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霍庭深,我愛你
loading...

溫情看了自己的簽子一眼,不禁皺起眉心。


她看向霍庭深,“你笑什麽呀,你抽到的很有意思嗎?”


霍庭深眼神撇到了她的簽子上:“你抽到的是什麽?”


“我……我不告訴你,”溫情耍賴,正要把自己手裏的簽子塞回桶裏的時候,卻被霍庭深一把按住了桶口。


她的簽子掉在了外麵。


她剛要去撿,卻被霍霆深搶先了一步。


霍庭深看著上麵的字,揚眉:“嗯,這麽好的東西,幹嘛要扔。”


他將簽子重新放在了她的手中。


李蓓蓓好奇的問道:“溫老師,你抽到的是什麽呀,都惱羞成怒的要毀屍滅跡了。”


霍庭深自然而然的念道:“請去人最多的地方,念出你男朋友(女朋友)的名字,大聲的對他(她)說我愛你。”


“哇……”李蓓蓓忍不住的鼓掌。


溫情無語,這李蓓蓓,唯恐天下不亂呢吧。


李蓓蓓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道:“要不,咱們就從溫老師開始吧。”


“別別別,”溫情擺手:“我這還得起來找人多的地方,先從你們開始。”


她指著李蓓蓓:“是你提議要玩兒遊戲的,就你先開始吧。”


“行呀,”李蓓蓓將簽子交出,“我抽到的是,說出這輩子吃過的最駭人的東西。”


她想也不想的道:“我的答案是蜘蛛。”


尹大成不禁惡寒道:“你怎麽咽下去的。”


“人家油炸好的,還說是好東西呢,那蜘蛛,這麽大個兒。”


尹大成忙道:“行了行了,你還是別說了。”


李蓓蓓道:“那輪到你們了。”


她看了看黃婭的,念道:“說出你喜歡的人三個優點。”


黃婭臉微紅,轉頭看了洛呈殊一眼,隨即垂眸道:“他……讓我看到第一眼就覺得舒服,長的好,性格也很溫和,雖然話不多,但我覺得,他很體貼。”


溫情拍了拍手,覺得黃老師說的特別好。


“呈殊哥哥,到你了。”


洛呈殊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簽子,這才道:“初戀的時間和初戀的優點。”


溫情嘟嘴,這可是個……送命題。


果然,黃婭表情真有了幾分不自然。


洛呈殊道:“我初戀是在19歲的時候,她的優點是性格好,英文好,西方人嘛,英文本就是母語,我的英語水平,就是跟她在一起的時候,飛速變好的。”


聽到這裏,黃婭唇角微微揚起幾分。


原來那個周子瑜,不是洛呈殊的初戀啊。


洛呈殊身邊坐著的是霍庭深。


霍庭深交給了溫情。


溫情正好奇呢,低頭看著念叨:“說出你這輩子做的最瘋狂的事兒。”


她看著他,等待回答。


霍庭深坦然道:“為了給一個喝醉酒的女人拿小熊玩偶,砸了一家店。”


溫情的臉倏然紅了。


周圍幾個人都沒做聲。


畢竟霍庭深之前緋聞不少。


誰都不知道這個醉酒的女人是誰。


溫情白了他一眼。


霍庭深看到她的眼神,接著又補刀道:“以後,你們都不要跟溫情喝酒,否則後果真要自負。”


溫情抬手就捂住了他的嘴:“你快閉嘴,別說了。”


知道這事兒是為溫情做的,李蓓蓓不禁道:“我怎麽忽然間覺得,這事兒這麽浪漫呢?”


黃婭抬手,比量出一根手指:“同感,+1。”


之後是尹大成和他的女朋友。


大家都說完後,就將目光落到了溫情的臉上。


溫情鬱悶道:“為什麽你們的都這麽簡單啊。”


霍庭深哼道:“那不然,你想說說你初戀的優點?”


溫情立刻站起身,四下裏看了看,“那邊人多,我去了。”


霍庭深有些不放心,也跟著一起。


溫情站定後,深吸了一口氣,剛要張嘴喊的時候,卻不好意思開口。


見狀,霍庭深在一旁道:“我還在這兒呢,你就這麽不情願?”


“什麽不情願,”溫情四下裏看了看,臉紅道:“人太多了。”


“你該慶幸,這裏不是夜市,趕緊的吧,大家還等你呢。”


溫情嘟嘴,沒有做聲。


霍庭深又道:“這樣吧,我幫你喊,但一會兒你要當眾吻我,怎麽樣?”


那更不行。


她撇嘴道:“我還是自己喊吧。”


她鼓足勇氣,大聲喊道:“霍庭深,我愛你。”


她一喊完,周圍賞花的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她忙上前,拉著霍庭深的手就走。


聽到這‘告白’,霍庭深臉上展現出滿意的笑容,用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道:“我也愛你,溫小情。”


這一天的郊遊,溫情真的覺得很快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溫情沒能吃上自己想吃的東西。


將大家送回去之後,他們也終於踏上了回家的路。


溫情有些疲憊的躺在了床上。


霍庭深就坐在她身側,溫柔的幫她揉捏著胳膊。


“以後這種活動,你還是不要再參加了。”


溫情看他:“為什麽呀,你不是也玩兒的挺開心的嗎。”


“太耗體力了,你一個孕婦,跟一群身強體壯的年輕人在一起,確定跟得上節奏?”


溫情想了想,也是的。


“最重要的還不是體力的問題,你們都又吃又喝的,我卻什麽都不能吃,心裏真的不平衡的很。”


“你想吃的這些東西,等咱們家霍霍出生,我讓你隨便吃。”


溫情淺笑,點頭:“你可不許騙我,咱們說好了,別到時候又以要喂母乳為由,不讓我吃。”


“你老公可是一言九鼎的,放心。”


溫情起身,將身子旋轉了一圈兒,把腿搭到了他的腿上。


“別捏胳膊了,還是捏腿吧,我腿累。”


霍庭深揚眉,這女人,現在連指使他,都指使的這麽順其自然了?


他抬手,在她腿上按捏了起來。


溫情想了想,問道:“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問吧。”


“你二哥和二嫂……最近為什麽這麽安靜呀。”


“他們安靜還不好嗎?難不成你還想看我二哥那副怨天尤人的模樣?”


溫情搖頭:“那倒不是,我就是覺得……他們這麽平靜,我心裏很不安。”


“不安?”


溫情點頭。


“有我在呢,天大的事兒,都會變成沒事兒的,放心吧。”


溫情也不知道為什麽,最近明明生活很平靜,可她卻總覺得,心裏亂的很。


就好像暴雨前的寧靜一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