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男人一旦動情
loading...

溫情沒有做聲。


不知道是什麽事情,她不會隨意答應。


“我很確定,白南誠對你的感情,不僅僅隻是兄妹之情,在這裏的這幾天,你們會朝夕相處,所以,答應我,不管他對你多好,都不好被他迷惑,不要對他動哪怕一點點感情,好嗎?”


溫情冷聲道:“你說完了嗎?”


“溫情,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白南誠。”


“你不用相信我,”溫情麵上冷漠:“就像以後,我也不會再無條件相信你一樣。”


這話,讓霍庭深疑惑。


“為什麽不信我?”


溫情搖頭:“因為我討厭欺騙,討厭背叛。”


她說完,轉身就要進白家。


霍庭深拉住她的手腕:“溫情。”


溫情甩開了他的手,已經顧不得什麽攝像頭不攝像頭的事兒了。


她快步走進了別墅。


霍庭深站在原地,有些恍惚。


溫情的怒氣,從來就不是矯情的裝模作樣。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擔心。


真的沒想到,他這輩子,也會為了一個女人而患得患失。


果然,男人一旦動情,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溫情回到別墅裏,佟管家已經先去幫她檢查房間了。


白成泰坐在沙發上,臉色沉的厲害。


溫情走進來,他冷聲道:“小情,你還真是厲害呀,真是找了一個好靠山。”


溫情冷笑:“謝謝誇獎。”


“你真以為我是在誇獎你?你記住了,不聽老人言,總是要吃虧的,我在這個圈子裏摸爬滾打了這麽多年,早就看清楚了這個圈子裏各路人的鬼臉。


霍庭深現在或許對你情深似海,但如果有一天,他的目光一旦落到了別人的身上,那你,將會因為他的愛,而萬劫不複。我奉勸你一句,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也別再這樣強勢了,隻有這樣,未來被拋棄的時候,才不會輸的太悲慘。”


溫情抿唇:“當年,我媽就是太不把自己當回事兒,所以人生才會一塌糊塗,既然把不把自己當回事,都是輸,那我何必要太在意輸贏?過程對我來說更重要。我不要做第二個溫瑩瑩,所以,我就是要強勢的活著,哪怕最後要輸,哪怕最後人生會淒慘,可我起碼曾經為自己的人生努力過。”


她說完,轉身叫道:“佟管家?”


佟管家從房間裏出來,站在二樓樓梯拐角處:“三夫人。”


溫情上樓,跟佟管家走進了房間。


佟管家道:“三夫人,這房間我檢查過了,沒什麽問題。”


溫情點頭:“謝謝你,佟管家。”


“三夫人,你千萬別跟我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你應該做的,是在霍家指揮別人工作,而不是在這裏,跟我一起提心吊膽。”


佟管家笑了笑道:“三爺下的命令,才是我應該做的,對於三爺來說,沒有什麽,是比現在的您更重要的了。”


溫情抬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他是為了這個孩子。”


佟管家歎口氣:“三夫人,我在霍家工作了這麽多年,還從沒見過三爺為哪個女人這樣上心過,您真的是第一個。這幾天,您心裏不好受,沒有回霍家,三爺也沒有回來,我聽老秦說,三爺夜夜守在大城家園,一晚上一包煙都不夠解乏,他已經很久沒這樣抽過煙了。


現在,三爺的喜怒哀樂,全都是圍繞著三夫人在轉的,您高興,三爺也高興,您傷心,三爺就開始找原因,為您除掉煩惱。三夫人,我做為霍家的員工,說句越矩的話,其實我覺得三爺對您的感情,真的不能更真了。”


溫情走到單人沙發上坐下,心情也有幾分沉重。


佟管家該說的也都說完了,他恭敬的對溫情彎了彎身。


“少夫人,您休息一會兒吧,我就在門外,有什麽需要,你隻管吩咐我就好。”


“謝謝。”


佟管家出門後,她側身,頭靠在了沙發邊緣。


心裏很亂,亂的有些摸不著頭緒。


中午,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溫情警惕的問道:“誰?”


“三夫人,是我。”


溫情道:“佟管家,進來吧。”


佟管家推開門,手裏還端著午餐。


“我想著,三夫人應該並不願意下樓用餐,所以給您把午餐端上來了。”


溫情笑了笑,正和她心意。


她剛剛還在想,午餐要怎麽辦呢。


“謝謝。”


“三夫人又客氣了,這都是霍家的阿姨做好送來的,很幹淨,你放心用餐,吃完我再來收。”


她這邊正吃著,門口傳來白雪淩厲的聲音。


“這裏是我家,什麽時候輪到你一個下人說了算了?滾開。”


溫情起身,來到門口,將門打開。


白雪一看到她,就像是一頭炸毛的獅子。


“三夫人,”佟管家見到她,恭敬的立在了一旁。


白雪冷哼:“三夫人?嗬,一個小三兒養出來的野種,也敢受這稱呼?”


她並不生氣,諷刺的望著白雪道:“不巧,我這個小三兒養出來的,正好就是把你們白家捏成一團亂麻的帝徽集團總裁夫人,隻要我不高興了,分分鍾都能讓我老公,毀了你們白氏。”


“溫情大話不要說的太早,我們白氏也不是沙子堆起來的。”


“是不是沙子堆起來的,我不知道,我隻知道,跟帝徽集團比,你們就是大象腳下的螞蟻,打著放大鏡,都不好找。”


“你……”白雪抬手,指向溫情。


溫情冷清的將她的手掃開,揚眉,聲音裏帶著幾分傲嬌。


“佟管家是來照顧我的,他代表的是整個霍家,所以,不要對他大呼小叫,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白雪握拳:“溫情,你這個……”


她話音還未落,樓下就傳來摔砸瓷器的聲音。


白雪忙回身,下樓。


接著,就聽白月撕心裂肺的喊道:“你讓那個賤女人滾下來,這是我家,不是她的家。”


佟管家對溫情道:“三夫人,你進屋去休息吧,這些聲音,聽了隻會煩心。”


溫情對他點了點頭。


她才進屋沒幾分鍾,就聽到門口有人大聲喊道:“二小姐,大小姐請您下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