:“也沒有什麽好失望的,正好趁今天,帶你出去走走,你以前來過韓國嗎?”


溫情用力的搖了搖頭:“沒有,這還是第一次呢。”


“我倒是來過無數次了,走,我帶你去逛逛。”


他拉著溫情的手,兩人一起出了房間,直奔明洞。


午飯,他帶她去吃了以前每次來都會吃的韓國料理。


之後又陪她逛街。


溫情想起了什麽似的道:“對了,好好不是愛看韓劇嗎,我記得她以前說過,來韓國,最值得看的就是63大廈了呢。”


霍庭深揉了揉她的頭,滿目寵溺:“那是以前了,不過……帶你去看看吧,經典的,也不見得不好。”


兩人從明洞到63大廈。


一整個下午,樂此不彼。


晚上吃過晚飯後,本以為就能回去休息了。


結果霍庭深又開車帶她來到了南山塔看夜景。


兩人爬到山頂,溫情用手機自拍了許多張兩人的合影。


她在國外那段時間,最後悔的,無非就是跟他的合照太少了。


以至於她想念他的時候,都無處寄托相思。


現在,她是得空了就偷拍他。


這事兒,有癮。


來到掛情人鎖的地方,溫情倒是很仔細的看了一圈兒。


上麵不乏許多中國人留下的鎖。


霍庭深摟著她的肩膀,“等著,我去買一把鎖,我們也掛一個。”


溫情拉住了他的手,搖了搖頭。


霍庭深納悶,年輕小姑娘不是都喜歡這一套嗎?


她怎麽還搖頭了。


“怎麽了?”


溫情嘟嘴:“霍庭深,你真幼稚,愛情可不是靠鎖鎖住的,這裏這麽多鎖呢,可在這裏掛過鎖的,又有多少人天長丟了?”


霍庭深環抱著雙臂,饒有興致的看向她:“哦?那你說說,愛情要靠什麽鎖的住?”


溫情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心髒的位置:“靠心,唯有真心,才能讓愛情變的長久”


霍庭深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嗯,溫老師不愧是溫老師,讓人受教了。”


“你怎麽還酸我呢,”她不好意思的又戳了他小腹一下:“太壞了。”


他笑著,將她環在了懷裏:“我是在認可你,你說的對。”


溫情摟住了他的脖子,“在這麽浪漫的地方,雖然我不想掛鎖,但有件事兒一定要做。”


“說來聽聽。”


她沒做聲,隻是踮起腳尖吻了他一下。


霍庭深眉眼裏滿是笑意,將這吻加深。


沒錯,小丫頭說的太好了。


愛情是鎖不出,用心維護,才能長久。


兩人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因為逛了一天的緣故,溫情真的是累壞了。


霍庭深洗完澡出來,見先洗過澡的溫情,已經橫著趴在床上睡著了。


他不禁嘖了一聲,本來還想著,好好纏綿一下的,結果這女人倒好……


他不忍心擾她清夢,躺在了床腳的位置,將她摟在了懷裏。


這一晚,兩人都做了好夢。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飯後,霍庭深就帶著溫情下樓等韓淵。


兩人約好的九點半見麵,韓淵出現的倒也準時。


酒店大廳裏,霍庭深一眼就認出了韓淵。


他與二十年前相比,除了臉上有了點歲月的痕跡之外,別的都沒有什麽太大的變化。


他拉著溫情的手上前,韓淵也認出了他。


“庭深是吧?”


霍庭深對他點了點頭:“韓叔叔,是我。”


韓淵抬手,拍了拍他肩膀:“都長這麽大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呀。”


霍庭深笑了笑:“這都二十年過去了,韓叔叔,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愛人,溫情。”


韓淵看向她,麵色凝重道:“你就是溫瑩瑩的女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