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這吻,是夢吧
loading...

第393章 這吻,是夢吧


溫情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霍庭深忍了又忍,最後抬手刮了她鼻子一下。


“我都餓了,走,吃飯去。”


他起身,雙手抄進口袋裏往門口走去。


溫情輕呼了口氣。


霍庭深回身問道“你剛剛不會是在期待什麽吧。”


溫情忙抬頭看著鏡子裏的他道“我哪有。”


“那你還坐在那兒幹嘛?吃飯去。”


“啊?哦,來了。”她起身,小跑著跟了出去。


剛剛……她的確是以為他要吻她呢。


她被看穿了吧。


天呐,真的是好丟人呐。


深夜,溫情忽然覺得有些發冷。


她起身,將被子全都蓋到了身上。


可似乎並不能緩解。


她起身,暈暈乎乎的出了房間,去將霍庭深屋裏的被子也抱了過來。


蓋著兩床空調被,她依然覺得冷。


聽到動靜,霍庭深起身,見她在被窩裏發抖,他下床,繞到她身側,伸手按著她的胳膊“小情?”


“嗯?”溫情睜開眼,看著黑暗中的他,迷迷糊糊的道“你怎麽起來啦。”


“你怎麽了?怎麽一直在發抖。”


溫情坐起身,用被子將自己包住“我覺得很冷。”


“冷?”他抬手撫摸向她的額頭。


有些熱。


“你等我一下。”


他起身出了房間,沒多會兒,就帶回了電子體溫計,幫她量了一下。


385°。


“小情,你發燒了。”


他起身拿起手機給佟管家打電話。


“讓醫生過來一趟,小情發燒了。”


溫情道“我沒事兒,一會兒多蓋幾層被子,睡一覺也就好了。”


“不行,感冒必須得重視起來,萬一嚴重了,你自己受罪不說,也會傳染孩子,你說呢?”


霍庭深這樣一說,溫情倒是不敢抗了。


她轉頭看了霍霍一眼道“今晚你帶霍霍睡,我去隔壁吧。”


“不用,讓阿姨帶霍霍出去比較保險。”


溫情有些不好意思,她一個人發燒,全家人都跟著她不用睡了。


阿姨來將霍霍抱走後不過五分鍾,家庭醫生就趕了過來。


醫生給溫情把過脈後,說她是外感風寒引起的感冒。


溫情吃過藥後,就躺在了床上。


她看著坐在床沿,盯著自己看的霍庭深道“你也去休息吧,別在這裏看著我了,我沒事兒。”


“等你退燒我再睡,”他抬手,溫柔的撫摸著她的發“睡吧,我在這裏陪著你。”


溫情知道他的脾氣。


趕是肯定趕不走的,她現在也真的有些暈乎,索性就先閉上眼睛睡覺了。


沒多會兒,她出了一身的汗,她能感覺到有人在用溫毛巾幫自己擦汗。


迷迷糊糊之中,她還感覺,有人在她唇角輕輕親吻了一下。


溫情潛意識裏告訴自己,是夢吧。


第二天清晨,溫情從睡夢中醒來,就看到霍庭深側睡在她身邊。


他猶如雕刻一般的側顏一如既往的完美。


她翻了個身,本想著側身看他一會兒的。


可他卻瞬間醒了。


兩人四目相對之際,溫情感覺到了幾分窘迫。


霍庭深倒是淡定,抬手捂在了她額頭上。


溫情眼珠子微微轉了轉,貌似……有些尷尬呢。


霍庭深不放心,起身下床給她測了一個溫度,無奈道“怎麽還燒,這個庸醫開的什麽藥,起來吧,我帶你去醫院。”


溫情坐起身道“感冒哪有一下子就好的啊,都要有個過程的,你別著急了,我現在很舒服,一點兒不覺得難受。”


“感冒也不能大意,還是聽我的吧。”


溫情翻身躺下,背對著他“我不去,因為一點兒小感冒就往醫院跑,這也太矯情了。”


“感冒嚴重了,也是很危險的。”


“反正我就是不去。”


“你要是不聽話,我可要抱你出去了。”


溫情立刻坐起身,一本正經的下床,“去就去。”


看到她聽話的樣子,霍庭深不禁勾唇淺笑,想起了過往用這事兒威脅她的時候。


按照霍庭深的要求,溫情住院了。


溫情真心覺得,一點小感冒就住院,實在是矯情到姥姥家了。


可誰讓霍庭深是爺呢,不聽他的,他就威脅人。


過分。


因為溫情生病,霍庭深對白家人的憤怒升級。


溫情出院後,他親自下場,手撕白氏集團。


曾經輝煌的商業帝國,隻用了兩周的時間,就徹底轟然倒塌。


白氏集團被仁安集團收購。


那一整天,網上到處都是白成泰狼狽離開白氏的新聞。


看著手機視頻裏的畫麵,溫情心裏百感交集。


對白家的恨,自此似乎真的可以畫上一個句點了。


從以後,她跟白家,再也不想有任何瓜葛。


中午,她從教職工食堂吃完飯,回辦公室的路上,經過露天籃球場。


正在打球的霍霆仁見到溫情,跟隊友們打了個招呼後,就跑向了溫情。


“三嫂,今天的好消息你看了嗎?”


“你說白氏的事情?”


霍霆仁打了個響指“就是這個,你看了以後感覺如何?”


溫情平靜的道“倒也沒什麽感覺。”


“啊?不會吧,你不知道這事兒,是我三哥盡心布局,為你做的嗎?”


溫情點頭“我知道啊。”


“那你還說沒感覺,我三哥知道,該心寒了。”


“我說的沒感覺,是說對白氏集團倒閉的事兒沒有感覺,你三哥做的一切,我都記在心裏了。”


“嚇我一跳,本來剛想說你沒良心呢。”


她笑了笑,納悶的道“有件事兒我倒是想不通,對付白氏集團的分明是你三哥,可為什麽最後新聞裏卻說,是仁安集團做的?仁安集團……以前也沒聽說過呀。”


霍霆仁得意一笑“你沒聽說過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識他們的總裁。”


“我認識仁安集團的總裁?”


“對呀。”


溫情擺手一笑“開什麽玩笑,我可是第一次聽說這家公司呢。”


“第一次聽說,不代表你就肯定不認識呀,你想想嗎,好好想想,其實很容易就能想出來的。”


溫情沉思了片刻,這件事既然是霍庭深做的,那應該就是與霍庭深有關,霆仁又說的這麽明顯“難道……是你三哥?”


“哎呀不是,再猜。”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