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是要助人為樂
loading...

第402章 是要助人為樂


童好拍了拍她肩膀:“夠意思。 ”


她將手臂收回,畢竟自己身高不夠數,摟著她肩膀實在是累。


溫情道:“不過……”


童好盯著她:“還帶轉折的呀。”


“哎呀不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我一喝多酒就完蛋啊,所以一會兒你想喝多少,我都陪著你,但我必須得少喝點,我現在可是為人母的人,總不能太過火,你說呢?”


童好鬱悶的歎口氣:“哎,真不願意跟你們這群有娃的人喝酒,算了算了,看在我幹兒子的麵子上,我批準了。”


溫情雙手放在了身子右側,福了福身子,一本正經的道:“謝童大爺批準。”


兩人對視一笑,童好道:“那就走吧,良辰吉日,不能浪費了。”


下樓後,陳師傅將兩人送到了童好選的路邊攤。


這是兩人大學時期,經常來擼串兒的地方。


點好菜後,童好還要了一打啤酒。


溫情道:“你要這麽多幹嘛,我最多隻能喝一杯哦。”


“你不用喝,我喝。”


溫情凝眉:“你今天幹嘛這麽熱衷於喝酒呀。”


童好嘿嘿一笑:“你就當我饞酒了唄。”


兩人聊了好一會兒,肉串和雞心就已經送上來了。


童好開了兩瓶酒,“我們不往杯子裏倒了,直接對著瓶子吹吧。”


溫情點頭:“行啊。”


兩人碰了個杯,童好先喝了一杯,她歎了口氣,開始吃串。


溫情納悶道:“好好,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麽煩心事兒呀。”


童好看向她:“沒,你別多想了。”


“可你今天有些不對勁哦,情緒有些消極。”


剛剛她問童好,最近有沒有遇到合適的男人,童好竟然說,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想自己過,清淨。


“真沒有。”


“你是不把我當姐妹了吧,你無緣無故的跑到北城來,而且還是到了以後才告訴我的,肯定有問題,到底怎麽了。”


童好歎了口氣:“我讓我爸氣的。”


“怎麽了?叔叔待你多好呀,挑你毛病也是希望你進步,你……”


“不是,”童好搖頭:“小情,你不知道,前段時間,我爸的朋友給我介紹了個對象,我們兩個見過麵之後,我覺得他還不錯,就打算跟他處一下。


這男的呢……性格挺好的,對我也不錯,可能是因為出身於書香世家的原因,我一直都覺得,他身上有一股子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真的讓我覺得特別好,我甚至都有跟他結婚的打算了,誰知道……”


童好說著,鬱悶的又喝了幾口酒。


溫情道:“怎麽了?他劈腿了?”


“她媽是大學教授,嫌棄我們家是做生意的,又給他介紹了同事的女兒,那個女人,是小學老師。然後,我男朋友竟然跟人家一見鍾情,你說搞不搞笑……”


童好說著,無語的搖頭笑了笑,繼續喝酒。


她擦了擦嘴角,氣道:“我不是非要怎麽樣,我隻是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怎麽可以淡薄成這樣呢,你不喜歡我就明說呀,幹嘛非要跟我處對象?


既然處了,你要去相親,總要先跟我分手吧,為什麽一邊跟我曖昧著,一邊還跟別的女人相處著,等到確定那邊是真愛的時候,你再來跟我說分手,那我算什麽呢?”


溫情凝眉:“這男人也太渣了吧。”


“對呀,我因為這事兒特別生氣,就跟我爸吵了一架,我爸說,是我自己不好,沒能駕馭住人家,可是小情,我覺得自己太冤枉了。”


溫情點頭,連連拍了拍她的手:“不是你的錯,這次我站在你這隊,叔叔他說的不對。”


童好委屈巴巴的眼裏夾著淚,繼續喝酒。


看童好這樣,溫情也不好受。


她看了看身前的啤酒瓶,猶豫了一下道:“你等我一下啊,我打個電話。”


她說完,走到一旁,撥通了霍庭深的號碼。


電話接通後,溫情聲音輕柔的道:“你吃飯了嗎?”


“正在吃呢,你吃完了?要回來了嗎?”


“那倒不是,我剛開始吃呢,那個……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兒。”


“還是別商量了。”


“為什麽呀,”溫情蹙眉:“我都還沒說呢,你就拒絕我。”


“你這口氣,一看就不是好事兒。”


溫情臉一黑:“誰說不是好事兒的,我是要助人為樂。”


“是嗎?那你倒是說來聽聽。”


“是這樣,好好這次來北城,其實是因為被渣男給騙了,她心情不好,這會吃飯,她一直在哭呢,我有些擔心她,所以……今晚想留在她這兒,不回去了。”


“不行。”


“我從學生時代開始,就隻有好好一個朋友,之前,好好因為我離開了你,還特地去佛羅倫薩找我,知道我跟你的關係,她比我哭的還厲害,陪了我好幾天。


現在,她遇人不淑,你卻要我不聞不問嗎?我可做不到,總之,這事兒我可是跟你商量了,今晚我不回去了,你帶著霍霍早點休息,提前跟你說一聲晚安了。”


她說完,又一次先將電話掛斷。


隻要聽不見他說不行,就算他同意了吧。


溫情回到桌邊,對童好道:“好好,就衝你今天心情不好,我決定跟你一醉方休了。”


“真的假的,”童好不信的看向她。


溫情四下裏看了看道:“不過,這裏肯定不行,我要是喝醉了,怕會出糗,我們去酒店房間裏吧,到時候把門一鎖,安全的很。”


“行,我看行。”


兩人說定後,把點好的燒烤打包,拎著啤酒就讓老陳將兩人重新送回了酒店。


為了以防萬一,溫情將門連上了兩道鎖後,還去跟保潔要來布條,讓童好在門上係了死結。


之後兩人將房間裏能推得動的沙發桌子,推到了門後,這樣一來,溫情一會兒就算想瘋,也跑不出去了。


一切搞定,溫情終於放肆的跟童好坐在了地毯上開啟了今晚的酒局。


有了溫情的安慰,童好放肆的大哭了一場,發泄了情緒。


哭過之後,兩人繼續喝酒。


一個小時後,溫情出現在酒店的大廳裏,來回打轉……


她搖搖晃晃的,找不到自己回家的路了。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


霍三爺,寵妻請克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