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付出的感情,總被辜負
loading...

霍庭深看著她堅定的表情,心中惶然。


他不敢用孩子的命賭。


可她敢。


現在的她,正在氣頭上,什麽事兒都做的出來。


新聞的事兒,觸及了她的底線,她不會那麽輕易的寬恕和諒解的。


“你到底走不走,”溫情再次問他。


霍庭深道:“我留在這裏,什麽也不說,就靜靜的呆著,可以嗎?”


溫情掙脫他,起身:“你走,我看都不想看你一眼,走呀。”


霍庭深凝眉:“那我讓佟管家來照顧你。”


“我不需要,所有跟你有關的人,全都從我的世界裏消失,走。”


她情緒有些失控:“你快走。”


霍庭深抬手,還想去拉她的手臂。


可她卻後退了一步,低頭,避開了他的視線。


霍庭深第一次覺得,麵對一個人的時候,不知所措。


看她這麽激動的樣子,他也知道,自己再留下去,隻會刺激到她。


索性,他點了點頭,“好,我走,溫情,你別激動,你好好冷靜一下,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不要不接,我會擔心,嗯?”


溫情轉身,背對著他。


霍庭深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他一出門,就撥打了一通電話……


溫情重新坐回了沙發裏,她屈膝,用手環抱住了自己。


都是假的,假的。


也是……


她這樣的人,老天爺早就放棄了,怎麽還會再恩賜給他一個好男人,來改變她的人生呢?


隻有她這樣的傻子,才會相信,自己還有運氣沒有用完,所以才遇到了霍庭深。


她覺得此刻的自己好狼狽。


她將額頭抵在了膝蓋上。


她真的以為,霍庭深是懂她的。


可為什麽……


她付出的感情,總被辜負。


心裏怎麽會這麽難受呢?


曾經,跟高默然分手的時候,她真的沒有感覺到這麽的痛。


心髒裏,就好像被人狠狠的插上了一把尖刀一般。


她用力的深呼吸,眼淚卻還是止不住的湧出。


她的手機響起,她沒有動。


手機鈴聲一遍一遍的響起,她都置若未聞。


曾經,母親離世後,她一個人將自己鎖在房間裏的那種孤獨感再次襲來。


她終於……又變成了一個人。


霍庭深來到樓下,坐在車裏,點燃了一支香煙,卻並沒有抽。


他仰頭看著樓上的窗戶。


他擔心她。


她現在有沒有自己一個人偷偷的哭。


手機鈴聲響起,他拿起看了一眼,見是葉晚落打來的,他接起,聲音玄寒的道:“你是覺得我很閑嗎?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


葉晚落聽到這惱火的聲音,就知道結果並不好。


她聲音帶著幾分怯懦:“庭深,我隻是想問你,跟溫小姐有沒有和好,你別生氣好不好,我知道,是我錯了,我也想彌補啊。”


“葉晚落,不要再在我麵前哭哭啼啼的,我現在連聽到你的聲音,都覺得火冒三丈。我說過了,你做錯的事情,我不會代替溫情原諒你,不管你是否出於好意,你對我們的傷害都已經造成了。


如果你不想再自取其辱的話,就離我和溫情遠點兒,不要把你的自以為是,再用在我們夫妻身上,還有,不要再跟我糾纏,說什麽希望我幸福的話,我的幸福,輪不到你操心。”


他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聽到電話那頭的忙音,葉晚落並不生氣,唇邊扯出一抹陰鷙的笑容。


夜幕緩緩降臨,溫情依然窩在沙發上,一動也沒動。


門口傳來敲門聲,溫情沒有理會。


佟管家的聲音響起:“三夫人,我是佟管家,我來給您送晚餐,門口隻有我一個人,您開一下門,可以嗎?”


溫情沒有動,反倒是側身,在沙發上躺下。


她不想麵對任何人。


她害怕別人看到她的時候,腦海中自動貼上白成泰的私生女的標簽。


“三夫人,您如果不想看到我,我就把晚餐放到門口,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您好了,您腹中的孩子才能安好呀。”


溫情抬起手,放在了小腹上。


“三夫人,那我先走了,您千萬記得出來取晚餐呀。”


門口的聲音消失,溫情翻身,麵向茶幾在沙發上躺下。


她現在是真的沒有吃飯的心情,她隻想這樣頹廢的躺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再次傳來了敲門聲。


“姑娘,是我,我是好好,開門。”


聽到童好的聲音,溫情終於翻身坐起。


她無力的起身,來到門邊,將門打開。


童好拉著行李箱走了進來,行李箱上還放著剛剛她在門口地上撿的飯盒。


將門關上後,她就伸手抱住了溫情。


“你的事情,我從新聞上看到了,妞兒,你沒事兒吧。”


聽到童好這樣問,溫情忍不住就抱著童好,失聲痛哭了起來。


童好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溫情。


即便是她被高默然劈腿,她也是很平靜的就度過了。


一直以為,她是一個可以收斂好自己感情的人。


卻原來,不傷心,隻是因為沒有愛到極致。


童好抬手,輕輕的拍撫著溫情的後背:“小情,我知道出了這樣的事情,你肯定很難過,可我還是想勸你,冷靜一點,你現在可是個媽媽了,總要為自己腹中的孩子著想,你說呢?”


溫情痛苦道:“好好,我無法理解,霍庭深明明知道,我有多憎恨白成泰,有多恐懼自己的秘密被人發現,可為什麽,為什麽在我傷口撒鹽的人,也是他。”


“他……大概也是為了緩解你的尷尬,你想想,你跟你哥的新聞頻出,你們都給不出什麽合理的解釋,有些傳聞,本來就是這樣,傳著傳著,別人就當了真,我覺得,霍庭深可能真的隻是想保護你。”


“如果他真的想保護我,就不會用這種把我從這處深淵救出來,卻把我推進更深的深淵的方式。我的恐懼,他都知道的,他到底是為什麽……我想不通,睿智如他,為什麽卻要做最讓我厭惡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在乎我,就絕不會這樣的,好好。”


童好聽著溫情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心裏很是擔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