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霍庭深,你放我下來
loading...

“婚姻大事是兒戲嗎?已經成立的事實,怎麽可能當做沒有發生過,溫情,我說過,你別想打婚姻的注意。不管你是不是白家的女兒,你都是我霍庭深的妻子,我霍庭深的妻子,就該住進霍家,而不是白家。”


溫情沒有應他的話,隻繼續道:“離婚協議書,如果你現在不願意給我,那我就等。等有一天,你有了新的愛人,可以隨時拿給我,我會簽字的,我跟你結婚的時候,身無分文,離婚的時候,也會淨身出戶的。”


她說完,繞過他就要走。


霍庭深拉住她的手臂:“我說過,我們不會離婚。”


溫情沒有做聲。


霍庭深又道:“你真的想讓孩子一出生,就生活在單親家庭嗎?明明有父母,為什麽要這樣?”


她甩開他的手:“這不是你想承擔的後果嗎?事情是你造成的,現在為什麽要來問我?你們隨心所欲的決定一切的時候,沒人問過我的想法,不是嗎?”


霍庭深呼口氣:“我知道你很生氣,也沒想過你三兩天就能原諒我,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承受你的所有怒氣了,你怎麽對我生氣,我都可以接受,但不要拿婚姻來說事兒,嗯?”


“我唯一想要放棄的,隻有婚姻。”


“那孩子呢?孩子生下來以後,你也不想要了?”


溫情想也不想的道:“我當然要。”


“既然如此,為什麽要提離婚?難道你是認為,離婚後,我會願意把孩子交給你撫養嗎?”


溫情握拳:“你把我害成今天這樣,還要跟我搶孩子的撫養權嗎?”


“我是孩子的父親,有權利選擇跟孩子一起生活,所以,如果你不想跟孩子分開,最好打消離婚的念頭,因為我根本就不會跟孩子分開。”


溫情怒視著他,她隻有孩子了,他還要來跟她爭嗎?


霍庭深知道,自己又惹到她了。


他雙手握住她的胳膊:“溫情,你也不希望,我搶走了孩子,跟別人結婚,讓孩子叫別人媽媽,讓別的女人因為不喜歡我們的孩子,而虐待我們的孩子吧?婚姻還是原配好,父母自然也是原裝的好,你說呢?”


溫情表情清冷:“霍庭深,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我也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你該好好衡量一下的,權衡利弊,孩子生活在父母健全的家庭,才是最良好的生活環境。”


溫情看著他這副溫柔的麵容,怎麽也無法想象,他竟然是為了葉晚落而在敷衍她。


她推開他的雙臂,轉身往山下走去。


霍庭深一向不是個聽人勸的男人,自然也就不會因為溫情的嫌棄,而放棄對她的糾纏。


他快步上前,毫無預兆的將她橫抱起。


溫情驚呼:“霍庭深你幹什麽,放我下來。”


“不放,”霍庭深淡定的道:“你要是覺得我抱著你很惱火,就自己換個思路,山路崎嶇,我抱的不是你,是我的孩子,隻是我的孩子恰巧在你肚子裏,這樣你應該就能接受了。”


“霍庭深……”溫情惱火的怒喝了一聲。


霍庭深邪魅道:“你叫吧,就算叫破了嗓子,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溫情剜了他一記。


他又來了。


他不會還以為,這麽死纏爛打的方式,對她還有用吧。


她別過頭,不與他視線想觸,就這樣被他一路抱下了山。


被他塞進車裏後,她沒有反抗。


跟他對抗了那麽久,她已經很了解他的路數了。


現在就算她說要下車,他也不會放人。


更何況,這周圍根本打不到出租車,既然如此,她何必自找苦吃。


霍庭深的車開進了市區後,溫情對老秦道:“秦師傅,送我去大城家園。”


秦師傅從後視鏡裏看了霍庭深一眼。


霍庭深沒做聲,秦師傅為難道:“三夫人……”


“秦師傅,請叫我溫小姐。”


霍庭深翹著二郎腿道:“何必為難秦師傅,他做不了主,你該跟我商量。”


溫情轉頭,憤然的望著他:“你是想看我跳車嗎?”


“這車在行駛中,你是打不開的,”霍庭深安心的看向她。


看到她怒目的樣子,他揚了揚眉心。


隨即點頭:“好,你是孕婦,你最大,老秦,去大城家園。”


“是,三爺。”


溫情向後靠去,轉頭看向車窗外。


霍庭深道:“回白家住的事情,你不是認真的吧?”


溫情沒有做聲。


“溫小情,”他拉著她手臂,將她的身子扳了過來,讓她不得不麵對他。


溫情點頭:“我是認真的,不然你以為,我剛剛在我媽麵前跟你說的,都是氣話?”


“你不能回去。”


“真抱歉,不能聽霍總的吩咐了,我是白成泰的私生女,是白家二小姐,我父親讓我回家,我隻能回去,不然就是不孝。”


“溫情,生氣歸生氣,你總不能為了氣我,把自己送進狼窩裏。”


溫情搖頭:“你想多了,你以為你身邊就不是狼窩嗎?現在在我眼裏,跟你生活,與跟白家人生活,沒有什麽不同。”


聽到這話,霍庭深是又惱火,又無可奈何。


惱火的是,她竟然拿他跟白家那群人比。


無可奈何的是,他惹事兒在先,無法責怪她。


“你剛剛說,你要回白家,是為了守護你的母親,白成泰是用你母親威脅你了?”


溫情沒有理會他。


“溫情……”


溫情轉頭看向他:“你能不能不要管我,可以讓我冷靜一下嗎?你現在說什麽,我都不會認為你是在幫我,我也不需要你的幫助。”


駕駛座上,秦師傅後悔今天出門的時候沒有開房車。


這麽近距離的聽著老板被訓,他後背都被汗浸透了。


可偏偏,大老板半分怨氣也無。


車子在大城家園樓棟門口停下。


溫情拉開車門下車,關門之前,她清冷的對他道:“我剛剛說的所有話都有效,你想通了,可以隨時把離婚協議書送過來。”


她說完,關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霍庭深看著她的背影,有些疑惑。


不知道為什麽,她此刻對待他的態度,與昨天半夜在樓下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了。


昨晚的時候,他還以為,她心軟了,怕自己被動搖,所以才下來趕他走的,但現在……他能感受到的,隻有疏離和冷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