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你們不仁,我不義
loading...

第410章 你們不仁,我不義


溫情撇嘴,不聽就不聽。


霍庭深出了辦公室後,進了隔壁的小型會議室。


他將手機接起。


白南誠立刻道:“霍庭深,你把我母親送到哪裏去了。”


“這個嗎……你找錯人了。”


白南誠有些著急的道:“你想不承認嗎?除了你們霍家人,沒人會在乎我媽是不是還活著,隻有你們會帶走她,因為你們想要報複她。”


“白南誠,你不覺得你跟我說這話很可笑嗎?難道我們不該報複?白雨這女人害死了我的二叔,如果她沒有詐死的話,早就已經被槍斃又或者將牢底坐穿了,你何來這麽多年的母愛可以享受?”


“我媽已經為自己的錯誤,承擔了二十年的責任,這二十年,她跟坐牢也沒有什麽分別。”


“我倒是從沒有見過每天被好吃好喝伺候著的坐牢方式。”


白南誠握拳:“你到底要怎麽樣,才能放過我母親。”


“這件事兒,你跟我談不著,今天若不是看在溫情的麵子上,你甚至沒有資格跟我通話,懂?”


“霍庭深,當我求你,放過我母親吧。”


“你求我?你算老幾?白南誠,你們白家人的心有多黑暗,隻有你們自己知道。別忘了,你們白家欠下的可不止我二叔一條人命,還有溫情的母親。


這兩條人命,足夠讓白雨和白雪以及白成泰去下地獄了。人貴有自知之明,我不要白雨的命,已經算是給了她天大的恩賜,至於償還罪孽的方式,當然由我說了算,你還不配跟我談。”


他說著,將電話掛斷,回到了辦公室。


溫情盯著他的臉看著問道:“怎麽樣,都說什麽了?”


“都說了,這是男人之間的談話,女人不必問,”他說完,對著她滿臉寵溺的笑了。


溫情撇嘴:“你肯定威脅人家了,不然你幹嘛不說實話啊。”


“你倒是越來越了解我了。”


“當然,有句話不是叫做夫妻同心……”她說完,覺得不對勁,又努了努嘴:“我還是刷題吧。”


霍庭深聽到她的話,不禁一笑:“這詞兒沒用錯。”


溫情不敢看他,臉紅的一筆。


白月將白雨趕走後,就開始迫不及待的處理房子了。


讓溫情咋舌的是,白雪竟然也加入了這個隊伍。


白雨可是白雪的親妹妹,這個白雪,從頭到尾竟然都不關心自己妹妹的死活,隻想著處理房子來換錢……


溫情覺得,親情淡漠至此,也真是可悲。


連一個外人尚且如此感覺,當事人白南誠自然更是因為這對母女的行為,而感到寒心。


他找到白雪,質問她,“你為什麽要這樣做,那棟房子,是我媽生活了半生的地方。”


白雪的回答是:“南誠,我們總都要活下去,白月找你要錢,你不肯給,我們隻能自謀活路了。”


白南誠有些絕望:“我給過你們錢,十萬塊啊,可你們幾個小時就花光了,你們當真以為,你們還是從前的白夫人和**嗎?白氏落魄,我的生意也剛有起色,我已經舉不起你們的大手大腳了。”


“所以,我們才要處理房子呀。”


“那你想過我媽現在在哪兒嗎?”


白雪看向白月。


白月仰著頭道:“我都跟你說了,我把她送進了養老院。”


“她不在,我去找過了。”


“那可能就是小姨不願意拖累我們,所以自己離開了呢。”


“白月,你說的這是人話嗎?”


白月冷眼望向白南誠:“不然你想讓我說什麽?我前幾天在外麵,因為五十萬而被一個女人嘲諷,我可是白月啊,白月怎麽能受這樣的氣,我需要錢,需要很多很多錢,所以你們誰都不要出麵來阻撓我,這房子,我必須賣。”


白南誠望向白雪:“媽,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白雪不敢看白南誠的眼睛道:“我們現在留著這房子也沒什麽用,賣掉的話……”


“好,”白南誠打斷了白雪的話:“媽,你們不仁,我不義,從此以後,我跟你們不再是一家人,你們的死活,再與我無關,你們好自為之吧。”


他說完,轉身離開。


白雪扯了扯白月的袖子:“小月,我們這樣做,會不會有點太過分了。”


“難道餓死好嗎?媽,你別優柔寡斷了,我哥他現在自身難保,如何管我們呀,趕緊的吧,別耽誤我的事兒。”


白雪點頭,也隻能如此了。


白南誠離開後,找到了律師,擬定了一些文書。


之後,他將自己跟白成泰並沒有血緣關係的dna檢驗結果公諸於眾,並對媒體宣布,與白成泰、白雪、白月脫離關係。


從此以後,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邊。


看到這新聞的時候,霍庭深倒是笑了。


他們都還什麽也沒有做,這群人卻已經自亂了陣腳。


說起來,倒也著實可笑。


白雪和白月這兩根攪屎棍,不光攪臭了自己,還毀了別人。


在商場,白南誠算是個有經商頭腦的,隻可惜……他投胎的時候,選錯了人家。


他拿起內線電話,將林少康叫了進來。


“少康,白家出售的那家養老院,你派人暗中去攪和一下,讓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一家凶宅。”


林少康恭敬的應下。


霍庭深又道:“如果這樣還是有人要買的話,你就想找人攔住,我要讓他們把那套房子砸在手裏。”


“是。”


林少康離去後,霍庭深揚起眉心。


讓白家走投無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簡直就是小兒科。


少了白南誠的讚助,白家人過的捉襟見肘。


白家母女手中的奢侈品售賣的差不多了。


每天一千多塊的酒店房費她們也掏不出了。


為了不被酒店趕出去,白月來到醫院,給白成泰施壓。


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錢。


可她哪裏知道,白成泰現在也一無所有。


白雪見白成泰不說話,氣道:“你好歹也是溫情的親生父親,她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為什麽你這個父親卻窮成了這樣兒,你跟她要啊,你都已經在媒體上承認她了,她若是不給你,就是不孝,你也可以告她的。”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