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你逼出來的魔鬼
loading...

第390章 你逼出來的魔鬼


聽到野種這兩個字,葉晚落懵住了。


霍庭馳嘴角噙著邪惡的笑意“這個野種,就是我給你的報應。”


“野種?庭馳,”這幾個月,葉晚落一直在忍,可是今天她卻有些忍不住了。


“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這是你的孩子,你怎麽能用這麽惡毒的言語羞辱他,他……”


“我的孩子?”霍庭馳諷刺的大笑“你不是根本就不想為我生孩子嗎?我那麽‘愛’你,又怎麽會勉強你,我當然要尊重你的決定。”


“你這話什麽意思?”葉晚落說完,臉色都有些慘白了幾分。


或許,她已經猜到了些什麽,可她不敢往那方麵想。


霍庭馳揚起的眉眼裏,帶著邪。


“意思就是,當初,我讓醫生送進你身體裏的蝌蚪,根本就不是我的。所以,這個孩子,就是個野種,是個流浪漢的種。”


這話,葉晚落當然不肯相信,她搖頭“不可能,絕不可能,你不會這樣對我的。這是假的,這不可能是真的。”


“就知道你不會相信。”霍庭馳轉動輪椅出門。


沒多會兒後,他重新回來,將一份親子鑒定的結果,扔到了她的麵前。


看到鑒定結果上顯示,知廉跟他沒有半分血緣關係。


葉晚落搖頭,一臉絕望的望著他“霍庭馳,你怎麽能這樣對我,你……你不是人,你就是個魔鬼。”


“哈哈哈哈……”霍庭馳大笑了足有半分鍾,他抬手擦掉了眼睛裏擠出來的液體。


“是,我是魔鬼,可這個魔鬼,是你一手逼出來的。”


葉晚落蹲下身,雙手撕扯著頭發“你怎麽能這樣對我,怎麽能……”


他抬手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兩條廢腿“葉晚落,我真後悔,為什麽這麽晚,才看清你的真麵目。曾經我願意豁出生命的去愛你,守護你,為你我甚至沒了雙腿,我用我一輩子的自由,換了一個你,可你是怎麽待我的?”


葉晚落不甘心的道“我待你也很好不是嗎?我已經盡力了。”


“你是盡力在傷害我,這麽多年,我一心一意的對你,你卻暗地裏勾引庭深,你明知道我有多麽期待一個孩子,可你竟狠毒的殺了我的孩子。


即便明知道是你錯了,我卻還要一意孤行的向著你,我以為,隻要我努力,你終究是會看到我的真心的,可你呢?你對我說過些什麽,你沒有忘記吧?我這個瘸子……嗬,你知道,你的話有多惡毒嗎?啊?”


“那……那都是在氣頭上說的話,怎麽能作數,”葉晚落搖頭“你是我的丈夫啊,怎麽能……”


“你何時把我當成你的丈夫過?葉晚落,是你害我一無所有,還踐踏了我的真心,我又怎麽會讓你好過呢。我現在唯一後悔的,是沒有聽大哥的話,及早的趕你滾出霍家。所以,曾經我有多愛你,現在就有多恨你。”


“既然你這麽恨我,為什麽不趕我走,為什麽要用這種方式來害我。”


“我當然不會這樣做,我若趕你走,你必然會光明正大的糾纏庭深,可你這樣的女人,怎麽配?我絕不會讓我的弟弟,重蹈上一代人的覆轍。我寧可毀了你,也不會讓你禍害他,所以,我選擇用這種方式報複你。


我要讓你一輩子都不能離開我身邊,每當看到這個孩子,就痛心疾首。你若敢違背我,我必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這個**有多令人惡心。葉晚落,你沒忘記,你的把柄還握在我手裏吧。哼,從此以後,你別想再有好日子過。”


葉晚落瘋了一般的捂著耳朵尖叫了起來。


叫痛了,她將地上的親子鑒定結果撿起,狠狠的撕碎。


霍庭馳淡定的冷笑“撕吧,這隻是複印件而已,你若喜歡撕,我可以複印一萬張,讓你撕個夠。”


“霍庭馳,你簡直就是個瘋子。”


霍庭馳望著她冷笑一聲後,轉動輪椅出去。


瘋?他當然不瘋。


他自信現在整個霍家,沒人比他更清醒。


甚至就連庭深,都已經被溫情那個妖女迷惑住了。


所以,不管是葉晚落也好,溫情也好,她們誰都別想毀滅霍家。


他眼神微微眯起,既然連親子鑒定都不能趕走溫情那女人,看來,他得另想策略了。


霍家別墅裏,霍庭馳和葉晚落離開後,剩下的三人,明顯輕鬆了下來。


霍霆仁納悶的道“三哥,你說二哥到底是怎麽了,是不是中邪了。”


“中什麽邪,他就是閑的。”


“可我真的覺得,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對勁,三嫂,你不覺得嗎?”


溫情看向霍庭深道“我也覺得他暴躁得有些過火。”


“三哥,我們可以不管他家裏的事情,可若二哥心理出現了什麽問題,我們作為兄弟卻不聞不問,會不會有些太淡漠了?”


霍庭深沉默了片刻後道“回頭我會找他談談的,吃飯吧。”


周一上午,霍庭深忙完公事,就撥打了霍庭馳的電話。


“二哥,我想見你一麵,你有時間出來嗎?”


霍庭馳道“我去公司找你。”


“也好,我等你。”


臨近中午的時候,霍庭馳來了。


霍庭深讓林少康訂了午餐,兄弟倆一起吃飯。


霍庭馳坐在輪椅上,霍庭深坐在對麵的沙發上。


一開始,兩人誰都沒有做聲。


良久後,霍庭深放下了筷子,看向他。


“最近,你是不是有什麽事兒?”


霍庭馳揚眉“為什麽這麽問。”


“你不覺得自己最近很暴躁嗎?這不像你。”


“或許,你們誰也不曾了解過我吧,我本性如此,隻是最近不想壓製自己了而已,”霍庭馳揚眉,看向他“你呢,你有什麽事兒瞞著我嗎?”


霍庭深蹙眉,難道……他知道了些什麽。


見他不說話,霍庭馳道“你一向是個意誌堅定的人,忽然暴瘦,一定有原因的。”


霍庭深勾唇“隻不過是生了場病而已,都是小事兒。”


“庭深,什麽時候開始,我們兄弟之間,連這點兒信任都沒有了嗎?”


霍庭深望向他。


他勾唇“你不會以為,霆仁去了國外後,我會不聞不問吧,我既然知道霆仁住在哪兒,又怎麽會不知道,他是跟誰住在一起的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