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你說,你是不是不愛我
loading...

他吻上她的唇,繾綣又溫柔。


今天的霍庭深實在是不對勁。


溫情費了半天力氣,才側過臉,躲避開他的‘追捕’。


她粗喘著氣道:“霍庭深,你這是要幹嘛呀。”


霍庭深在她耳邊呢喃道:“我打聽過了,隻要小心點兒,不會傷了孩子的。”


果然。


溫情從他身下往後縮了縮,雙手抵住他肩膀道:“不行,你不會忘記上次是誰害我流血的吧。”


“上次我是被你氣瘋了,所以不夠溫柔,這次我會小心的,我保證。”


溫情堅定的瞪著他:“我都說了,不行。”


霍庭深嘶了一聲:“你這女人,怎麽這麽難搞,我是你丈夫,睡你合理又合法。”


溫情瞪他:“你要是再這樣,我就要回大城家園去住了。”


霍庭深壞笑道:“你以為你去,我就不會跟過去了?你是不是太小瞧我的毅力了。”


“霍庭深,”溫情有幾分無奈。


霍庭深看著她的表情,有些惱,可總也不能硬來。


他哼了一聲,翻身從她身上下來。


“你想睡我的時候,喝杯酒就行了,我想睡你,怎麽就這麽難?你說,你是不是不愛我,所以才不從我的?”


溫情撇嘴,坐起身:“你才知道啊。”


霍庭深不服氣,再次將她撲倒,吻了個天翻地覆這才鬆開她:“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到底是為什麽不從我的?”


溫情凝眉,這男人,又來了。


“不能拒絕回答。”


溫情再次坐起,紅著臉道:“我害怕,行了吧。”


她說完,就要下床。


霍庭深拉著她:“你怕什麽?怕我拋棄你?還是怕我不負責任?”


溫情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將視線移開:“我怕疼,怕疼行了吧。”


她說完,甩開他的手就往外跑去。


聽到這答案,想到她第一次跟了她,去醫院檢查的事情……霍庭深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引以為傲的,竟也能成為阻礙他幸福的大問題。


看來這個小女人在這方麵,真的需要被好好教導一下了。


這尺寸,她該高興,而不是逃避呀。


溫情才剛下樓,霍霆仁就走了進來。


“三嫂,我來蹭飯。”


“啊?嗯,好啊。”


霍霆仁看了她一眼,“哎喲,三嫂,你答應的好勉強呀。”


“別挑事兒啊。”


霍霆仁湊近,見她臉色是暈紅的,便問道:“三嫂,你臉怎麽紅撲撲的,熱嗎?空調是不是開太大了。”


“沒有啊,我不熱。”


“啊?你不會是發燒了吧,”他說著,抬手就要去摸她的額頭。


正好霍庭深下樓,看到霍霆仁的動作,他哼了一聲。


霍霆仁轉頭,邊坦然的摸了溫情腦袋一下,邊對霍庭深道:“三哥,我三嫂是不是發燒了,臉好紅呀。”


霍庭深冷著臉道:“你是醫生嗎?摸一下就能下診斷了?”


看到霍庭深淩厲的眼神,霍霆仁忙收回手,湊到溫情耳畔道:“我怎麽感覺我三哥生氣了?”


“你才知道呀,”她側開頭,低聲道:“醋壇子。”


霍霆仁一聽,頓覺得好笑。


霍庭深不悅道:“你們兩個嘀咕什麽呢?聊什麽還這麽見不得人。”


見霍庭深真是在吃醋,霍霆仁更是起了要逗逗他的心。


他故意將手臂搭在了溫情的肩上。


“三哥,我跟三嫂就是聊天兒呢,我們的革命友情,那可是相當深的,對吧三嫂?”


溫情咬牙切齒的瞪向霍霆仁,這小子,故意的吧。


霍庭深已經走到兩人身前。


他淡定的捏住了霍霆仁搭在溫情肩上的手,往上提去。


因為準確無誤的捏住了他的骨頭,霍霆仁吃痛的‘哎喲哎喲’大喊。


“三哥,疼疼疼。”


“疼嗎?那你要不要讓你的革命戰友救你一命呀?”


霍霆仁立刻喊道:“三嫂救命。”


溫情低頭偷笑,理都不理,轉身大搖大擺的往餐桌邊走去。


霍霆仁鬱悶道:“三嫂,你不仗義,哎呀哎呀,三哥我真疼,快鬆開我,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做什麽了?”


“我再也不敢故意氣你了。”


霍庭深將他的手推開,霍霆仁甩了甩自己的手。


“你還是我親哥嗎。”


“不一定,”霍庭深也過去吃飯。


霍霆仁跟了過去,坐在了兩人對麵。


“哼,怪不得人家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們兩口子,怎麽都一樣呢,蔫兒著壞。”


溫情瞪他:“你罵人可別把我一起帶上,我又沒捏把你。”


“你見死不救,更惡劣。”


霍庭深看向佟管家:“你們四少院子裏的廚師辭職了嗎?”


“三爺,沒有。”


“那把這貨給我趕出去,少讓他在這裏礙我的眼,影響胃口。”


“哇……三哥,你不會吧,”霍霆仁一臉驚訝,這肯定不是親哥呀。


溫情沒有做聲,霍霆仁裝可憐道:“三嫂,你快用用美人計,勸勸我三哥,他怎麽能對自己的弟弟這麽無情呢。”


“你們兄弟之間的事兒,我可不管。”


“果然呀,最毒婦人心,”他說完,看向佟管家:“佟叔,幫我拿碗筷。”


佟管家剛要去廚房,隻聽霍庭深道:“等一下。”


他看向霍霆仁:“知道你哪兒錯了嗎?”


霍霆仁往前坐了坐,嬉皮笑臉道:“三哥,我跟你開玩笑呢,你不會真吃我的醋了吧。”


“這跟吃醋無關,我是在提醒你,出了門,要懂得理清男女之間的界限。”


霍霆仁擺手:“我在外麵才不理那些女人。”


“那你為什麽獨獨對你三嫂這麽熱情?”


霍霆仁理所當然的攤手:“長嫂如母啊,我還不能跟自己的媽感情好了呀。”


“誰是你媽,”溫情惱火,瞪了他一眼,她沒這麽老好嗎。


“我要是生出你這麽個兒子,得被你氣暈。”


“嘿,我這是來找刺激來的嗎,你們夫妻倆,是約定好了要一起擠兌我的嗎?”


溫情垂眸一笑,拿起筷子準備吃飯。


霍庭深倒是懟道:“沒人請你來,不是你自己願意的嗎。”


“我要不是有正事兒找你們,才不來找這刺激呢,我自己吃飯多舒坦,幹嘛非要來這兒看著你們,吃這狗糧。”


溫情看向他:“什麽正事兒。”


霍霆仁翹起二郎腿:“三嫂,我要說的事情,你聽了可能會不高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