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你猜
loading...

第428章 你猜


霍庭深揚起眉心。


溫情鬆開了捂著他嘴的手。


“你說如果白家人知道這事兒,會怎麽樣?”


霍庭深抬手,點了她鼻尖一下:“小丫頭,你學壞了呀。”


“這麽好的機會,難道要我白白放過嗎?”


霍庭深鬆開她:“你想把這視頻發給誰?”


溫情想了想:“又不是沒有,當然要給白成泰和白雪人手一份咯。”


她說著,已經開始轉發視頻。


沒多會兒,白成泰就給她打來了電話。


他焦急的道:“溫情,你給我們發的,是什麽東西?你想拿它威脅我嗎?”


旁側傳來白雪的聲音:“你別想毀了小月,如果你這麽做了,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溫情勾唇,原來,白雪也在醫院,那感情是好。


“白總,你搞錯了吧,你覺得,事到如今,對我來說,你還有什麽好威脅的?我隻是想要讓你們看看,你們引以為傲的女兒,可以下賤成什麽樣子。


當年,你們罵我母親的那些話,通通報應到了自己的身上,我現在才明白,原來,老天爺給你們的最大的報應,不是白氏集團的倒閉,而是……你的女兒白月。”


“小情,爸爸求你了,你千萬別亂來,若這些被記者找到,你姐姐的一輩子,也就毀了。”


“姐姐?”溫情麵色淩厲了幾分:“當年,她欺淩我的時候,你有跟她說過,我是她妹妹嗎?現在,她委身給那個老男人,找律師告我的時候,她又何曾想過,我是她妹妹?


白成泰,雖然我已經不在乎你們的態度了,但你也別太雙標了。不過,你大可以放心,這東西,我不會交給記者的,我隻會……一個人看著偷樂的。還有,告訴你妻子一聲,她養出來的,才真的是個下賤胚子。”


溫情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她眉眼裏帶著一抹難以掩飾的痛快,望向霍庭深。


“我剛剛氣勢如何?”


霍庭深的手摟住了她的腰:“很有我霍庭深老婆該有的樣子。”


溫情撇嘴:“誇我一下也就算了,怎麽還連自己也捎帶上了。”


“我誇我自己的老婆,跟誇我自己有什麽區別嗎?”他戳了她眉心一下:“我發現,你這個女人,還沒有你是我的,你屬於我這件事兒的深刻意識。”


溫情也學他的樣子,點了點他的眉心:“那你還是我的呢。”


“這一點倒沒錯。”


厄,這大哥的反應速度……


見她一副蒙圈的樣子,霍庭深是越看越覺得可愛,索性就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一下。


“你不打算把這視頻放到網上了?”


溫情搖頭:“在外人眼裏,我跟她之間的確有割舍不斷的血緣關係,我擔心這視頻放到了網上之後,別人的議論聲,會扯到我的身上,我不想這麽麻煩。我之所以一定要報複,是因為她告了我,這氣,我總不能白白受了。你不是說裴德的妻子很厲害嗎?讓她們之間較量去吧。”


霍庭深望著溫情這小丫頭,凡事都很拎得清這一點,他是真的很欣賞了。


醫院病房裏,白成泰聽著手機裏傳來的忙音,望向白雪,一臉怨恨的道:“白月這孩子,都是被你慣壞了,小情說的對,白月就是老天爺給我的報應呀。”


白雪怨恨的望向白成泰:“你還有臉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把我們白家的事業搞敗了,小月也不至於淪落至此,白成泰,我恨你,恨死你了。”


白成泰冷眼望向她:“這一切,是你跟你妹妹,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後果,是你們自以為是造成的。白家走到今天是活該,我這一輩子,浪費在了你們白家的身上,也是活該。”


白雪上前,抬手就摑了白成泰一巴掌。


白成泰冷睨向她:“你來這裏做什麽?我說過了,要跟你離婚,你還來找我幹什麽。”


白雪對他伸出手:“我沒有地方住了,給我錢,我需要錢。”


白成泰有些癲狂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你的女兒,不是傍上了有錢的老頭子嗎,你去找她要啊。”


“你……”


“滾出去,滾。”


白雪握拳,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她給白月打電話,白月並沒有接。


當天下午,林少康就給霍庭深發送了一段視頻。


視頻裏,一個老女人,帶著一群穿黑衣服的壯漢,將白月給圍住。


白月手裏提著幾個購物袋,裏麵清一色的全都是名牌。


看到這群人,她有些警惕的問道:“你們是什麽人,你們想幹什麽?”


老女人走上前,抬手就給了白月兩巴掌。


白月認出了那女人,可卻還是虛張聲勢的喝道:“你想幹什麽,光天化日之下,憑什麽打人。”


“嗬,到底是大小姐出身的,自己都做了虧心事兒了,還敢這麽強勢,你說你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女人,去伺候一個快進棺材的老頭子,如何?心裏痛快嗎?”


白月咽了咽口水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麽?”


“不知道?”老女人又給了她一巴掌:“我的男人你也敢動,我證據都有了,你還不承認?好,那我今天就給你好好漲漲記性。”


老女人說完,後退一步,對一眾人道:“給我打,留她一口氣就行。”


白月瞬間被一群壯碩的男人圍毆,很快就趴在了地上。


被毆了足有三分鍾,那老女人才讓眾人讓開。


老女人上前,踩著白月的手臂,居高臨下的道:“賤人,聽著,在那個老東西找到下一個目標之前,你未來的生活,就隻有挨打和養傷這兩件事兒。所以呢,趕緊恢複好身體,等你好了,我才好再繼續找人來收拾你。


當然,如果你害怕,也可以報警去,我倒是一點兒也不介意,把你跟那老東西在床上的視頻,公諸於眾。到時候,所有人都戳你這個妓女一般的女人的脊梁骨,想必你下半輩子,也不用見人了。”


老女人說著,又踢了她一腳,這才帶人離開。


視頻裏,白月躺在地上,鼻青臉腫的樣子,看起來真的是分外狼狽。


溫情看完視頻,納悶道:“這視頻是你派人去拍的?”


“當然不是。”


“那是哪兒來的?”


霍庭深邪魅一笑:“你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