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我隻心疼你
loading...

第431章 我隻心疼你


他掏出手機,撥打了林少康的電話:“白雨被人偷偷送走了,我給你發了一段視頻,用盡一切辦法查到這輛車,找到白雨後,立刻報警,讓警察逮捕她。”


“好的三爺,我這就去處理。”


掛了電話後,霍庭深回到了房間。


溫情正窩在被窩裏,像是個蠶蛹一般的蠕動。


霍庭深在她身側躺下,將她摟在了懷裏。


溫情眯眼,睡意朦朧的。


“你剛剛去哪兒了啊。”


“辦事兒了,”他說著,吻了吻她的額頭,臉頰,和鼻尖。


溫情嬌羞的笑著,將被子拉到了臉上。


“哎呀,霍庭深,大清早的,你害不害臊呀。”


霍庭深鑽進被窩裏,壓在她身上:“臉都不要了,還害什麽臊。”


他說著,就開始對她上下其手。


溫情不禁笑著佯裝反抗,可卻還是被他得逞了。


她趴在床上,側頭看著他,心中暗想。


別人都是晚安吻,早安吻。


他倒好,晚安做,早安做。


嗯,他們家三爺,真是不走尋常路。


霍庭深揉了揉她的頭。


“起來洗一下,該吃早飯啦。”


溫情伸了個懶腰坐起身:“也不知道霍霍醒了沒有。”


“早醒了。”


溫情看他:“你怎麽知道,你剛剛不會是下樓去陪小家夥了吧?”


“我剛剛在外麵打電話,從窗口看到佟管家抱著霍霍在院落裏散步了。”


溫情下床:“起床,陪兒子去咯。”


霍庭深看著她踩著小碎步進了洗手間的樣子,隻覺可愛。


白南誠帶母逃亡的計劃,並不成功。


當天下午,白雨就在一處農村的宅院裏,被警方帶走了。


會有警察找上門,白南誠知道,這事兒,一定是霍庭深做的。


他偷偷帶走了母親,霍庭深又怎麽會甘心。


可是,他沒想到,霍庭深的動作竟然這麽快……


更沒想到,他竟然會報警。


看著警察將母親帶走,他隻感到無力。


因為他什麽也做不了。


他頹廢了片刻後,便開車來到了帝徽集團。


他想見霍庭深。


前台告訴他,霍庭深今天根本就沒來公司。


空跑了一趟之後,白南誠又驅車來到了霍家門口。


家裏的阿姨告訴他,霍庭深不在,他並不死心,就將車停在路邊等候。


到了傍晚時候,霍庭深的車,才終於開了回來。


白南誠見狀,下車快速上前,擋住了車輛的去路。


坐在後排抱著霍霍的溫情,被突然刹車嚇了一跳。


看清楚車前站著的人時,她轉頭看向霍庭深道:“他怎麽來這兒了。”


霍庭深淡定道:“沒事兒,我下去看看,你就不用下來了,先進去吧。”


他說完,拉開車門下車,對老秦道:“送你們三夫人回去休息。”


見到霍庭深,白南誠讓開一條路。


老秦將車開進了院落裏。


溫情下車後,就將霍霍交給了佟管家,自己轉身往大門口的方向跑去。


她怕那兩人會起了肢體衝突。


門口,白南誠走到霍庭深身前,“是你報的警,對吧?”


霍庭深唇角染著邪魅:“是我。”


“霍總,何苦要對人趕盡殺絕,你……”


“如果你老老實實的什麽都不做,你母親本來可以在那家醫院裏,苟且偷生到她壽終正寢的那一天,隻可惜呀,你太不安分了。明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個殺人犯,竟然還敢將她帶出醫院。”


白南誠垂眸:“我是個兒子,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母親,在那裏麵受折磨卻不管。”


“所以呢,你以為,我這個做侄子的,就可以眼睜睜的看著殺我二叔的人逍遙法外,卻什麽都不做?”


霍庭深說著,抱懷諷刺一笑:“你這個做兒子的,做事衝動不計後果,這麽一看,你也實在是不怎麽聰明。”


白南誠握拳,給霍庭深跪下。


“霍三爺,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白家的錯,是我母親的錯,可她就算再十惡不赦,也是我的母親,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被判刑,求你了,放過我母親吧。”


霍庭深居高臨下的道:“把她留在精神病院,已經是我對她,最大的仁慈,在那裏麵,她承受的不過是孤獨寂寞,和自己靈魂的拷問。可被捕後,她就是殺人犯,你以為,殺人犯會有什麽好下場?就算不是死刑,也是無期徒刑。你真不該來求我,因為把她往絕路上推的人,是你,不是我。”


他說完冷漠的轉身,推開了大門。


門裏,溫情就站在那裏,她一眼看到了跪在外麵的白南誠。


霍庭深抬手,直接捂住了她的雙眼後,順勢將門推上,轉過她的身子,摟著她往裏走去。


溫情側頭看向他。


霍庭深倒是沒與她對視,隻是往前看著,邊走邊道:“想問什麽,問吧。”


溫情搖了搖頭。


霍庭深停住腳步,這才看向她:“如果你沒什麽想問的,那就聽我說,不要因為看到他跪下了,就覺得他可憐,也不要同情他,凡事有因必有果,他今天會跪在這裏,全都是因為他自己的衝動和不計後果,與我們無關。”


溫情望著他的目光,淺笑:“你跟我說這些,是在擔心什麽?”


霍庭深抬手戳了她腦門一下:“擔心你同情心泛濫,心疼那個男人,你心疼別人,我就會吃醋。”


溫情抬起雙臂,環抱住了他:“我沒有心疼別人,我隻心疼你,還有白雨的事情,我並不覺得你做錯了,她做錯事,接受法律的製裁,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你做的很好。”


她說著,抬手拍了拍他的後背。


她喜歡他剛剛看到她後,捂住她雙眼的樣子。


她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是真心愛她的,所以,才會不想讓她看到那些會擾人心神的畫麵。


霍庭深抬手,抱住了她,這個女人,總能輕易的拉響他心裏緊繃的弦。


娶妻當如此。


他何其慶幸,竟得到了一個如此完美的妻子。


兩人正你儂我儂著,佟管家抱著霍霍出來了。


見到兩人在擁抱著,佟管家生怕打擾兩人,正打算先離開,霍霍卻不配合的‘呀呀呀呀’了起來。


聽到霍霍的聲音,溫情鬆開了懷抱,嬌羞的看了霍庭深一眼後,笑著迎了過去抱霍霍。


佟管家則來到霍庭深的身側,低聲道:“三爺,我找到韓淵的下落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