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分享小幸福
loading...

第416章 分享小幸福


溫情跟黃婭,在洛呈殊工作的商場門口碰的麵。


兩人見麵後,黃婭就帶著溫情來到了咖啡廳。


她將從國外帶來的禮物交給了溫情。


“這是我挑的,”說完,她又拿出另一個盒子:“這是呈殊挑的,我覺得,我挑的更適合你,洛呈殊還是把你當成了小孩子對待的呢。”


溫情不禁笑道:“兩份禮物啊,我也太幸福了吧,可以打開嗎?”


“當然啊。”


溫情打開,黃婭送的是一條很有當地特色的貝殼手鏈。


洛呈殊送的是個毛絨布藝玩具。


溫情笑道:“謝謝,我都很喜歡。”


她往前湊了湊,“不說說你們這次的趣事嗎?”


黃婭雙手捧著臉,有些小嬌羞的道:“我一直都以為,這樣的男人,可能不太懂得浪漫,沒成想,他竟然把我帶到了教堂向我求了婚,溫老師,那一刻,我這輩子可能都沒法兒忘記了,印在這裏了。”


她指著自己的心髒。


溫情拍了拍手:“兩個人在一起,總要有這種難忘的時刻,等以後回憶起來的時候,連唇角都會是彎的。”


“說真的,我其實也不知道,怎樣的時刻,才值得銘記。”


溫情一副過來人的姿態道:“任何讓你心動的時刻,都可以啊。”


“溫老師,你也跟我分享一下你的小幸福吧。”


溫情抿唇:“我第一次請霍庭深喝咖啡,是在海邊,喝的速溶咖啡,當時霍庭深特別嫌棄,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的表情。還有,我被討厭的人欺負,蹲坐在路邊傷心的時候,他就那麽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了我麵前,我問他,可不可以抱抱我……”


“哇,溫老師,沒想到你也很敢嗎?”


“我其實沒有那麽敢,當時隻是因為心裏太難過了,真的需要一個擁抱,所以才開了口的。那一天,即便來到我身邊的人不是他,我可能也會找別人求一個擁抱,隻是……老天爺垂憐,剛好把他送到了我的身邊,讓我擁有了那麽美好的回憶吧。”


黃婭覺得,這像是偶像劇裏才有的橋段,好令人少女心泛濫。


“還有呢?”


“還有……”回憶起過往,溫情的思緒涓涓如流水,她跟霍庭深在一起發生過的所有事情,她都記得,從未遺忘過。


黃婭聽著,都有些入了迷。


溫情現在的樣子,分明就是愛深入骨髓的模樣。


這是女人最幸福的樣子了吧。


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可以幸福如斯。


中午,霍庭深正準備讓林少康給自己訂餐,溫情來了。


她一進門,笑嘻嘻的道:“三爺?”


霍庭深揚起眉心:“這口氣有問題呀。”


“怎麽有問題了,”她走到他辦公桌前:“正常的很好嗎。”


“你不是跟黃婭見麵去了嗎,怎麽跑到這兒來了。”


“中午呈殊哥哥說要請我們吃飯,我總不能真打擾人家兩口子用餐吧,所以我就跑到你這兒來……蹭個飯唄。”


霍庭深寵溺的看著她笑。


他倒是巴不得,她天天都能來蹭飯呢。


林少康將兩人的午餐送了進來,兩人正吃著,霍庭深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霍庭深起身道:“你先吃著,我出去接個電話。”


來到外麵會議室,他將手機接起。


“我是霍庭深。”


“三爺,今天,白南誠來過了。”


霍庭深眉心蹙起,他前幾天剛去過,白南誠今天就找過去了。


看來,白南誠是找人跟蹤過他的。


他眉心微揚:“他要找白雨?”


“是的,幸虧當時我們沒有登記白雨這個名字,不過白南誠離開之前,嚇唬護士說,如果我們沒有說實話的話,就會報警。”


“不用擔心,白雨在法律上,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白南誠不傻,沒那膽子報警,畢竟,被警察抓到後,白雨可是連命都保不住的。”


院長擔心的問道:“那如果他再來呢?”


“告訴他,他再鬧,你們就報警。”


霍庭深揚眉,親自讓自己的母親被警方抓獲,他倒想看看,白南誠到底有沒有這份膽量。


他將手機掛斷後,就重新回到了辦公室。


而此時,溫情也正站在窗邊接電話。


見霍庭深回來了,她眉心凝重的望了他一眼,隨即對電話那頭的人道:“不可能。”


對麵的白南誠近乎哀求的道:“小情,不會錯的,你幫我問一問,起碼讓我知道我母親在哪兒,行不行?”


溫情沉聲:“這件事,我真的管不了,你找錯人了。”


她說完,將電話掛斷。


霍庭深站在門邊,這時候才走了過來。


溫情揚頭看著他問道:“白雨……是不是在瘋人院?”


“剛剛這通電話,是白南誠打來的?”


溫情點了點頭:“他說,你前幾天去過一家精神病院,他懷疑他母親被關在哪裏,可是去打聽的時候,卻沒人知道白雨這號人,他想確定,自己的母親是不是真的在精神病院。”


霍庭深揚起眉心道:“你剛剛的回答很好,這件事兒你管不了,這樣就可以了,走,吃飯。”


溫情問道:“她不會真的在精神病院裏吧。”


霍庭深抬手揉了揉她的頭,對她寵溺一笑。


溫情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看來不會錯了。


“霍庭深,我……”


霍庭深拉著她的手:“這件事,你不必插手,聽我的,嗯?”


溫情呼口氣,點了點頭。


吃過飯後,溫情就先回了家。


霍庭深禁不住給安排在鑒定中心監督的人,打了電話。


確定沒有什麽可疑的人,接觸過幫他鑒定標本的工作人員後,他心裏放鬆了幾分。


這一次的結果,他不容許出現任何差錯。


一連兩天的等待,對於霍庭深來說,是煎熬的。


這一次,甚至比上一次更讓他緊張。


結果出來的這一天,他親自開車,連著跑了兩家鑒定中心。


取到結果後,他沒敢直接看,而是回到了車裏。


他靜靜的在車裏坐了足有半個小時,讓自己的心盡量平靜。


他告訴自己,不管結果與否,在溫情麵前,都要保持好原有的平靜。


控製好心情後,他這才打開了其中一份白成泰跟溫情的鑒定報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