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loading...

第308章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見狀,洛呈殊忙站起身,擋住了周子瑜的視線。


他口氣不善的道:“你怎麽會在這裏。”


“她是誰?”周子瑜抬手指向黃婭,一臉的質問。


洛呈殊臉色一黑,果然不出他所料,畢竟她那種眼神,他見過不下五次了。


“周子瑜,我正在跟朋友一起吃飯,請你離開這裏。”


周子瑜瘋癲似的望向他:“我在問你,她是誰,洛呈殊,今天如果你不說清楚的話,你知道後果的,我的脾氣,沒人比你更了解。”


溫情站起身,嗬斥道:“周子瑜,你想幹什麽?這麽多人在這裏,你還想撒潑不成?”


“溫情,這跟你無關,你少管閑事,”她說著,一把拎住了洛呈殊的衣領:“說啊,她是誰。”


看到這裏,黃婭也算是明白了,這個女人應該就是溫情說過的那個瘋狂的前女友了。


洛呈殊冷著臉道:“我跟你已經分手了,我有什麽理由向你解釋?”


聽到洛呈殊這樣說,周子瑜看向黃婭,手指著她的臉罵道:“你這個賤人,憑什麽撿我丟下的男人,我告訴你,我扔了不要的東西,寧可讓它爛掉,也不會讓別人撿。”


周圍已經有人開始指指點點。


洛呈殊閉目,近乎絕望的喝道:“你夠了,這位黃小姐隻是小情的朋友。”


“你想說你跟她沒有任何關係嗎?不可能,絕不可能的,那天你們就在一起過,你們一起吃了飯,她還坐了你的車,洛呈殊,你休想騙我。”


洛呈殊臉色一陣黑一陣青,他拉起周子瑜的手臂,就往外扯去。


而此時,周子瑜還不甘心,回頭指著黃婭罵道:“賤人,我絕不會讓你得逞的,你休想。”


“你閉嘴,”洛呈殊毫無溫柔可言的將她扯出了餐廳。


溫情起身要出去。


可霍庭深卻是拉住了她:“幹嘛去?”


“我要去跟那個女人理論呀,她有病吧,憑什麽這麽羞辱人。”


霍庭深淡定道:“知道我剛剛為什麽沒有管這件事兒嗎?”


溫情凝眉:“為什麽?”


霍庭深看向黃婭:“黃老師看上的這個男人,身邊的的確確存在這種惡心的感情糾葛,讓她看清楚真相之後再做決定,總好過你我出麵幫忙壓製了這次的矛盾,讓她無法識清真相。”


溫情望向黃婭,凝了凝眉心:“黃老師,事實的確就像是霍庭深說的這般,那個女人對呈殊哥哥的控製欲真的很強,如果你真的跟呈殊哥哥在一起了,隻怕……她也不會善罷甘休,這件事,你的確該考慮清楚。”


黃婭握了握拳,她的確都看到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明知道很難,她卻並不想放棄。


門外,洛呈殊將周子瑜帶到了走廊盡頭的角落裏。


他將她用力的抵在牆上。


周子瑜奮力反抗:“你放開我,我要去撕爛那個女人的臉。”


“你夠了,周子瑜,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從頭到腳,到底哪裏還有一點正常人的樣子。”


“你罵我是我瘋子?嗬,是啊,我是瘋了,我被你逼瘋了,你揮霍了我的青春,卻又不要我了,憑什麽。”


周子瑜用力的捶打著他的心口。


“你還我青春,你憑什麽。”


“周子瑜,”洛呈殊咬牙切齒到近乎崩潰:“你到底想怎麽樣,嗯?說分手的人是你,說我是渣男的人也是你,我受夠了這樣的生活,答應跟你分手,有什麽不對?


你說我揮霍了你的青春,可我把你當祖宗供著的這些年的青春,又是被誰揮霍的?我一心一意的待你,可你是怎麽對我的?我要跟你結婚,你不願意。


就因為我身邊有女性同事,你撒潑耍混,你欺辱別人,你讓我一次又一次的無奈辭職,你把我的生活和對感情的信任全都毀了,可你現在卻站在受害者的立場,一次又一次的指責我。


周子瑜,我哪怕做過一次對不起你的事情,我都不覺得冤枉,可現在,我真的恨你恨的牙癢癢,你問我憑什麽?我現在倒是想問問你,你又是憑的什麽?”


周子瑜揚著下巴,一臉的強勢:“就憑我陪了你那麽多年,我就有資格對你的人生指手畫腳。”


“不,你沒有資格,現在的你,跟我不過是連陌路人都不如的仇人,我真的求求你了,能不能離我遠點兒。”


周子瑜咬牙切齒道:“你休想,這輩子都休想,我不幸福,你又憑什麽幸福,憑什麽跟別的女人有說有笑。”


“裏麵的兩個女人,一個是我看著長大的妹妹,一個是我妹妹的好朋友,我跟她們說話,犯法了嗎?你為什麽要去羞辱一個跟我隻見過三次麵的無辜的人?”


“那又如何,從她坐在你身邊開始,她就是錯的,她跟你吃過飯,上過你的車,那她就是錯上加錯,我就是要罵她。”


“你真的是瘋了,”洛呈殊搖了搖頭,鬆開了她,後退一步。


周子瑜仰天哈哈大笑:“瘋了,沒錯,以後,我會更瘋,所以你最好注意你的言行舉止,不要以為分手了我就會放過你,洛呈殊,我現在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真的不介意,把你的人生完全毀掉。”


她話音才落,一旁響起了一道柔和的聲音。


“洛先生。”


見黃婭走了過來,洛呈殊心裏一緊,忙道:“黃小姐,你先進去稍等一下吧,我很快就……”


“你這個賤女人還敢出來找他?”周子瑜似乎一下子就被激怒,轉身就衝向黃婭。


黃婭倒是很淡定,站在原地。


還不等周子瑜碰到她,洛呈殊已經一把將周子瑜扯開。


“你夠了。”


“不夠,我要撕爛她這張狐媚子臉。”


黃婭完全不懼怕,掏出手機,打開視頻功能,拍向被洛呈殊用力拉扯著的周子瑜。


見黃婭這樣,周子瑜更是被激怒。


“洛呈殊你鬆開我,我要跟她拚了。”


黃婭對洛呈殊笑了笑:“洛先生,看周小姐的樣子,應該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那她應該不會不知道,故意傷人罪是犯法的,剛剛我出來之前,小情說了,如果我被人惡意傷害,她一定將對方送進監獄,所以,你隻管鬆開她,我倒想看看,周小姐能把我怎麽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