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鴻門宴
loading...

“三嫂,你這也太踩點兒了吧。”


霍霆仁起身,去將溫情拉到了餐桌邊坐下。


對麵,葉晚落笑了笑:“溫小姐,你來啦。”


她清冷的道:“是呀,沒想到二嫂也在。”


葉晚落看向霍霆仁。


霍霆仁立刻道:“三嫂,我剛剛點餐了,你看,還需要加什麽菜嗎?”


溫情看了他一眼,“不用了,你點什麽我們就吃什麽吧,反正是你請客。”


她說完,又問道:“你今天怎麽想起來叫我跟二嫂一起出來吃飯了。”


霍霆仁嘻嘻一笑:“這不是閑著無聊,想跟兩個嫂子單獨約會嗎?”


溫情揚眉:“你三天沒來學校上課了,還以為你很忙,原來是我多想了呀,我看你那個酒吧,我是真幫錯你了。不行今晚,我就得回去跟你三哥說一下了。”


“別別別,三嫂,要是被我三哥知道了,他肯定會關了我的酒吧的。”


“關了也是活該。”


“三嫂,我跟你保證,過了這周,我一準兒乖乖回去上課,成不成?”


溫情哼了一聲:“再相信你一次。”


看著兩人這麽熱絡的聊天,一旁的葉晚落心裏很不是滋味。


以前,霆仁跟她才是最熟絡的,可現在……


這個溫情到底有什麽魔力,竟然讓霍家兄弟倆都為她神魂顛倒的。


葉晚落看著霍霆仁笑了笑:“霆仁?我們開始嗎?”


霍霆仁讓服務生上菜。


菜剛上齊,他就一拍手道:“哎呀,壞了,我把東西落在酒吧了,二嫂三嫂,你們兩個先吃著,我得去一趟酒吧,這兒離的近,我用不了二十分鍾就能回來了。”


溫情看著霍霆仁,這拙劣的演技……


葉晚落倒是識大體的點了點頭,一副長嫂如母的架勢道:“你去吧,早去早回,不然一會兒我們吃飯的時候,可不給你留。”


霍霆仁嘿嘿一笑,起身離開。


包間裏瞬間隻剩下了兩個人。


溫情表情淡然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而葉晚落,溫婉的表情忽然一轉,看向溫情的雙眸裏,也帶著幾分邪。


溫情放下水杯,回望她,視線並不友好。


“霆仁會約我,是你的主意吧。”


葉晚落麵上已經沒有了曾經的溫和。


“其實,我是有個問題想要問你,你是不是覺得,葉晚落這個女人,真的很好欺負?”


對著她變臉後的模樣,溫情也並不怵:“二嫂這話說的,你有二哥撐腰,誰會敢欺負你?”


“那我一次次的讓著你,你為什麽卻要一次次的來踩我?”


“我踩你?”溫情一副無辜狀,努力又仔細的回憶了一番:“哪有?”


“前天晚上,我跟你之間的事情,你為什麽要告訴庭深,你是不是覺得,女人之間的不愉快,就該由男人來出麵?那你想過嗎,如果我也找庭馳出麵,結局會如何?”


溫情抿唇,諷刺的搖頭一笑。


葉晚落惱火:“你這又是什麽意思?看著庭深針對我,你很高興嗎?”


“我沒有說過要讓他針對你,夫妻之間,本來就是沒有秘密的,你說你覺得我有工作是個問題,好啊,那我充分尊重別人提出的意見,適當的詢問一下我自己的丈夫,難道這也算錯?我不明白,二嫂為什麽這麽喜歡對這些事兒上杆子的找茬兒,你是真的太閑了嗎?”


“溫情,你別以為你能糊弄我。”


“我為什麽要糊弄你?”她挑眉:“你對我來說,真的沒有重要到需要我犧牲我的誠實的地步。”


“嗬,在我看來,你是因為庭深愛過我,所以才會這樣針對我的。我也不妨告訴你,我們之間的感情,本就在你之前,你沒有資格因為過去的事情,而討厭現在的我。”


“如果二嫂非要這樣想的話,那我隻能表達一下我的無奈了,你認為的過去的舊愛,在我眼裏不值一提,誰都有過去,所謂過去,就是在錯的時間裏,遇到了錯的人,所以最後也隻能以失敗收場。一份我從來沒有看在眼裏的舊情,我為何要在意?”


溫情說的坦然,臉上也滿是不屑一顧。


葉晚落鄙視道:“有沒有在意,隻有你自己心裏清楚,庭深在你之前,隻愛過我一個人。當年,是因為他,我才被人針對的,他哥哥的腿也好,我的婚姻也好,都是因為他造成的,他這輩子,都必須得對我心存愧疚,因為他,毀了我的人生。”


聽完這番話,溫情不禁覺得好笑。


“嗬,真是好笑。二嫂,你真的了解霍庭深嗎?還是你心裏什麽都明白,卻隻想自我麻醉?其實霍庭深過往到底是不是真的愛你,你心裏應該很清楚,一個真愛你的男人,又是這麽要強的男人,他會跟你一直玩兒曖昧嗎?


在二哥之前,他有無數次機會把你變成他的妻子,可他沒有這樣做,不娶你無非就是沒有確定,你就是那個對的人。”


“你胡說。”


“再說,退一萬步講,就算他真的愛過你,又能如何?結婚尚且可以離婚,難道隻是愛過一個人,就要一輩子忠貞不渝了嗎?


男人,沒有遇到真愛的時候,可能沒有你想的那麽專情。但遇到真愛之後,也會超乎你想象的專情。


我不知道,你一個嫂子,為什麽非要執著於一個你得不到的小叔子,你口口聲聲的說,不想破壞霍家的平和,可自我認識你以來,我發現,你的行為分明就是在唯恐天下不亂。”


“你誣陷我,我一直都在為了霍家,為了他們兄弟而努力。”


“是嗎?那你如何解釋霍庭深明明都已經對你放手了,你卻還要糾纏的行為?又如何解釋自己算計了我,卻還要說自己深明大義的行為?”


“你說我算計你?”


溫情不屑一笑:“沒錯。”


“真是欲加之罪,”葉晚落滿臉憤然:“溫情,你不會真以為有了庭深撐腰,就可以隨心所欲的誣陷別人了吧?”


溫情望著她,輕蔑的搖頭,“有句話叫做不到黃河心不死,看來二嫂也是這種類型呢,那好,既然你愛裝傻,那我就把話跟你挑明了說。”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