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認祖歸宗
loading...

第287章 認祖歸宗


溫情稍加猶豫後,邊往樓上走邊道:“我去換身衣服。”


白成泰對阿姨道:“你去把白月叫下來。”


白雪冷睨向白成泰:“你又想幹什麽?明知道白月不想見到那個女人,你還……”


“我有我的打算,有些事情,早做早了結。”


白雪冷哼一聲,轉身進了房間。


白成泰對白南誠道:“南誠,你去勸勸你妹妹,讓你妹妹一會兒別太激動,都是自己家人,何必……”


“爸,白月從來就不是我能說得通的人。”


白南誠說完,已經走到一旁沙發上坐下了。


白成泰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家裏的人,沒一個是能夠聽他指揮的。


想來他這一生,過的真像是個笑話。


溫情下來的時候,餐桌上的菜已經擺好了。


看到她,白南誠從沙發邊起身望向她。


溫情看了他一眼後,將視線移開,走到了餐桌邊。


她看向白成泰:“不是要吃飯嗎?速戰速決吧。”


說話間,她已經拉開了最外側的一把椅子,坐下。


白成泰和白南誠一起走了過來。


白南誠坐在了她的對麵。


溫情垂眸,沒有與他對視。


沒多會兒,白雪也冷著臉走過來坐下。


白成泰看向阿姨:“白月呢?”


阿姨道:“大小姐可能還要等一會兒。”


白成泰沉著張臉。


溫情拿起筷子,就開始吃飯。


白雪冷哼一聲:“那個女人沒有教過你,長輩不動筷,晚輩也不能動筷嗎?”


溫情淡定道:“長輩?值得被尊敬的,才算是長輩,有些人,隻是空長了年歲,為老不尊而已。再者,我媽隻教過我,尊卑有序,該等人的是晚輩,不是長輩。”


聽溫情含槍夾棒的嘲諷白月,白雪氣急道:“溫情,你不要以為,讓你住進這裏,就是我們接納你了,想要成為我白家人,你還不配。”


“幸好,你們不會接納我,如果你們接納了,我反倒會覺得惡心想吐,我可不想跟你們白家人同流合汙,還有,現在的我,是霍家的三夫人,你以為,誰還會屑於做你們白家人嗎?”


溫情的話,氣的白雪直翻白眼。


她斜向白成泰:“白成泰,你看看你生出來的好女兒。”


白南誠悶道:“媽,別說了,你到底還讓不讓我們吃飯了。”


白雪將身前的碗掃到了地上:“吃吃吃,還吃什麽?有她在,這個家裏還怎麽安生的吃飯。”


她抬手指向溫情:“我告訴你,你不要以為你有霍家人撐腰,就可以囂張了。”


溫情鄙視的望向白雪:“白夫人這話說的,我哪裏敢在白家人麵前囂張,據說,白家人野起來敢殺人,我膽子小,可是很惜命的。”


聽到她這樣說完,一旁的白南誠表情一滯,他轉頭望著溫情:“誰在你麵前亂說的這些話?”


溫情沒敢看白南誠的眼神,低聲道:“我聽說來的。”


“小情,”白南誠聲音也冷了幾分:“到底是誰說的?”


溫情身後,佟管家淡定道:“白總,這話是我們家三爺說的,有問題,你可以去找我們三爺。”


“你閉嘴,”白南誠冷眼望向佟管家:“你不過是個傭人,還是霍家的傭人,這裏是白家,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聽到白南誠這樣說話,溫情不悅的拍桌而起:“夠了,你們白家人羞辱別人成癮嗎?你們都聽好了,不管佟管家是誰家的人,他現在站在我這邊,就是我親近的人,我身邊的人,輪不到你們指手畫腳。”


白南誠仰頭看著她,眼神中帶著憤怒。


溫情也是一臉倔強,低頭與他對視。


佟管家是在維護她,所以,白南誠現在凶的人,不是佟管家,是她。


兩人正僵持不下,白月晃晃悠悠的從樓上下來了。


她一臉鄙視的望向溫情,口中帶著輕蔑:“溫情,你可真有本事呀,原本這麽平靜的家,竟然能被你一天就搞的雞飛狗跳,真是精彩。”


溫情揚眸:“過獎。”


白南誠冷漠:“小情,這是在誇你嗎?”


溫情望向他:“不然呢?”


她反而質問道:“這個臭氣熏天的家庭,在她口中都已經變成平靜的家了,我為什麽不能認為,她是在誇我能力好?還是你覺得,我現在應該扔下筷子,跟羞辱我的人撕打在一起比較合適?”


她說著,就將筷子扔到了桌上。


白月不是沒見識過溫情撒潑的樣子,所以忙後退了兩步。


“你想幹嘛?你別以為我會怕你,告訴你,就算你現在有這個老頭子的幫助,你們也隻有兩個人。”


白成泰搖了搖頭,怒喝道:“夠了,你們到底鬧夠了沒有,你們到底還想鬧到什麽時候,這還是個家嗎?你們不累嗎?啊?”


溫情坐下,絲毫沒在意白成泰的情緒。


“這飯是沒法兒吃了,你不是有話要說嗎,還是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了,直說吧。”


白成泰平靜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對白月道:“小月,你也坐下。”


白月哼了一聲,走到白雪對麵坐下。


白成泰道:“是這樣,小情既然已經回來了,那我打算召開記者招待會,讓她認祖歸宗。”


“不行……”


“我不同意。”


對麵四個人,異口同聲。


白成泰都還沒來得及詫異,隻聽白雪喝道:“我同意你把她帶回家裏,已經是底線了,白成泰,你別在這裏得寸進尺,惹急了我,我連你一起趕出白家。”


白月也是跺腳:“就是,她憑什麽呀,這白家是我外公的,她算老幾,憑什麽跟我平起平坐,憑什麽搶我白家的財產。”


白成泰看向溫情,“別人不同意,我都能理解,可你為什麽要反對?難道你不知道,接受你,我也需要很大的勇氣嗎?”


“那請白先生還是將你的勇氣收回去吧,我並不需要。”


白成泰不悅道:“溫情,你可別不識好歹。”


“你說對了,我就是不識好歹。嗬,我是今天剛出生嗎?我已經22歲了,才有人說要我認祖歸宗?你不覺得這話很搞笑嗎?你早幹嘛去了?我媽走投無路,來把我交給你的時候,你是怎麽說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