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話嘮霍庭深
loading...

第323章 話嘮霍庭深


洛呈殊走到周父身前,居高臨下,氣勢已然高漲。


“我跟你女兒談戀愛期間,在她身上花費的錢,光她帶回家的那些名牌,可以查閱到價位的,至少在四百萬以上。因為她的胡攪蠻纏,還害我丟了年薪兩百萬的工作。


還有,你們現在住的那套房子,是我全款買的,當時你們也在場,所以應該知道,那套毛坯房是花了二百二十萬,裝修費是三十多萬。現在,那個地段的房子已經漲到兩萬多一平,所以售價應該在三百五十萬以上。按照你們的要求,你們是不是還應該倒找我錢?”


“你憑什麽把房子算在裏麵?那是我們的。”


洛呈殊眼神犀利:“誰告訴你是你們的?那套房子的出資證明還在我的手上,而且,周先生,你應該沒有忘記,買房之前我們簽過的協議吧?”


周父臉色緊張了幾分:“協議裏分明寫了,如果因為你的原因導致了感情破裂,房子就算是給我們家子瑜的賠償。”


“沒錯,協議上還寫了,如果是因為周子瑜的原因造成了分手,那房子,將歸還給我,這一條,當時還是您老兒親自加上的呢。”


周父有些後悔當時的多此一舉。


因為那時候,洛呈殊分明說過,不必這樣的。


周母道:“房子我們是絕對不會讓出來的,你們分手的原因,就是你錯了。”


“沒錯,”周父也開始耍起了無賴:“就是你造成的分手。”


洛呈殊也不急:“這件事兒,我會起訴,我手裏有證據可以證明,當時是周子瑜堅持要分手,才造成的感情破裂,所以,我有信心可以拿回那套房子。”


周母看了周父一眼,往地上一趟,撒潑道:“你們洛家欺人太甚,我女兒都自殺了,你們還這麽絕情,你們到底還是不是人呀。”


“她自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唯獨這次,我絕對不會讓步,二老還是盡快離開吧,餘下的事情,我會采取法律手段來解決的,如果你們認為我有錯,也可以告我,我隨時準備好跟你們對簿公堂。”


洛呈殊說完,見周母還不起來,他便掏出手機。


“如果一分鍾之內,你們不消失,那我會選擇報警,私闖民宅也是犯法的,隻是這一次,我不會再保你們出來了。”


周父彎身將周母扶起。


他滿臉怒氣的望向洛呈殊:“你小子,真是好樣兒的,耍了我的女兒,還有理了。”


“你的女兒,絕對不是一個會被別人耍弄的人,她毀了我的人生。你們也回去準備一下吧,年後,我會派人去收房,如果你們不搬走,後果自負。”


周父要對洛呈殊動手。


洛叔叔卻是抬手一把將他推開。


“我的兒子,還輪不到你來動手,滾出去。”


周父周母見狀,也隻能自認倒黴的先離開。


洛呈殊呼了口氣。


洛阿姨伸手推掖了他兩下:“你這孩子,念書念傻了嗎,怎麽能招惹這種女人,真的要被你氣死了。”


“媽……”


“行了,這不是埋怨孩子的時候,孩子也是受害者,”洛叔叔說了洛阿姨一句後,看向溫情和霍庭深。


“小情,你快招呼霍三爺坐,我去做飯,今晚你們就在這裏吃飯。”


溫情也知道,今天不適合蹭飯,她擺手道:“不了洛叔叔,我們今晚還有事兒,等改天我們再來叨擾吧。”


洛阿姨對溫情連連道謝。


洛呈殊對霍庭深點了點頭,說了一聲:“三爺,今天謝謝你點醒了我。”


霍庭深淡定的扯起唇角:“能被點醒,證明你還有的救,再奉勸你一句,剛剛說到的那些,你必須做到,如果你再一次心慈手軟,那你就真的沒救了,有些人最善於鑽空子。”


“我會的。”


霍庭深帶著溫情離開。


兩人都上了霍庭深的車。


溫情納悶道:“你點撥呈殊哥哥什麽了?”


霍庭深傲嬌的扯著唇角,“天機不可泄露。”


“切,”溫情向後靠去:“真會故弄玄虛。”


“嗯,你們倒是敞亮,結果好幾天也沒能解決這點兒小事兒。”


溫情白他:“沒你這樣兒的,還帶通過擠兌別人抬高自己的啊。”


“這難道不是事實?”


溫情哼了一聲,不跟他爭。


不管他點撥了什麽,這事兒終歸是有了好結果。


“放假了,你就沒有什麽想去的地方嗎?”


溫情搖頭:“沒有。”


“好好想想,年前我帶你出去轉轉,等回頭你肚子大了,行動就沒有這麽方便了。”


溫情的手撫摸了一下小腹:“我哪兒都不想去,我隻想睡覺和複習,如果能去大城家園的話,我就更高興了。”


霍庭深不爽:“你是巴不得想離開我身邊就對了。”


“因為你總影響我學習啊。”


“我影響你了嗎?”他湊近她,壞壞的笑道:“嗯,也對,美色當前,你肯定難以集中精神。”


溫情單手戳著他的太陽穴,將他腦袋推開:“離我遠點兒。”


霍庭深不禁笑道:“惱羞成怒,看來被我猜中了。”


“你想多了好嗎,是因為你話太多。”


“這輩子,說我話多的人,你是第一個。”


溫情故意氣人似的道:“嗯,看來就我倒黴,遇到的是一個話嘮霍庭深唄。”


“你這是幾輩子燒來的高香,哼,身在福中不知福。”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誰也不讓誰一句。


不過這樣逗著嘴,他們竟都覺得樂趣無窮。


霍霆仁一放假,就跟兩個同學一起去旅行了。


臘月二十八的時候,他才終於回來。


而這一天,按照老規矩,霍庭馳和葉晚落也從他們自己的別墅裏搬了回來。


中午,霍庭深和溫情剛吃完飯,葉晚落就來了。


她身後跟著阿姨,手裏提著籃子。


見到兩人,葉晚落麵露喜色:“庭深,溫小姐,你們吃過了嗎?我剛剛閑著無聊,親手做了些點心來給你們嚐嚐。”


再見葉晚落,溫情本以為大家都會很尷尬。


可是葉晚落表現出來的‘隨和’,卻像是兩人之間並沒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一般。


這讓溫情不禁有些懷疑。


到底是自己太記仇,還是葉晚落太健忘。


又或者……是她戲太好,而自己段位不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