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沒有工作的資深怨婦
loading...

聽到這裏,溫情真的有些想罵人了。


你自己過不好,憑什麽在這裏詛咒別人?


溫情滿臉桀驁不馴的道:“我倒是覺得,二嫂有些和稀泥了,你不是霍庭深,憑什麽認為,霍庭深會因為我的工作而被動搖?難道霍庭深在你眼裏,是個卑鄙無恥的人嗎?”


葉晚落忙道:“我可沒有這樣說。”


“既然如此,你為什麽要把他說的那麽卑鄙?那天,我隻不過是祝你跟二哥百年好合,你就氣憤不已,難道你以為,我跟霍庭深這兩個加起來已經年過半百的成年人,會無法因為工作而達成共識嗎?


你一方麵說是為我們好,一方麵又勸我放棄自我,成為我最討厭的樣子,我不禁要懷疑,你這真的是為我們好嗎?


若我辭職後,每天自哀自怨的等著霍庭深回家,我把所有的心思和注意力都放在他一個人的身上,我失去了自我,慢慢的像是怨婦一樣開始埋怨霍庭深的早出晚歸,埋怨他沒有那麽愛我。


他一個人在婚姻的大路上大步前進,我卻始終原地踏步,我們的差距原來越遠,到了那時候,這段婚姻才是真的隻能終結。


在我看來,真正勢均力敵的愛情,不是用金錢多少和穿的衣服有多昂貴來衡量的,是用夫妻的信任,關愛,彼此的扶持來維護的。


我賺的少,卻願意花所有工資,給他買一條,在他看來並不昂貴的領帶做禮物。他賺的多,也能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我的衣櫃裏塞滿我並不認識的當季新品。我們彼此盡了最大的努力來守護這段婚姻,這才是真正的夫妻。


二嫂,說的更難聽點兒,在我眼裏,你就是一個沒有工作的資深怨婦,你自己的婚姻都沒有經營好,怎麽敢這麽光明正大的對別人的婚姻指指點點,‘好心’的做軍師呢?恕我直言,我真的不想活成你這副樣子。”


溫情這一番話,連氣都沒有喘,就好像是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要對付她一般,竟讓她啞口無言。


她咬牙,呼吸也沉重了許多。


見她在努力的壓抑怒火,溫情舒心了。


她道:“我這個人從小獨立慣了,我媽在世的時候,都管不了我的事情,二嫂也還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讓你少管閑事,也是為你好。”


葉晚落站起身,麵色冷落的盯著溫情。


溫情並不怵她,抬頭與她對視。


“溫情,你真的是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我一直覺得不知好歹好過隨波逐流的做爛好人。”


葉晚落將設計圖冊扔到了茶幾上。


“我還有事兒,恐怕沒時間陪你選衣服了,你自己勾選完,交給佟管家就好。”


她說完,就往外走。


溫情倒是向後靠去,愜意的道:“這圖冊,二嫂還是帶回去吧,霍庭深會為自己的孩子準備好一切的。”


葉晚落回頭冷睨了她一記,將圖冊拿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她走後沒多久,霍庭深就回來了。


他上樓換好衣服後,下樓跟她一起吃飯。


見她似乎悶悶不樂的,霍庭深問道:“我聽佟管家說,傍晚的時候葉晚落來找你了?是要挑孩子的衣服嗎?”


她白了他一眼:“沒挑成。”


“怎麽?聽這口氣,她欺負你了?”


溫情放下碗筷:“我問你,我繼續留在學校工作,你會覺得丟臉嗎?”


“丟臉?你這是哪兒來的奇怪的想法?”


聽到他這樣說,溫情就放心了,她重新開始吃飯:“不會就好。”


霍庭深看了她身後的佟管家一眼,佟管家也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麽。


霍庭深想了片刻後問道:“葉晚落嘲笑你的工作了?”


她沒做聲。


霍庭深以為自己猜對了,看向佟管家道:“你去把那個女人找來,我倒是要問問她,一個天天賴在霍家白吃白喝的女人,有什麽資格管我的女人?”


溫情忙回身道:“佟管家,你別去了。”


佟管家聽了溫情的,沒動。


溫情望向霍庭深:“她是建議我辭職,說我做的這份兒工作不夠入流,擔心我會丟了你的臉。”


“她還真是愛鹹吃蘿卜淡操心。”


溫情嘟嘴:“你就真的從來都沒想過,我這份工作讓你在別人麵前抬不起頭嗎?”


“你想什麽呢,我是那種人嗎?”他哼道:“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告訴你,我的女人,即便跟我在一起了,也有自己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的權利,我沒有那麽獨裁。不管任何時候,你想工作就去工作,你想辭職就呆在家裏,我養你。


那群一天到晚隻會花錢的女人,都沒有覺得丟臉,你這個為夢想而努力的人,怎麽反倒還要覺得丟人?這是什麽奇葩三觀,以後,你少跟葉晚落碰麵,她簡直已經三觀不正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


聽他這樣說,溫情低頭笑了笑,一掃剛剛的壞心情,吃起了飯。


霍庭深給她夾菜,問道:“你不會真以為我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了吧。”


“我隻是不了解你們這個圈子裏的規則,被她說的有些不太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會影響到你。”


霍庭深搖頭一笑,這個葉晚落,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看來,這個家裏是不能留她了。


一天到晚屁事兒沒有,就會找茬兒。


他看向佟管家:“你去找葉晚落,就說十五分鍾後,我要跟她談談。”


溫情忙道:“不用不用,剛剛,她也沒討到什麽好,我也是一句好聽的話都沒說的。”


“你這叫反擊,與她的主動找事兒是兩回事,這件事你別管,交給我來處理就可以了。”


溫情嘟嘴,不管就不管。


她倒是巴不得這兩人不合呢。


不過……這麽想的話,會不會顯得自己有點兒太邪了呢。


不管了,反正她就是看那個葉晚落很不順眼就對了。


看不順眼的人,不必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