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我可是個純情的男人
loading...

白月見溫情處於劣勢,上前就拎住了溫情的衣領。


“你算什麽,竟然敢騎在我的頭上拉屎,你不會忘記你自己的身份了吧,你母親可是個小三兒。溫情,你太不自量力了,憑什麽我看上的東西,你都要搶,就算我人生中真有克星,也輪不到你來做。”


她說著,抬手就要掌摑溫情。


溫情小腹正絞痛著,完全無力還擊。


就在白月的巴掌,離溫情的臉隻有幾厘米的時候,白月整個人,被及時趕來的佟管家一腳踹翻在地。


白月痛呼道:“來人呀,殺人了,這個姓佟的狗要殺人了。”


佟管家不理會白月的喊叫,趕忙來到溫情身前急道:“三夫人,您沒事兒吧。”


溫情的五官都皺緊到了一起:“快送我去醫院。”


佟管家忙將她攙扶起,帶她離開了房間。


她一走,她剛剛坐過的地方有一攤血跡,觸目驚心。


白月起身,看著那些血,蹙了蹙眉心:“這是怎麽回事。”


而剛剛想要上來幫忙的傭人,見此情形,誰也不敢亂動。


霍庭深的車還沒開到公司,就接到了佟管家的電話。


聽說溫情流血正在趕往醫院,霍庭深一整顆心都沒法兒平靜了。


他趕到醫院的時候,正有護士要給溫情輸液。


他緊張上前,彎身擁抱住了她。


溫情尷尬:“霍庭深,我在輸液。”


霍庭深鬆開她,擔心的問道:“你怎麽樣?很不舒服嗎?”


溫情看著他滿臉擔心的樣子,心裏也很動容,可心裏的驕傲和倔強,讓她隻能硬著口氣道:“肚子有點兒痛,需要輸液保胎,你怎麽來了。”


她話音才落,佟管家也正好從外麵拿著化驗單進來。


霍庭深這會兒已經沒有什麽理智了,衝佟管家嗬斥道:“讓你照顧人,你就給照顧成這樣?”


佟管家忙上前,“對不起,三爺,剛剛我就去了一趟洗手間,沒想到那個白月竟然會忽然間回來,還闖進房間對三夫人動粗……”


溫情見狀,有些愧疚道:“佟管家,你別道歉了,不是你的錯。”


“是我看顧不利,才會讓三夫人受傷的。”


“你已經把我照顧的很好了,我這個當事人,都沒想到她會突然撲過來,所以真的不怪你。”


她說完,看向霍庭深道:“事情已經發生了,責怪別人,也改變不了什麽。”


一旁,護士因為霍庭深在,緊張的沒能一下子準確找到血管。


見護士的針頭又從她手上拔了下來,霍庭深暴躁道:“喂,你怎麽回事,給病人輸液是你的工作,你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嗎?”


護士更是害怕了,忙道:“對不起霍總,我……”


溫情看護士手有些抖,歎了口氣,對護士道:“護士,你不用緊張,他剛剛發脾氣,不是因為你,你慢慢紮吧。”


護士怎麽可能會不緊張,聽說霍三爺這個人,可嚇人了。


溫情看向霍庭深,無奈道:“你背過身去。”


霍庭深看向她,一動不動。


溫情又道:“如果你再這樣,我就不治療了。”


霍庭深也是真的拿她沒辦法,她對所有人都這麽寬容,唯獨對他……苛刻的要命。


他轉過身,抱懷道:“趕緊紮。”


溫情拍了拍護士的手,對她笑了笑,護士這才呼了口氣,順利的輸上液。


護士離開後,霍庭深回身,看向佟管家:“這裏沒你什麽事兒了,你回白家,去跟那個白月,把總賬給我算清楚再回來。”


“是,三爺。”


佟管家放下了檢驗單後就離開了。


溫情半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道:“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吧。”


“我發現你這個女人,就是對我最能耐。”


溫情睜開眼瞪向他。


“你看看你看我的眼神,我在你眼裏,還不如剛剛那個護士親近嗎?”


“沒錯,”溫情氣道:“不然你以為,你跟我很熟嗎?”


“你人都是我的,肚子裏的孩子都是我的種,你說我跟你熟不熟。溫情,你可是酒後亂性,睡過我兩次的人,你別心裏太沒數兒。”


溫情咬牙,倔強的反駁道:“這都什麽年代了,睡過也就睡過了,誰還會放在心上。”


“我唄,”霍庭深拉過椅子,在病床邊坐下:“我可是個純情的男人,睡了我,你還想賴賬?還想帶著我的孩子跟我離婚?天底下沒這麽好的事兒,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想離開我,門兒也沒有。”


溫情咬牙:“我懶得跟你爭。”


她翻過身,背對著他。


霍庭深邪魅的揚起了唇角,隻要她不趕他走,臉麵不臉麵的,他也不打算在乎了。


他將她的被子往她身上攏了攏,坐在她背後,聲音柔和的道:“知道剛剛我往醫院裏趕的時候,心裏有多擔心嗎?幸好你沒事兒。”


溫情的視線,微微向後斜了斜,雖然看不到他,但她卻能想象到他此刻的表情。


“你放心,白月膽敢傷害你,這件事兒,我是不會就此作罷的,我一定會讓她付出代價的。”


見她一直不說話,霍庭深問道:“你睡了嗎?”


溫情搖頭:“沒。”


“你就真的沒有什麽想跟我說的?”


“沒有。”


霍庭深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你休息一會兒吧,我會一直在這裏陪著你的。”


溫情閉上了眼睛。


他在這裏,她睡不著。


溫情翻身,平躺著,目光望向潔白的天花板。


霍庭深湊上前:“怎麽了?想做什麽嗎?我來幫你。”


“即便你留在這裏,也改變不了什麽,我不會因為你現在對我的好,就忘記你做過的事情,我也沒法兒因為你的解釋,就原諒你。”


霍庭深點頭:“我明白,我留在這裏,不是為了讓你立刻就原諒我的,我知道你需要時間,我不是來逼你原諒我的,我留在這裏,是真的因為擔心你的身體,當然,如果你覺得過不去這個坎兒,也可以當我是為了孩子才來的,這樣,你心裏會不會舒服一些?”


溫情從沒想過,原來霍庭深,竟然也可以這樣屢屢讓步。


他該是真的在意她吧,不然怎麽會……


她正想著,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


有不速之客闖了進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