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他把她變成了白成泰的女兒
loading...

溫情在座位上,整個人都呆住了。


對麵,李蓓蓓再說了什麽,她一句都沒聽到。


她腦海裏隻有一個聲音,‘霍庭深把她變成了白成泰的女兒’。


黃婭見她臉色不好,輕輕碰了碰她的手臂:“溫老師,你沒事兒吧。”


溫情回神,望著黃婭,搖了搖頭。


她站起身,可才邁開步子,腳下就有些發軟。


幸而黃婭眼疾手快的攙扶住了她,才讓她免於摔倒。


“溫老師……”


李蓓蓓也走了過來,扶住她:“溫老師,你怎麽了,我剛剛是不是說錯什麽話了。”


溫情看向李蓓蓓:“李老師,新聞給我看一下好嗎?”


李蓓蓓忙將手機遞給了她。


她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低頭看著手機裏的新聞。


霍庭深今天下午鄭重的給記者打了電話,證明他的妻子溫情,不是別人口中說的濫交的女人。


還說溫情感情很專一,與白成泰也不是別人口中想象的那種曖昧關係。


其實溫情是白成泰的女兒,她跟白南誠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


她將手機叩放到了桌上,抬手捂住了眼睛。


黃婭與李蓓蓓對望一眼。


黃婭道:“溫老師,你臉色不太好,要不,我送你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好,謝謝,”她聲音裏帶著一絲哭腔。


黃婭將她攙扶起。


李蓓蓓忙問道:“需要我一起嗎?”


黃婭對她使了個眼色:“你去找主任,給溫老師請個假吧。”


“好好好。”


兩人出了辦公樓,溫情走到花壇邊坐下。


黃婭在她身前蹲下:“溫老師,你現在臉色白的嚇人,我是不是該先送你去醫院。”


溫情耳朵嗡嗡亂響,卻搖了搖頭。


她拿著手機,撥打霍庭深的號碼。


占線。


霍庭深已經看到了新聞。


那一刻,他的心瞬間沉入了穀底。


想也沒想,他撥通了葉晚落的號碼。


“新聞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葉晚落淡定的道:“是我。”


他嗬斥道:“你瘋了嗎,我的事情,誰允許你插手的。”


聽到這口氣,葉晚落傷心不已。


這是庭深第一次用這種口氣跟她說話。


葉晚落固執的道:“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被人汙蔑,庭深,我說過的,我們之間,總有一個人要幸福,隻要你幸福,我就知足,我會幫你掃清所有的障礙。”


霍庭深惱火:“葉晚落,誰讓你自作主張的,你憑什麽認為,你這樣是在幫我。”


葉晚落也有些生氣了:“你為什麽要生氣?溫情本來就是白成泰的女兒,這件事兒隻要說清了,別人就不會再誤會她跟白南誠的關係,而你也就可以不必戴著這麽大一頂綠帽子了,這樣一來,不管是對你,還是對溫情,都是好事兒,不是嗎?”


霍庭深喝道:“夠了,你懂什麽。”


葉晚落揚眉,聲音倒是急迫:“我知道,你擔心溫情的身世曝光後,你二哥會因為這件事兒惱火,這不是重點,你二哥那裏,我會去幫你說的。”


霍庭深咬牙切齒的道:“我二哥的反對對我來說,根本就什麽也不是。溫情恨白成泰,她這輩子最不希望的,就是被人知道她是白成泰的女兒,所以,她寧可被人嘲笑和辱罵作風不好,也不願意承認她跟白成泰的關係。


現在,因為你的自作主張,讓她變成了她最不想成為的人,葉晚落,你知道你的行為,對她造成了怎樣的傷害嗎?如果這件事兒真的這麽容易,你以為我會選擇沉默到現在嗎?”


聽霍庭深這樣一說,電話那頭的葉晚落忽的就哭了起來。


“對不起,庭深,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些,我一直以為,你們是因為在乎庭馳的感受,所以才……”


葉晚落欲言又止,哭聲倒是更大了幾分:“庭深,我該怎麽辦,我不想傷害溫小姐的,我以為,這樣是在幫你們,我真的不想傷害她的。”


霍庭深惱火:“你做這件事之前,為什麽不跟我商量一下。”


“我以為,我可以在做完這件事兒之後,再幫你們勸好庭馳,我甚至覺得,我這樣做,你跟溫小姐都會感激我,所以我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霍庭深抬手揉捏著眉心。


葉晚落哭喊道:“我這樣的人,真的是你人生中最大的絆腳石,我該除掉的不是別人,是我自己,庭深,我真的沒有臉麵對你跟溫小姐了,對不起,我這就……向你們謝罪……”


霍庭深聽著電話那頭斷斷續續的哭聲和懺悔聲,接著就是護工阿姨撕心裂肺的喊聲。


“二夫人,你別這樣,你肚子裏還有孩子呢,二夫人你冷靜點兒。”


霍庭深起身,喝道:“葉晚落,你在做什麽。”


沒人回應他。


醫院裏,護士聽到了護工阿姨的叫喊聲,一起來幫忙,好不容易才將葉晚落重新按回了病床上。


護工阿姨接起電話:“三爺,二夫人剛剛要撞牆,現在被幾個護士給按住了,這可該怎麽辦呀。”


霍庭深聲音玄寒的道:“讓她聽電話。”


護工阿姨將手機交給葉晚落。


葉晚落搖頭:“我不要,我沒臉再跟你說什麽了。”


霍庭深惱火不已:“葉晚落,你製造的麻煩已經夠大了,我現在真的很頭疼,所以,你給我立刻停止胡鬧,聽我說。”


葉晚落收斂了聲音,將手機接過,放回了耳邊:“庭深,對不起。”


霍庭深歎息道:“說對不起有什麽用?事已至此,有些事情已經改變不了了,我現在要去見溫情,所以你也別再自作主張了。”


“因為我,溫小姐現在一定很難過。”


霍庭深凝眉:“她是因為我才難過的。”


葉晚落哽咽道:“怎麽會……”


霍庭深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你是以我的名義發布的新聞,所以她惱的人,是我。”


葉晚落沉默了片刻後道:“我本意真的是為你們好的,現在事情鬧成這樣,我……沒有勇氣跟溫小姐坦白,我怕她會討厭我,庭深,你可不可以幫幫我,我不想成為一個傷害別人的壞女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