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不想放棄
loading...

第309章 不想放棄


周子瑜瘋喊道:“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怕了嗎?我並不怕你,我根本就不怕坐牢。”


“那你就隻管來傷害我,到時候進了監獄,有的是人會代替這個社會教育你,還有,你進了監獄,洛先生也就解放了,這麽看起來,我做的這點兒犧牲,似乎也就不值一提了。”


她說著,表情嚴肅的望向洛呈殊道:“洛先生,你就鬆開她吧。”


洛呈殊用力的扯著周子瑜:“黃小姐,你聽我的,你先進去找小情和三爺,勞煩幫我告訴他們,改天我一定再專門設宴向你們道歉。”


“你為什麽要道歉?做錯事情的人又不是你,是這位周小姐,就算道歉,也該是周小姐來,你跟周小姐非親非故,應該沒理由替她道歉的。”


黃婭說著,抿唇對周子瑜道:“我說的對嗎,周小姐。”


周子瑜雙目圓瞪的看著黃婭。


以往站在洛呈殊身邊的那些女人,被她這樣羞辱後,早就知難而退了。


要不然她們也會對洛呈殊退避三舍。


隻有這個女人……


她非但不躲,竟然還敢主動找出來。


可正因為如此,她更是恨的咬牙切齒:“你這個賤人,你是不是看上洛呈殊了?沒錯,肯定是這樣的,賤人,你得不到他的。”


洛呈殊氣惱:“周子瑜,你閉嘴。”


“洛呈殊,你看,她心虛了,她分明就是喜歡你。”


洛呈殊快要被她折磨的崩潰了。


他對黃婭道:“黃老師,對不起。”


黃婭其實也有些心虛。


剛剛她說想出來看看,溫情不同意,怕她被周子瑜傷害。


可是霍庭深卻說,她可以出來看看。


有些事情,要見識過後,才知道自己到底做不做得到。


這個周子瑜看起來像是個瘋子。


而他身邊的洛呈殊……她覺得他很可憐。


這個男人注定會被上一段感情傷害的遍體鱗傷。


想要去溫暖他的心,一定很難。


可是讓她放棄,她竟然真的不想,一點兒也不想。


因為不想放棄,所以她此刻也並不害怕與這個瘋了一般的女人對抗。


黃婭剛想要說什麽,隻見洛呈殊看著她身後道:“小情,你怎麽也出來了。”


溫情站在黃婭身邊,瞪向周子瑜。


“因為我怕你們兩個被瘋狗咬啊。”


周子瑜充滿敵意的望向溫情。


“溫情,你以為你又是什麽好東西嗎?”


“那你又是什麽東西?”霍庭深走過來,自然的攬住了溫情的肩膀。


“周子瑜,你想發瘋,隨意,但我的女人,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看到霍庭深,周子瑜倒是收斂了幾分。


她不敢得罪這個男人,畢竟這個男人分分鍾都有辦法讓她在這座城市活不下去。


溫情見周子瑜似乎有些害怕,故意狐假虎威的道:“周子瑜,說真的,我真的看不起你這種拿不起放不下的女人,你是不是以為,隻要你撒潑,就可以挽留別人的心?


我告訴你,並不是,在你開始撒潑的時候,你就該知道,你的行為已經將呈殊哥哥越推越遠,除非他瘋了,否則他怎麽可能還會回到你身邊?你已經輸了,不管呈殊哥哥未來跟誰在一起,你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洛呈殊見周子瑜又想發瘋,隨即看向三人道:“三爺,小情,黃小姐,對不起,破壞了你們的午餐。下次有時間,我一定會專門來跟你們道歉的,今天,我就不給大家添堵了,我先走了。”


洛呈殊對三人點了點頭,扯著周子瑜離開。


他們走遠後,溫情轉頭看向黃婭。


她的表情有些凝重。


溫情自然的挽住了她的手臂:“黃老師……”


黃婭對她笑了笑:“我沒事兒溫老師,別為我擔心。”


“那我們先去吃飯吧,”溫情拉著黃婭重新回到了餐廳。


吃完飯回去的路上,溫情有些失落的看著車窗外。


霍庭深道:“我早就告訴過你,為別人說媒這件事兒,要看淡,不能太注重結果,畢竟不是每件事都能如人所願。”


“我是覺得呈殊哥哥實在是太可憐了。”


霍庭深揚眉:“他之前在這段感情裏投入太多,又太弱勢,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感情這件事兒,不需要財力上的勢均力敵,但卻需要兩個人的心勢均力敵,隻有這樣,兩人才能並進齊驅。”


溫情撇嘴,又說大道理。


“如果你是呈殊哥哥,你會怎麽擺脫周子瑜這種前女友?”


霍庭深抱懷:“如果是我,我不會讓她有機會在我麵前囂張,她也不敢這樣做。”


溫情想了想,的確。


霍庭深這樣的人,應該沒有多少人敢招惹。


剛剛周子瑜看到他的時候,態度不也有所收斂嗎?


溫情打了個響指:“沒錯。”


“什麽沒錯。”


溫情看向他:“周子瑜擺明了就是欺軟怕硬,她就是知道呈殊哥哥拿她沒辦法,所以才會這麽踩著鼻子上臉的。”


“然後呢?”


“如果呈殊哥哥不能強勢的對待她的話,以後一定會被束縛一輩子的。”


霍庭深搖頭:“你以為這道理洛呈殊不懂嗎?可他這個人,心慈手軟,隻怕做不出什麽嚇退周子瑜的事情。”


溫情鬱悶:“所以你這話是說,呈殊哥哥會被牽製一輩子?”


霍庭深斜眼看向她:“你怎麽這麽在意那個男人,他會不會被牽製,跟你有什麽關係?”


溫情白了他一眼,神經病,又生沒用的氣。


“你這是什麽眼神。”


“懶得跟你說話的眼神。”


霍庭深哼了一聲:“既然如此,我是不是也就不必幫你支招了?”


溫情一聽這話,立刻狗腿的看向他:“你有辦法?”


“哼。”


“你哼什麽,”溫情有些著急:“你有辦法就出個主意呀,我真的很想撮合黃老師和呈殊哥哥,你就當是在幫我不行嗎。”


霍庭深戳了她眉心一下:“看在你這麽急迫的份兒上,我就幫你出個主意,其實這事兒好辦的很,隻要以毒攻毒就可以了。”


“啊?”溫情覺得被自己智商不低,可這話,她卻真心沒聽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