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有潔癖,非你不可
loading...

第418章 有潔癖,非你不可


“你不給我解釋一下嗎?”


霍庭深上前,將結果抽出,扔到了一旁,再次將她撲倒。


“一會兒再解釋,我現在沒法兒忍。”


他說著,吻住了她的唇。


溫情卻是心裏有些擔心,難道是上次的結果出了差錯?


那這次的結果呢,就能確定不會錯了嗎?


萬一又錯了呢,那他們現在這樣……


感覺到了她的分心,他手捏著她的下巴:“乖,專心點。”


溫情望向他,擔心的捏著他的手臂道:“我沒法兒專心,我害怕。”


“怕什麽,我會溫柔的。”


溫情臉紅不已:“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鑒定結果讓我害怕,我糊塗了。”


霍庭深停住動作,卻沒有放開她。


他雙眸灼灼的望著她:“那天,你說白成泰給你打電話,說你就是他的女兒,還做過親子鑒定,我就想,以白成泰的個性,沒理由讓自己愛過的女人,生下別人的孩子。


所以,我就去找了白成泰,我側麵敲擊了他,他說的很肯定,說你出生前和出生後,他都做過鑒定,不可能會錯。雖然我也不相信白成泰的為人,但當時我就是想再賭一次。


所以,我拿到了白成泰的頭發。為了保證這次的鑒定結果不會出錯,我選了兩家鑒定機構分別進行鑒定,還找專人去看著,不讓任何人對鑒定結果動手腳,最終得到的結果,就是剛剛給你看的這兩份。”


溫情恍然道:“所以說,我不是二叔的女兒,你也不是我的堂哥,我還是白成泰的女兒?”


霍庭深點了點頭,“就是這樣。”


“可之前,二叔那份鑒定結果,跟佟管家帶回來的那份結果,都顯示我們是親屬啊。”


“真實的鑒定結果在我手裏,那就隻能證明,二叔手裏那份,和佟管家帶回來的那份,都是有問題的。”


“可……”


霍庭深抬手,輕掩住了她的唇角:“你確定,要讓我保持著這樣的姿勢,跟你繼續聊這件事嗎?霍太太,我們就不能辦完正事兒再聊這個話題?”


溫情輕咬唇角:“所以,我們的確不是兄妹,對嗎?對不對?”


“對,是真的,別再懷疑了,不會有錯的。”


溫情唇角揚起大大的笑容,環住了他的脖子,抬頭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這一下子,兩人一發不可收拾。


霍庭深像是初出茅廬的小夥子一般,不知疲累為何物。


入夜,兩人再次結束,躺在床上。


溫情肚子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霍庭深轉頭看著她:“餓了?”


溫情的手放在小腹上:“你不餓啊。”


“我覺得,這是我最近幾個月來,吃的最飽的一次,你把我喂的非常好。”


溫情不好意思的捂住了他的嘴:“你還是別說這個話題了,說說我們晚上吃什麽吧。”


霍庭深側身,手支著腦袋道:“吃我怎麽樣。”


溫情嫌惡的戳了他心口一下:“霍庭深,你還能不能正經一點了,我真餓了。”


霍庭深笑著坐起身,拿起手機給佟管家打了一通電話。


“我跟你們三夫人在二叔這裏,送點吃的過來,要盡快,你們三夫人餓極了。”


說‘三夫人’這幾個字的時候,他的聲音格外的用力。


像是炫耀一般。


溫情也是坐起身看向他:“人家都知道我是三夫人,所以,你就不用說這麽大聲了吧。”


霍庭深噗通將她重新撲倒。


溫情無語道:“幹嘛呀,今天可以了吧,你真不累啊。”


“男人這點兒勞累算什麽,我總得把以前欠了你的,都補回來。”


“別別別,”溫情堅定的搖了搖頭:“我怎麽覺得,有點兒害怕了呢,要不,我還是繼續做你的堂妹吧。”


“你想的美,”他抬手勾了勾她的鼻尖:“我不要你這種妹妹。”


溫情瞪他:“我這種怎麽了?好著呢好嗎。”


“勾人魂兒,尤其是我的魂兒。”


“你就能瞎說。”


霍庭深戳她眉心:“白南誠以前是不是你哥?前段時間,我也給你做了幾個月的哥哥,你說你這妖女,到底勾不勾人魂兒。”


“妖女?”溫情的聲音,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個分貝。


她抬手掐了他的腰一下:“你再說我是妖女,起開,離我遠點兒。”


霍庭深寵溺的在她額頭上親吻了一下:“那可不行,我打算接下來的這幾天,都死死地黏著你。”


“媽呀,”溫情哀哉了一聲:“大哥,你不累呀。”


“累不累的不重要,我主要是喜歡看你躺在我懷裏的樣子。”


溫情咽了咽口水:“我腿疼好嗎。”


“聽不見。”


“我真的疼,我發誓,我沒騙你,你也不想再帶我去看醫生了吧。”


想到兩人第一次之後,她去看醫生的窘迫,溫情可真心不想再體驗一次了。


霍庭深翻身下來:“那就休息幾個小時吧,吃完飯,帶你去海邊走走,抻一下筋骨,嗯?”


溫情再次坐起身,看向霍庭深:“你這男人,真是會裝,之前明明說過的,你不在乎什麽這件事兒,怎麽這會兒倒是這麽熱情了。”


霍庭深湊近她,鼻尖跟她的鼻尖貼在一起。


“那是無可奈何之下的妥協,現在,已經不是無可奈何的情況了,局勢已經發生了逆轉。”


他得意一笑:“所以,我當然要變回從前隻想著撲到你的霍庭深了。”


“那……你在之前,就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去找別人解決一下需求嗎?”


霍庭深笑:“丫頭,你想套什麽話,直說就是了。”


溫情抱懷:“就是問你身體有沒有出軌唄。”


他哼道:“當然沒有,我在這方麵有潔癖,非你不可。”


他說完,望著她寵溺一笑:“我隻能做你溫情一個人的子彈手。”


溫情不好意思的垂眸一笑,問這個事兒,她簡直就是腦子抽了嗎。


“對了,你不打算查一下,之前那份鑒定結果到底是怎麽回事嗎?按理說,鑒定中心應該沒人敢動你的東西呀。”


提起這個,霍庭深眼神犀利了幾分:“等我活動結束,立刻就開始著手調查這件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