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為什麽獨獨傷害我
loading...

因為長幼有序,所以霍庭深帶著溫情和霍霆仁,去給霍庭馳夫婦拜了年。


拜完年,大家又一起吃了早餐,這才出發來到紅杏寺。


來到寺廟門口,一行人下車。


因為溫情是第一次來,霍霆仁主動在溫情麵前做起了向導。


“三嫂,我跟你說,雖然你不信佛,但是今天既然來到這兒了,你若有什麽心願,真的可以虔誠的祈禱一次看看。這可是座已經有千年曆史的寺廟,經曆過多少次戰爭,都巍然屹立,據說,這都是因為有神明庇護,真的很靈的。”


溫情無語:“倒是沒看出來,你還信這個。”


一旁的葉晚落柔聲道:“溫小姐,有些事情,心誠則靈,我倒是覺得霆仁的話有道理。”


溫情笑了笑,沒有做聲,可是心裏卻在想,也不見得。


葉晚落每年都來,她的心願,大家心知肚明,可卻似乎並沒有實現呢。


她環視四周,道:“這裏環境倒是蠻不錯的。”


“春天院子裏大部分杏花都開了的時候,這兒會更美,”霍霆仁說著道:“再過兩三個月,你可以讓我三哥帶你來這裏看,反正一定不會讓你失望就對了。”


她對霍庭深笑。


霍庭深手摟著她的肩膀:“看來,我們的約會日程,又得加上一項了。”


“那我就賞你個麵子吧。”


葉晚落快走了幾步,拒絕聽這些‘汙言穢語’。


如往常一般,佟管家去找寺裏的小僧侶給安排了住宿的房間。


寺廟裏不方便男女合住,所以溫情難得的自己擁有了一個房間。


休息了片刻後,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溫情過去開門,見是葉晚落,她清冷的道:“葉小姐有事兒嗎?”


葉晚落並沒有在意她的態度:“溫小姐,我們去許願吧。”


她左右張望了一下:“就你一個人嗎?”


“庭馳腿腳不好,每年都不過去。”


“那我先等一下霍庭深吧。”


“嗯,也好,那我先過去,”她轉身走了兩步,想到什麽似的又回頭道:“對了,我得先提醒溫小姐一句,這裏是寺廟,溫小姐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男女之間還是不要拉拉扯扯的比較好。”


溫情淺笑:“多謝葉小姐提醒了,我讀過書的,這些道理都懂。”


葉晚落揚了揚眉:“我也隻是以防萬一,沒有別的意思,那我先過去了。”


她走後沒多久,霍庭深就來找她了。


來到大殿裏,霍庭深和霍霆仁以及葉晚落都誠心誠意的跪拜上香。


結束後,霍庭深來到溫情身邊:“你不去嗎?”


溫情道:“我還是算了吧。”


霍庭深道:“我來這裏跪拜,一不為財,二不為名,隻為了已逝的父母和尚在人世的霍家人,也為了你。”


溫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她上前燒香拜佛,竟前所未有的虔誠。


她求佛祖,讓母親溫瑩瑩來生能夠幸福,也求……


結束後,幾人一起離開大殿。


葉晚落問道:“溫小姐,還以為你會不屑於我們的做法呢,結果剛剛你也很虔誠嗎。”


溫情淡淡的回應道:“入鄉隨俗吧。”


“我每年都是祈求希望霍家能夠一切順利,今年也不例外,你呢,你求了什麽?”


“可以說出來嗎?不是說,說出來就會不靈驗嗎。”


葉晚落笑道:“怎麽會,這又不是流星許願。”


溫情看向她,眉心微揚,低聲用隻有葉晚落一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道:“我這個人比較俗,也比較自私,所以我求的是希望我跟霍庭深的感情能年年歲歲複餘年,生生世世護此生。”


葉晚落臉色一緊,隨即尷尬的點了點頭:“挺好的。”


溫情又道:“我順便也幫葉小姐祈求佛祖,希望你的婚姻生活能夠恩愛和美。”


葉晚落冷眼睨向她,聲音也冷清道:“我的事情,就不勞煩溫小姐費心了。”


溫情一臉無辜的道:“葉小姐這是生氣了嗎?那真是抱歉了,我以為這樣是為你好呢,我沒有惡意的,所以,還希望葉小姐能夠體諒,如果你無法體諒,我也可以道歉,但我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什麽問題。”


葉晚落麵色森寒,心中瞬間憋了一股子氣。


她沒有想過,這個溫情竟然會這麽難纏,在這裏等著反擊她。


當真是個心思縝密的女人呀。


她拉住溫情的手腕。


溫情停住腳步:“葉小姐還有事兒?”


葉晚落走到她身前,而此時,走在前方的霍庭深和霍霆仁聽到溫情的聲音,也停住腳步回頭。


葉晚落抬起手,做發誓狀。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葉晚落可以對天發誓,如果當時公布溫情的身份這件事兒,我帶了半點私心,就讓我不得好死。”


溫情沒有做聲,霍庭深走上前來:“葉晚落,你這是幹什麽?”


葉晚落眼眶中帶著霧氣,望向他:“你說呢?霍庭深,我做那些是為了什麽,其實你跟溫小姐都心知肚明,明明你們麵臨的危機解除了,你們夫妻也恩愛如初了,可為什麽你們卻還是要把罪名掛在我的身上?我葉晚落這一生或許感情不順遂,但卻沒有做過壞事兒,你們到底要因為這件事兒,記恨我到什麽時候?我到底何時才能摘掉身上壞蛋的標簽。”


見葉晚落要哭,霍霆仁上前道:“怎麽了二嫂,你別哭呀。”


葉晚落看向溫情:“你明明知道我的婚姻是我這一輩子的痛,為什麽還要用這件事兒來戳我的傷口,溫小姐,你這麽善良,你為什麽卻獨獨要傷害我?”


她說著,擦著眼淚,跑著離開。


霍霆仁看了看離去的葉晚落,又看向溫情,問道:“三嫂,你這是跟二嫂說什麽了,怎麽把她弄哭了。”


溫情表情凝重:“不是我把她弄哭的。”


她說完,也邁步離開。


霍霆仁看向霍庭深:“三哥,要不我去看看二嫂吧,她還懷著孕呢,別再出什麽事兒。”


“去吧,”霍庭深說完,快步追上了溫情。


“溫小情。”


溫情沒搭理他。


霍庭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溫情站定,回頭瞪向他:“霍庭深,我這人矯情又不講道理,如果你指責我一句,你會後悔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