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色字頭上一把刀
loading...

霍庭深下樓來吃飯,他看向佟管家:“去請溫老師出來吃飯。”


佟管家道:“剛剛溫老師說,學校裏有事兒,所以先走了。”


霍庭深勾唇一笑,有事?


她分明就是害羞了,想躲著他吧。


“給老陳打電話,讓他在路上給溫老師買好早餐。”


“好的。”


溫情直到進了學校,還有些懵懵的。


她昨晚是瘋了吧,竟然被美色所迷,給自己找了那麽大的尷尬。


要不人家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嗎。


這時候,她是真信了。


她騰出一隻手,拍了拍自己的臉。


溫情,你快醒醒吧,再這樣下去,你養了二十年的臉麵,就要丟幹淨了好嗎。


她呼口氣,往教學樓挪去。


上課前,她邊看著書,邊將陳師傅給她買的早餐吃飯。


教授進來的時候,她手機震動了一聲。


她將手機翻開看了一眼,見是校長發來的短信,她心情瞬間降到了冰點。


中午下課後,她來到了校長辦公室。


校長與往常一樣,冷著張臉,看向她。


她恭敬道:“校長,您找我。”


“我記得,上次你說過,會跟我家默然分手。”


“我們已經分手了。”


“那你告訴我,這是什麽。”


校長將一遝照片丟到了她腳前。


她沒有彎身去撿,隻是低頭看了看。


那是昨天,高默然去學校操場邊找她,半跪在她麵前,跟她懺悔時被人偷拍到的照片。


她坦然的看向校長:“這是高默然糾纏我時被拍到的,不過校長應該可以放心了,因為……高默然已經死心了。”


“我憑什麽相信你。”


“就憑我不會拿自己的前程開玩笑,也憑您的兒子,不值得我為他再付出感情。”


“溫情,你實在是清高的讓人覺得可笑。”


溫情淡然:“我並不清高,我隻是跟你們不一樣,在我這裏,錢並不是評判一個人的標準。”


校長看著溫情,這個一臉狐媚的女孩子,她是越看越不喜歡。


“校長,如果沒有什麽事的話,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別再讓我看到任何關於你跟默然的緋聞,不然……”


“那就請您管好您的兒子,讓他千萬不要再來糾纏我了。”


溫情抬手看了看時間:“校長,我跟人約好去食堂吃飯,如果您沒有別的話訓示,那我就先走了,再見。”


她轉身出去,校長冷哼一聲:“真是窮人多作怪。”


溫情出了校長辦公室,呼口氣。


她大概能夠猜到這些照片是誰幹的。


可是……無妨,因為她並不是很在乎。


霍庭深上午從會議室出來,秘書跟進了他的辦公室。


“三爺,昨天您要我調查的關於溫小姐的資料,我搜集整齊了。”


他邊說著,邊將資料遞給霍庭深。


霍庭深接過,隨手翻開。


看到她的母親一欄,寫的死亡。


父親一欄,寫的不詳。


他看向秘書:“父親不詳?這就是你給我調查的詳細資料?”


“三爺,在戶籍上,溫小姐是被單親媽媽養大的,可是,我讓人私下裏調查了一下,發現這個溫小姐,極有可能是白家的人。”


“白家人?”


“是的,白家的私生女,但是白家人從來沒有透露過有私生女的消息,而溫小姐跟白家人之間,似乎也沒有過多的交集,我調查過溫小姐的賬戶,三年之內,她從來沒有得到過任何白家的銀行轉賬,所以這個消息並沒有得到認證。”


霍庭深眉心微挑,看起來,邪魅不羈。


秘書繼續道:“溫小姐大學期間,一直在四處打工,光我搜集到的,她就做過十幾份零工。”


霍庭深眼神一冷:“說來聽聽,她都做過什麽。”


“她在肯德基、咖啡廳、酒吧還有酒店裏做過服務生,在高檔餐廳裏彈過琴,也做過畫模,去超市推銷過牛奶,去服裝廠的包裝車間做過計件工,還做過家教。”


“可以了。”霍庭深的臉色已經完全冷了一下。


“把資料放在這裏,你出去忙吧。”


“好的,三爺。”


秘書出去。


他將資料打開看完,裏麵還包括了白氏集團最近的動態。


想到溫情這樣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子,竟然為了生計做過這麽多事情,他都覺得心疼,可白家人竟然無動於衷。


看來,她這個白家的私生女對白家,是半分利用價值也沒有的。


可無妨,她的這重身份,對他來說很有用。


白氏……嗬,有些債,是該好好清算一下了。


溫情約童好一起去餐廳吃飯。


童好攙扶著她,邊走邊跟她聊著畢業以後的打算。


遠處,宋若挽著高默然的胳膊,從另一條路一起往餐廳這邊走來。


走近,宋若跟她們招了招手,聲音柔柔的道:“溫情,童好,你們也來吃飯啊,正好碰到了,大家一起吧。”


兩人誰都沒有理會他們。


童好邊走邊道:“溫情,我今天中午莫名的想吃個炸雞呢。”


溫情笑:“你不是不喜歡吃油炸食品嗎。”


“可是我討厭雞呀,因為某人,我今天即便不喜歡,也要吃幾口。”


一旁,宋若臉色瞬間垮了,一副馬上要哭的表情。


“童好,你不用這樣拐著彎的罵我吧,我並沒有得罪過你。”


“我罵你?”童好斜她:“你這話說的,我吃個雞就是罵你了?那遊戲裏麵的吃雞王,都是為了罵你才產生的?自己做賊心虛,願意對號入座,還委屈兮兮的裝給誰看?”


高默然看著溫情,見她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絲毫沒有看他一眼,他心裏悶的發狂,冷聲道:“童好,你給我說話放尊重點。”


童好揚起下巴:“高默然,我不跟渣男說話,所以別叫我名字,我嫌惡心。”


“我是渣男?你以為,她溫情能比我幹淨多少嗎?你自己問問她,她到底都幹了些什麽,你看看她有沒有臉自己說出口。”


溫情冷眼,落到他臉上。


童好是個暴脾氣,一聽高默然這樣說,她立刻擋在溫情身前喝道:“你丫的高默然,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為了合理的喜新厭舊,你還真敢給自己找借口,因為跟你交往,溫情到底都承受了些什麽,你他媽的什麽都不知道就不要亂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