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白家二小姐
loading...

溫情怎麽也沒想到,自己跟白南誠的新聞,竟然會第二次引起熱議。


昨天中午,白南誠來找她,兩人在校門口談話時,‘拉拉扯扯’的照片被偷拍,放到了網上。


不過半個小時,評論過十萬,轉發量也超過了三千。


溫情撥拉著手機,看著每天像是牆頭草一般隨風飄搖的網民評論聲,都覺得哭笑不得。


“那天,這個男人把這個女的拉走時的樣子,就不像是朋友關係。”


“豪門水太深,看的我都想回農村了。”


“這個溫情到底怎麽做到的,霍三爺誒,白南誠誒,兩大超級男神,竟然都被她拿下了,人家的父母,給的這是什麽神奇的基因。”


“漂亮的女人果然是有資本啊,要是我,能被其中一個看中,我這輩子都能至死不渝。”


……


溫情單手支著額頭,她這風流女人的帽子,剛摘掉,又扣上了。


黃婭擔心的看著她道:“溫老師,千人千心,別太往心裏去了。”


溫情點了點頭。


李蓓蓓實在是壓抑不了好奇心,低聲問道:“溫老師,你給透個底兒唄,你跟這個白總,又是什麽關係啊。”


溫情聳肩:“反正肯定不是不幹淨的關係。”


“你這樣頻繁的跟他傳緋聞,霍三爺都不生氣的嗎?”


想到霍庭深,溫情有些頭疼。


生氣不至於,但他肯定又要酸她了。


溫情搖頭:“沒事兒,他知道我跟白南誠之間沒什麽。”


可他知道有什麽用,這些罵她嘲諷她的網民不知道啊。


中午下了班,溫情抽空去了一趟帝徽集團。


霍庭深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在淡定的忙自己的工作。


見她來了,他問道:“中午吃什麽?我讓少康去訂。”


溫情道:“吃什麽都行,反正我也沒什麽胃口。”


“就為一個新聞?”


“你沒看評論呐,評論區裏,我成了風流成性的女人,你頭頂上蓋著一片綠草原呢。這哪裏隻是一個新聞呀,分明就是一顆炸彈。”


霍庭深哼了一聲:“他們愛議論就議論去好了,反正我知道,我是你唯一的男人就足夠了。”


溫情無語的對他豎起大拇指:“霍三爺,您的心真大。”


“多謝誇獎,說吧,吃什麽?”


溫情想了想:“我想吃點兒辣的,辣子雞也行,香鍋也行。”


霍庭深拿起內線電話,打給了林少康。


“讓他們訂幾道養生菜過來。”


溫情鄙視道,“既然你要訂養生菜,還問我想吃什麽幹嘛。”


“了解一下你最近的動態,好讓你身邊的保鏢看好你,別讓你自己一個人偷偷出去吃了垃圾。”


“你……”真是萬惡的資本家呀。


不過半個小時,秘書室的人就送來了午餐。


他們正吃著,林少康敲門走了進來。


“三爺,查到了,提供新聞的人是白月。”


溫情望向林少康:“白月?她不是在醫院裏剛脫離生命危險嗎?”


林少康一本正經的道:“是這樣,可新聞也的確是以她的名義提供的。”


溫情放下筷子,氣憤道:“這個白月是腦子抽了吧,她出去浪的打臉照片曝光的事情,又不是我做的,她憑什麽拿她自己的哥哥來做文章呀。”


霍庭深搖頭,看向林少康道:“再去查,這件事兒不是白月做的。”


溫情看向他,這麽篤定?


“為什麽這麽說?”


“白月應該並不知道白南誠不是她親哥哥的事兒,不然她早就利用這件事兒來做文章了,這可是張王牌,她不會等到走投無路都翻車了才出的。”


溫情也覺得,以白月目前這種剛脫離生命危險的情況,應該沒有辦法做這件事兒。


可除了白月之外,還有誰能如此的恨她入骨呢?


吃過飯後,溫情休息了幾分鍾,就先回學校去了。


她前腳剛走,霍庭深的手機就響了,是葉晚落打來的。


霍庭深接起,葉晚落問道:“庭深,你沒事兒吧。”


“我能有什麽事兒?”


“我看到新聞了,”葉晚落凝眉:“你怎麽什麽都不做,別人都已經戳著你的脊梁骨,嘲笑你戴了綠帽子,你就不生氣嗎?”


“又不是事實,為何要生氣?”


“可溫情跟白南誠拉拉扯扯的照片,不是假的,別人會議論,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有些事情,解釋開了不就好了嗎,為什麽要選擇沉默。”


霍庭深聲音清冷道:“我跟溫情之間的事情,你不必過問。”


“我沒法兒不過問,我不能看著你受委屈。”


“我說了,這件事與你無關,你好好在醫院靜養就夠了,我還有會,先掛了吧。”


被這樣掛了電話,葉晚落隻覺得心中的怒火快要將她點燃。


她一片好心,卻被他冷落。


好好的霍庭深,為什麽能被溫情改變成今天這副樣子。


她真的好恨。


她想讓溫情把從前的那個霍庭深,還給她。


她搖頭,霍庭深選擇沉默,但她不能。


她呼口氣,有些事情,現在出麵,正是好時機。


溫情前腳剛進辦公室,霍庭深就給她發了一張彭南書在電話亭裏打電話的照片。


溫情不明所以,回複了一個問號。


霍庭深道:“你老公料事如神,給記者打電話的人是彭南書,這是根據記者提供的來電號碼,找到的路口監控。”


溫情咬牙,彭南書。


這一招兒栽贓嫁禍,聲東擊西,玩兒的還真不錯。


隻可惜,她踩錯人了。


她剛要給霍庭深回複的時候,霍庭深已經先給她發來了信息。


“彭南書你先不要動,我設了個計,隨後會好好的收拾她的,交給我。”


溫情覺得,霍庭深辦事兒,她放心。


有霍庭深出麵,彭南書隻會更慘。


她給他回複了一個‘ok’的手勢。


這一下午,溫情像是沒事兒人一樣,該幹嘛幹嘛。


倒是李蓓蓓,氣的夠嗆,不停的在網上回複評論,跟一群網友嗆聲。


當她翻看到別的跟溫情有關的新聞時,不禁大吃一驚。


她看向溫情,激動的問道:“溫老師,你是白家的二小姐?”


聽到這話,溫情麵色一黑,望向李蓓蓓。


李蓓蓓舉起手機:“霍三爺發聲澄清了,說你跟白南誠不是什麽曖昧關係,還說,你們是兄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